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北方的鸟鸣
    滂沱大雨,倾盆而下。此时此刻的御冥城之中可谓全民动员,有许多民众皆是自发地参与进了抗洪救灾的行动之中。

    这也就出现了一副相当反常的场景,大部分地区出现了这种情况大街上基本是看不见什么人的,人们大多都会待在安全的地方。而御冥城这边则是相反,凭借着高端的排水建设技术。御冥城之中并没有积水泛滥的情况出现。所以此刻御冥城的大街之上是布满了人,并且都相当有序看上去已经身经百战似的迅速朝着不同的方向赶去。

    御冥城中没有积水,但是御冥城的城墙之外,则是已经淤积了十多米高的洪水了。而且现在城中没有积水,并不代表之后不会。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抓紧一切时间做好抵御准备,绝对不能让洪水淹过城墙!

    御冥城针对洪水的方法就是利用平底锅般的地势和水桶原理,增加城墙的高度以及外面平底锅地形东西北三面的高度,让洪水从南方尽数涌出。

    其实御冥城方面早就在着手永久增高城墙和外面东西北三面的高度好一劳永逸了,但是御冥城这样规模的大城,哪怕是把城墙高度提高一米,那么所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也是相当多的。更何况御冥城现在是一座有着数千万人口生活的大城,而不是一座常年备战的防御要塞。整个高到能遮天蔽日的城墙,对城中生活的居民肯定会造成影响。

    而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时间不够。按照洪灾发生的平均时间来算,要增加城墙的高度,那结果就是还没完工呢,下一次洪灾就又来了。到时候那些半成品只会变为影响救灾的障碍。除非。。。灵凰国能派出皇级的木属性和尘属性强者来加高城墙,但是灵凰国之中并没有那样的存在。而且就算有,让两名皇级的存在来参与土木工程,哪怕是灵凰国这个灵凰境第一大国也没那么大的面子。

    还有就是,城墙好弄,可外面东西北三方地势的整体高度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改变了。当然了,如果是把高度给打下去,那么一天内就可以完成。可若要拔高,那没个十年是真的看不出什么变化。

    所以无奈之下,御冥城在这几十年中只好一次又一次的等待洪灾来临,然后抗洪救灾。既然一劳永逸是没办法了,那么就只好在抗洪救灾的方面上下功夫了。在这几十年间,御冥城的抗洪救灾行动不断更新改进,都已经有了许多套按照洪灾规模程度而定的执行方案,以求在任何情况下都以最高的效率治理掉洪水。

    而这一次的情况,按照定制的规模标准来看。挺大的。

    不过,这一次的大雨,对于御冥城之中居民和从其他相邻的几座大城赶过来的救灾大队来说是挺厉害的。可是对于刚刚从训练兵营中出来众训练新兵来说却是根本不值一提,反而还让他们产生出了一种惬意的感觉。

    到达了一座立于御冥城东部城区边缘区域的巨大高塔:瞭烈塔之后,众训练新兵便已经看到了有数百人在瞭烈塔之前的城墙上各司其职。有水属性之人撑起一块块巨大的水之屏障,庇护众人免遭雨淋。有光属性之人周身不断闪烁光芒,消耗自身元力提高众人体力。也有着更多的人,肩扛沙袋上下来回于城墙之上,堆起最坚实重要的防御线。

    看着眼前的场景,众训练新兵已经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不管自己是什么属性,全部都跑去扛沙袋了。他们都元素使,那些要靠元力的技术活他们就算属性对口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扛沙袋这个纯属看身体素质的活,他们绝对能干好!

    “冲冲冲冲!一次性扛不到十个就算输!”

    在一片洪亮的吼声嚎叫中,一百三十名仿佛完全无视了滂沱大雨和湿滑地面,各个身手矫捷一人扛着不少于十袋沙袋地跨上了城墙。

    众训练新兵的加盟,顿时令在场正在进行救灾的数百人感到一阵鼓舞。在这种时刻,突然出现这样一大批援军的确会让原本就在坚持着的人们生出新的力量。

    此刻,君林被军装覆盖的体表已经泛起了丝丝黑气。带着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君林左右肩膀各扛着五袋沙袋三两步就通过临时搭建出来的阶梯跃上了城墙,再放好了沙袋后便是直接纵身一跃,从足有六十米高的城墙跃下,流畅的前滚翻卸力后便跑去又扛了十袋沙袋两三步跃上了城墙。然后再直接从城墙之上一跃而下,如此循环。

    君林的行为,不可谓不显眼。虽然对于众训练新兵来说早已是见怪不怪,可是对于其他数百名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的御冥城本地救灾人员来说,君林的行为堪称丧心病狂!但也令他们心生敬佩。

    从六十米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他们的确都不会死。可是要像君林那样,他们承认自己做不到。一是没接受过那样专门的训练,没那技巧。二,则是没那个胆子。

    他们的修为大多都在元素卫和元素灵之间,六十米的高度,如果不注意防护的话。那也是会受伤的,而且关键是:不管用什么卸力技巧,从六十米高的城墙落到地上是不可能不疼的。偶尔跳个一次没问题,可要像君林那样每隔几秒来蹦个一回,那真的吃不消。

    而且这样的行为,全场也就只有君林一个人在做。虽然其他训练新兵也想像君林那样高效,但是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盲目的狂妄自大。他们很清楚自己身体情况和极限,短时间内和君林一样并没有问题。但是肯定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得去躺着休息了。他们没有君林那样变态的身体素质,所以就不会强求。毕竟现在并不是什么争风头的时刻,他们要做到的是一直战斗到最后一刻。一直扛,一直扛。反正走阶梯也比直接跳慢不了多少,他们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就行了。

    。。。

    一个多小时之后,在君林不知道第几次扛着沙袋跃上城墙之时。一名身材壮矮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主动向君林笑着打了声招呼:“酗子!你骨骼惊奇啊!等以后来我工地搬砖怎么样?肯定能赚大钱啊!”

    君林闻言之后不由有些意外地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便挠了挠脑袋笑道:“唔。。。谢谢了,我有工作。等以后不当兵了就干回老本行!”

    “哈哈!没事!我也就随便说说!不过看你年级也不大,小小年纪就能出来自己工作赚钱,不错!”

    那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应该是认为君林所说的工作是指那种学院学员在周末时为了赚个零花钱出来当的临时工,而君林也乐得对方误解,没有说出自己的老本行是佣兵的这一事实。笑着回应了一声之后,君林便再次纵身一跃而下。

    “啾~!”

    然而就在这一刻,不远处北方的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听起来愈发清晰的鸟鸣。

    由于大雨越下越大的缘故,声音的传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本来相隔数千米就能隐约听见的鸟鸣现在却是在千米之内才能听到。

    这一突然出现而且听起来愈发清晰的鸟鸣瞬间就引起了在场不少人的注意,而在下落过程中的君林也同样下意识地扭过了脑袋朝着声源处望了一眼。

    而就是这一眼,令原本脸上还带着未散去的淡淡笑意的君林脸色瞬间变了。

    “啪!”

    下一刻,君林自由落体地摔在了地上。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