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十几年
    兴玲的表态,令她的爷爷父亲和姐姐三人脸色皆是出现了不同的变化。

    凰忘忧是一脸惊喜,凰仁明是欲哭无泪。而凰穆。。。则是显得有些尴尬。

    尴尬?为什么尴尬?因为凰穆感觉自己的小孙女会说出这一提议,原因多半可能是因为自己。这些天凰穆可是和兴玲讲述了许多许多有关于灵凰国的事情,说灵凰国有多么多么辽阔,有许多许多美丽的地方。灵凰城之外的灵凰国其他国土是多么多么有趣,精彩缤纷。

    然后好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兴玲对灵凰城之外的精彩世界是充满了好奇与向往,想要亲眼看一看。所以现在才会说出了这样的话。

    “好!玲玲想去的话我就带玲玲去!”

    灵凰城外面?灵凰城外面好玩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数不过来呢!说实话,其实凰忘忧身为居住在灵凰国首都灵凰城的公主,对于灵凰城里面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还真没有多少了解。但是灵凰城外面的地方,凰忘忧还真没少去过。而且,没去过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

    此刻,两个女儿都已经发话了,凰仁明纵使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选择默认妥协。其实当初凰忘忧第一次离开灵凰城外区游玩,就是凰仁明在得知消息后许可放行的。虽然心有担心,但是他还是想让自己的女儿去亲眼看看灵凰国各个地区的情况,让她亲眼看到其他大城的人民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而现在,玲玲也想去其他地方看看,那么凰仁明自然也没理由否决。况且他也相信凰忘忧,相信自己的女儿能够很好履行一个姐姐兼过来人的责任,能够照顾好妹妹,并且带着玲玲好好地玩。。。了解一下国情。

    念及至此,凰仁明旋即便看着凰忘忧笑道:“好吧,那还是老样子了?”

    听得凰仁明的这一提问,凰忘忧想了想,最终摇了摇脑袋拒绝了:“父皇,不要再派那么多人跟着啦。这一次我和玲玲会很低调的。”

    然而对于凰忘忧的这一次要求,凰仁明却是没有同意:“这不行,必要的保护必须要做好。”

    “有什么不行的?小忘忧说了不要那就不要了!你还敢顶嘴?”

    “我。。。”

    直接出面帮着自己的两个孙女训了自己的儿子一句,凰穆旋即向凰忘忧说道:“出去玩就该好好玩,被一大群人跟着可玩不尽兴。放心,爷爷懂。这次就带着玲玲尽兴的去外面看几天吧。”

    说罢,凰穆抬手一挥,释放出了一道光芒笼罩住了凰忘忧。数秒后,光芒消散。只见凰忘忧原本那标志性的金红色头发和眼眸变为了在灵凰国最常见的棕褐色。

    在凰穆的示意下,凰忘忧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面小镜子看了看头发和眼眸眼神都进行了伪装的自己,就连自己都不禁愣了一下。第一眼看去,就连凰忘忧自己都没有认出来镜中的人就是自己。

    这样的技巧,凰忘忧可是第一次见到并亲身体验。这对自己来说可真是太方便有用了,以前除了去人迹罕见的大自然游玩,去其他城中时自己可都要带着个大帽子,把自己的脸隐藏得严严实实的。很难受,但却不得不那样做。

    这种易容技术凰忘忧早就有听说过,但是却始终没有人教自己。或者说是因为凰仁明不让凰忘忧在习得了易容技术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地往外面跑而下令的关系,没人敢抗命教授。而凰忘忧也没那方面的天赋无师自通,再加上连相关的资料都查阅不到。所以就只好作罢。

    但是现在,凰忘忧看到了一条光明大道!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带着个大帽子盯着别人异样的目光随心所欲地去游历其他城市了!

    为了那美好的未来,凰忘忧欢快地跑到了凰穆面前,并甜甜地撒了个娇:“谢谢皇爷爷j爷爷~忘忧也想学这个。”

    “不可!”凰仁明闻言之后顿时站了起来出言否决。

    但是没什么用。

    爽快地大笑着回了句“没问题!”之后,凰穆便伸出手指在凰忘忧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将这一简单的易容技巧传授给了凰忘忧。

    有了人教,学习能力相当出色的凰忘忧很快便消化了刚刚所学习到的内容,并直接现学现用了起来。动用元力将头发和眼眸的伪装解除变回了原因,然后又进行了一次伪装,再次变为了棕褐色。试得不亦乐乎。

    看着那么快就能够熟练自己运用这一易容技巧的凰忘忧,凰穆不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旋即嘱咐道:“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要保持伪装虽然对元力的消耗量不算大,但是还是有消耗的。不过别让元力消耗太多就行。”

    清楚感受到了维持伪装的元力消耗,凰忘忧闻言后认真地点了点脑袋:“嗯,我记住了。”

    有聊了一段时间,并且一切准备都已就绪之后。凰忘忧便牵起了兴玲的小手,向凰穆和凰仁明挥手告别到:“那么皇爷爷,父皇,我们这就走啦。”

    听说这就要准备出发了,兴玲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心中那一份期待和激动还是令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和凰忘忧一样向凰穆和凰仁明挥了挥小手,兴玲也是笑着告别道:“爷爷爹爹再见。”

    “玩得开心点。”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好~”

    。。。

    看着两名女儿离去的背影,凰仁明不禁向凰穆诉苦道:“父皇,我是真的不放心啊。不说以前的,就说最近一次。那一次如果不是小林,忘忧别说是将您和玲玲接回来,恐怕是连自己都回不来了。”

    然而这一次,凰穆此刻闻言之后却是和之前的态度截然相反。直接没好气地瞪了眼自己的儿子,凰穆回道:“屁话!你不放心我当然也不放心啊!”

    “那父皇您还。。。”

    “要是再像以前那样派一群人跟着,小忘忧和小玲玲不仅玩的不尽兴,而且也未必能绝对保证安全。你小子放心吧,这一次,我亲自跟着。”

    “高,实在是高。哈哈!其实我早就想怎么办了,只是苦于实在没时间抽出身。现在父皇您在,这个活儿刚好适合您。”

    “嘿,你小子到时候长能耐了,敢让你老爹替你跑腿了。。。唉~不过为了我的两个宝贝孙女,我还能在跑个十几年喽。”

    “。。。就只有十几年了吗?”

    “呵呵,你要是让我少操点心,我就还能多个几年。”

    轻笑了一声,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后脑勺。凰穆旋即便迈开了脚步,如同一名平凡的迟暮老人去陪伴自己的孙辈外出游玩一样。跟上了凰忘忧凰玲姐妹俩的步伐,在凰仁明的注视下愈行愈远,直至不见。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