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自取其辱
    卧槽?这话听的,众训练新兵简直是从中听出了曾经的自己。进入训练兵营之前的自己,就是这么的跳,跳得欠打。现在的众训练新兵对于以前那样的自己可以说是感到丢脸无比,所以此刻,他们很想助人为乐一次,帮助那个说话的哥们改过自新。。。

    随着那名搭讪男生的话音落下,接住那名被踹下来的航班负责人的训练新兵将他放在地上之后,便直接抓住了核心问题问道:“为什么要抓他?”

    那名航班负责人闻言之后双眼顿时流露出了深深的悲愤之色,气得声音发颤地回答道:“这次事故就是因他引起的!”

    “就是说他没干好事,有理由被抓喽?”

    那名航班的负责人沉默着用力点了点头,回以了一个无声而坚定无比的肯定回答。

    得到了这一肯定回答,众训练新兵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其实这种事情他们完全是可管可不管的,毕竟这并不是他们的职责权限范围内。管了的话,难免会被说出多管闲事。但是干坏事的,就是怕多管闲事的。而他们这些军人,就挺喜欢多管闲事的。

    不过下一刻,还不等众训练新兵开始行动,一道身影便从那距离地面近二十米的巨鸟鸟背上一跃而下,正是那名搭讪男生。

    落地之后,看着周围的众训练新兵。那名搭讪男生不禁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旋即俯视向了那名坐在地上调息的航班负责人,嗤笑道:“这群臭当兵的,就是你找来的救兵?”

    听得那名搭讪男生跳下来后开口的第一句话,一名训练新兵发自内心地感慨道:“你这话说的可真难听。”

    “哦?哦,你觉得难听,那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下一刻,随着那名搭讪男生的“呢”字落下。他的王级保镖便悄然出现在他的身旁,旋即一股王级威压瞬间散开,笼罩于众训练新兵。

    在那名搭讪男生看来,这群臭当兵的都是群人下人。他乃是一个大宗门的少宗主,宗门之人那种天生的高贵感,以及加入军区的年轻一辈大多都是家境不好的普遍事实。自然是让连学院一派都看不起的宗门一派将军区之人视为一群低下的贱民。

    现在,这群低下的贱民承受到了自己保镖的威压,差不多要一个接一个的跪下了。全部向自己跪下,因自己跪下。

    然而。。。时间一秒一秒的走过,那名搭讪男生却是发现那群围着自己的臭当兵的竟然一个都没有跪下,反而还都面带笑意,用一种,仿佛是用一种看笑话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一大大出乎自己意料的反常情况顿时令那名搭讪男生变得急躁愤怒起来,旋即他直接转头看向了自己的那名王级保镖,厉声下令道:“我要让他们跪下!”

    听得那名搭讪男生的命令,那名王级保镖也是略有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他的威压竟然连一群元素使都镇压不了?开什么玩笑?!虽然那只是自己随意散发出的威压,但是照理来说应该完全够了。难道是自己这次不小心施压施小了?

    下一刻,那名王级保镖便伸手按在了那名搭讪男生的肩头上,保护他不受自己的威压影响。旋即便猛然加大了自己散发出的威压。

    。。。

    结果还是没用。

    那就再加!

    。。。

    结果依旧没用。。。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就在那名搭讪男生和那名王级保镖皆是感到气氛有些尴尬和不对劲之时,一名训练新兵突然伸手指向了那名王级保镖,恶意满满地嘲讽道:“嘿!那个谁,你有种就把你的手拿开啊!”

    竟敢这样和自己说话?!找死!

    听到了这样的嘲讽,那名王级保镖是本能地就抬起了按在那名搭讪男生肩膀上的手掌,想要一掌拍向那名开口嘲讽的训练新兵。让他知道冒犯王级强者的威严会遭到怎么样的后果。

    “噗通!”

    突然,就在下一刻,一道唐突响起的双膝跪地声因为是跪在雨地上的原因,而显得颇为清脆的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一人的耳中。

    听到了这一声跪地之声,那名王级保镖第一时间是感到惊喜的。吗的这么久了,终于有人扛不住自己的威压了。否则自己的脸可就丢大了!但是紧接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旋即面色骤变,直接回头一看。

    没有错,那第一个因为扛不住王级威压而跪倒的人,正是那名搭讪男生。

    而下一刻,在那名搭讪男生的正前方,突然响起了一道焦急的催促:“哎哎哎!哥们有何呢?有话好好说,干嘛非要行这么大的礼呢?快快快兄弟们快让开!”

    只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众训练新兵的行为却是完全相反。只见他们各个动作迅速地挤到了那名跪倒在地的搭讪男生的正前方,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地受下了那名搭讪男生的行跪大礼。

    众训练新兵的行为,那名搭讪男生怎会看不懂。可以说他这么大以来,从来没丢过这么大的人!一直以来都是他这样让别人丢人,何时轮到过自己?又怎么会轮到自己!

    所未有的耻辱,令那名搭讪瞬间怒至极点。索性破罐子破摔的不爬起来,那名搭讪男生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自己此刻最大的愿望。

    “杀了他们,杀光!”

    但是这一次,那名王级保镖却是没有执行自己那位少主的命令。这里可是御冥城内,要在这里行凶。那责任他可担不起,他所在的宗门也担不起。更何况这些还都是军区的人,虽然他们宗门一派一直都看不起军区,但是再怎么说,这群当兵的可不是那些毫无背景的平民。还真不好随意说杀就杀了,而且还是一百多号人。

    下一刻,那名王级强者便直接一个闪身挡在了那名搭讪男生的面前,并且将其扶了起来,低声说道:“少主,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事您必须先忍下来。”

    “忍?忍你吗了个逼!我要你把他们杀光!”但是听得那名王级保镖的劝说,那名搭讪男生却是直接暴怒地打开了那名王级保镖的手,表情狰狞地盯着自己的贴身保镖怒吼出声。

    “少主!我可以现在就把他们全部杀光,但是那个后果,我们承受不起!”

    “去你的承受不起!老子杀几个臭当兵的谁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

    “这是两码事啊少主!少主,您就听老奴一回吧!真不能杀,您就想想别的方法挽回面子吧!”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