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救人
    如果是之前,那么君林的情况肯定会被其他人立刻发现。但是此刻,君林的清脆落地声被那愈发接近的鸟鸣给彻底掩盖。而且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被北方天空的情况吸引,就算听到了恐怕也不会扭头去查看出了什么事。

    北方天空中的那只巨鸟,在场大部分人都是知道的,那可是有钱人才坐得起的高端交通工具。而此刻或许是因为暴风雨的缘故,那头巨鸟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淡蓝色防护罩,令其在暴风雨之中能够勉强稳住身形继续飞行。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样,那么君林也不会瞬间变色巨变。其他人或许看不清,但是君林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在那个圆形防护罩的最低端,有一名少女泪流满脸的捶打着身下的防护罩,仿佛想要将之打破,但却始终不见成效。而那名少女会在那个危险的地方做出那种危险行为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有一道娇小的身影正在无依无靠的快速向下坠落。

    而那一道娇小的身影,君林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在心中直接爆了一声粗口,刚刚以自由落体式落地的君林瞬间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还未等站稳,一柄瞬间飞出的漆黑巨镰便带着君林瞬间起飞,旋即飞跃了城墙,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径直朝着那道下坠的娇小身影冲去。

    快!

    快!

    再快!

    漆黑锁链伸展的距离一次比一次远,而收缩的速度却是一次比一次迅猛。但是就算以这样的速度前进,似乎也还是有些赶不上了。

    情况变得越来越紧急,而君林的眼神却是随之变得越来越冰冷平静。再一次收缩锁链前进了一大段距离后,君林已经确定如果再以这样的速度前进的话,是无法救人了。

    在这关键时刻,君林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眼神一凝,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漆黑巨镰再次甩出。只不过这一次,那飞出的巨镰镰刃却是泛起了一抹诡异的黑芒,并且还疯狂地旋转了起来。

    下一刻,君林把心一横,猛然锁链锁链,瞬间被向前拉去。

    由于巨镰这一次是在旋转着,而且再加上君林的刻意控制。君林这一次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精准地抓住镰柄然后再次将巨镰甩出,而是移动到了疯狂旋转着的巨镰的前方。。。

    “轰!”

    随着一声充满了爆炸性力量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君林整个人如同一颗人形炮弹以比之前快上数倍的速度贴着地面向前滑翔而去。

    整个过程,君林的眼睛始终没有眨过一下。因为哪怕只是一个眨眼的时机,都会让结局变得不完美。而不完美,就代表着无法挽回的后果。

    最终,在君林划到那道下坠身影正下方的一瞬间。他时机把握得相当完美地伸出了双手接住了那道下坠的娇小身影,并将其紧紧抱在怀里。

    “咚!”

    下一刻,以一种恐怖速度贴地滑翔的君林身形骤然停止。只见他的脑袋此刻竟是直接撞进了一块巨石之中。如果是一般的石头,那么受到了速度快成那样的物体撞击肯定是被直接撞碎。而现在却是硬生生地卡出了君林的脑袋,可见这块巨石坚硬得惊人。

    同样,以那样的速度撞在了一块坚硬无比的巨石之上,一般人肯定是死相凄惨。但君林却是脑袋硬生生地撞进了石头而没有像个落地的西瓜一样四分五裂,可见君林的头也是坚硬得有些诡异。

    此刻,被君林抱在怀中的兴玲显得有些茫然地缓缓抬起了脑袋。其实在之前的下坠过程中,兴玲是害怕得全程闭着眼睛的。她很怕,很怕。但是却没有哭,因为已经怕到忘记了哭。在下坠过程中,兴玲整个脑子都是处于那种空的状态。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想不了。

    然而就在刚才,那股令兴玲感到意识都远离自己的下坠感突然消失了。然后还没等回过神来,兴玲就感觉像是突然遭遇了车祸了一样,不过好在那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就如同世界上最好的安全带将自己牢牢的稳定住,没有因为那巨大的惯性而向前移动分毫。

    自己。。。没有死吗?

    脑子依旧有些茫然地缓缓坐起了身子。

    “啪嗒。”

    突然,一道像是什么物体无力落在布满了雨水的地面上的声音悄然响起。直接把茫然的兴玲吓了一跳,不过也让她直接吓得清醒了过来。

    左右看了一下。兴玲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坐在一个人的肚子上,而之前那声“啪嗒”,则正是自己坐着的人的左手因为自己的起身而无力滑落,落在布满了雨地的声音。

    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吗?

    想到了这一点,兴玲不禁目光前移,想要看看自己救命恩人的脸。然而,入眼的却是一块冰冷的巨石,以及身下连脖子都撞进巨石之中的无头上半身。

    眼前的情景,令兴玲顿时愣住了。

    愣了许久,许久之后。一滴滴豆大的泪水突然顺着兴玲的眼角源源不断地落下,旋即就这么蜷缩着身子抱着膝盖坐在君林的肚子上,呜呜呜地小声哭了起来。

    这个人,是因为救自己,所以才死了吗?呜~自己不要这样,爷爷,爹爹,姐姐。。。大哥哥。

    “啪嗒!”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声“啪嗒”声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的声音却是显得充满了力量。这一突然出现的动静自然是瞬间就令兴玲扭过了小脑袋闻声望去,但是所看见的情况,却是令兴玲顿时吓得止住了哭泣。

    只见兴玲眼中的死去的救命恩人在此刻突然抬起了曲臂撑地,一副想要撑地坐起来的模样。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对劲,旋即便抬起了双臂,双手贴在了巨石之上,并且不断发力,看上去就是想要把自己卡在巨石中的脑袋给拔出来。

    看着就这么发生于自己眼前的“诈尸”情景,兴玲是瞬间变得小脸煞白。她本能地想要跑开。。。但是最终,兴玲却是做出了一个和本能想法完全相反的行为。她从这名诈尸的救命恩人的肚子上爬了下来,旋即抱住了他的左小腿,奋力向后拔。

    “哐~!”

    下一刻,就在兴玲刚刚使劲之时,君林便将自己卡在巨石中的脑袋直接拔了出来。而兴玲则是因此不禁惊讶自己力气竟然这么大!然后便抱着君林的左小腿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兴玲再次变得清醒了起来。想到了先前的恐怖的诈尸情况,那股害怕感再次涌上了兴玲的心头。

    不一会儿,害怕得紧闭着双眼的兴玲便感受到自己好像是被抱了起来。而这一感受是让兴玲不禁更加害怕地闭紧了双眼,难道自己是要被吃掉了吗?

    “玲玲!”

    嗯,嗯?。。。好像有人在叫自己?

    “玲玲?”

    这个声音。。。好熟悉。

    下一刻,听到了君林叫声的兴玲强忍住了心中的害怕,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条眼缝。然后,当她看清了眼前的面容之时,兴玲的双眼瞬间睁大。旋即直接抱住了君林的脖子“哇”的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

    听着兴玲的哭声,感受着自己怀中兴玲那颤抖的身子。君林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心疼与愤怒,轻轻地抚了抚兴玲的小脑袋,君林只是不断地轻声重复着三个字。

    “没事了,没事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