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原因
    抱着兴玲一边安抚着一边快速向御冥城跑去,一路上,终于将兴玲安抚好之后,君林便问起了兴玲为什么会来到御冥城,又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情绪稳定下来后,听得君林的询问,兴玲的小脸上罕见的露出了生气的表情,旋即一五一十的把详情诉说给了君林。

    原来是在凰忘忧和兴玲进入巨鸟背上的椭圆形建筑后没一会儿,就有一名男生上来搭讪。虽然凰忘忧改变了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但是她绝美的容颜却没有因此受到什么影响,该怎么漂亮还是漂亮。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凰忘忧被那名搭讪的男生盯上了。

    面对那名男生的搭讪,凰忘忧自然是没有进行理睬。但是那名搭讪的男生不知因为铁了心要泡上凰忘忧,还是因为教养问题。在第一次搭讪遭到凰忘忧的冰冷拒绝后,他并没有讪讪离开,创造出一个虽然有些尴尬但是最起码不会再引发其他问题的结局。而是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从开始的搭讪直接上升为了骚扰的程度。

    那名搭讪男生那种明显过线的行为可以说是瞬间就惹怒了凰忘忧,但是考虑到兴玲以及一些规则规律,凰忘忧忍住了直接一巴掌拍飞对方的冲动。而是叫来了服务人员来解决此事。

    听得凰忘忧的讲述,赶来的服务人员确认是那名搭讪男生的行为对凰忘忧造成了不便,所以便开始礼貌而耐心地劝导,希望说服那名搭讪的男生不要再继续会对其他乘客造成困扰的行为。

    然而没想到的是:那名搭讪的男生在听得不耐烦之后竟是直接动手打到了那名服务人员。旋即还向凰忘忧进行炫耀显摆,虽然没有说透,但就是在刻意地透露出自己的身世不凡这一个信息。

    可这种暗示自己的身世非凡的方式,对于凰忘忧来说可以说是最不管用的。而且那名搭讪男生直接打人的行为是更让凰忘忧愤怒,先是扶起了那名服务人员,本想一直无视那名搭讪男生的凰忘忧旋即毫不客气地当着附近围过来的不少乘客的面语气略带冷意地一条一条指出了那名搭讪男生做错的行为。因为说得有理有据,所以令周围的乘客都感到信服,也同样让那名搭讪男生无法强词夺理地进行反驳。

    只是,这对那名搭讪男生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还更加刺激到了他。道理是对讲道理的人有用,但是他,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很快,这一趟航班的负责人闻讯后赶来,并且严肃地向那名搭讪男生宣布需要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然而换来的,却是那名搭讪男生嗤笑着发出的一声:“哦。”

    一声简单的“哦”落下,随之出现的却是一股震慑在场所有人的强大威压。属于王级的力量!当然了,那股王级威压并不是来源于那名搭讪男生,而是来自他身边的一名保镖。

    能够让一名王级强者当贴身保镖,有点脑子的都能想得出来那名搭讪男生的身世恐怕要比众人之前猜测的恐怖得多。

    “打一个服务员,我能负责。杀你们所有人,我也照样能负责。”这是那名搭讪男生在全场都王级威压影响之时面带高傲狞笑说出来的原话。

    说完了那句威胁之语,那名搭讪男生便重新将注意力转到了凰忘忧身上。然而紧接着,似乎是看出了凰忘忧特别在意兴玲,那名搭讪男生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兴玲脖子将兴玲提了起来。旋即命令他的保镖将最近的一扇落地窗打破。

    落地窗破,那名搭讪男生旋即便将兴玲提到了窗外。只要他一松手,兴玲便会直接下坠。手上握着最大的筹码,那名搭讪男生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求凰忘忧跪下,并且要求凰忘忧说求他让自己成为他的女朋友。否则的话,他就会因为伤心而不小心松开手。

    然而,那名搭讪男生太小看了兴玲,只是把兴玲视为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就在那名搭讪男生刚刚提出无理要求之时,他的手背便感到了一阵刺痛,而且腋下被连踹数脚。突如其来意料之外的疼痛直接令那名搭讪男生不禁疼的大叫出声。

    在这自己风管无限的时刻竟然突然遭到令自己变得颇为难堪的攻击,那名搭讪男生在一怒之下便直接挥臂松手,不管不顾地含怒将兴玲直接扔了下去。而见到这一情况,凰忘忧不禁整个人都愣住了。但在回过神后,她便顶着充满了针对性的王级威压硬是迈开了脚步,纵身一跃跳出了落地窗去救自己的妹妹。

    结果巧合的是,就在凰忘忧刚刚跳出落地窗之时。这一趟航班的负责人终于开启了紧急防护罩,一是保证这趟飞行的安全,二是想要救下凰忘忧和兴玲二人。但是,由于那短短一秒的时间差。紧急防护罩成型的瞬间,也将凰忘忧和兴玲直接隔开。凰忘忧被紧急防护罩挡住,没有继续下落。而兴玲。。。

    所以也就出现了君林之前在御冥城中所看见的情况。

    听完了兴玲讲述出的事实,君林在做了个深呼吸后,突然将兴玲放在了自己背上,改抱为背。让兴玲抓稳之后,原本在兴玲看来已经跑得很快的君林猛然一跺脚,旋即整个人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般暴射而出,瞬间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飞速向御冥城赶去。

    ——————————————————————————————————

    御冥城瞭烈塔区域,一只巨鸟哀鸣着缓缓冲天而降。下降的姿势显得十分勉强,仿佛是承受着什么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而变得虚脱了一般。原本规定的降落地点离这里可是相差甚远,因为是紧急迫降,所以才找了一处最近的空旷区域进行降落。

    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光是看着就可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下一刻,众训练新兵便义不容辞地围了上去,想要了解情况并且尽可能的给予帮助。

    最令他们在意的,是一名跪坐在地上的棕褐色头发少女。她就像是一位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看着就感觉反常。

    然而就在这时,在巨鸟的背上突然传出了一阵战战兢兢地求助:“抓!。。。抓住他!拜托。。。”

    “砰!”

    然后,似乎是一道踹击声响起,一道人影便从巨鸟的背上翻滚落下。还好被一名较近的训练新兵及时出手接住。

    下一刻,一声充满着不屑和肆意意味的疑问便从巨鸟背上突然响起,传入了众训练新兵的耳中。

    “抓我?拜托?你要拜托谁,来抓我?啊?”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