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训练的意义
    和其他一百二十九名训练新兵一样用着同样的方式狼吞虎咽地啃干净了两条肉腿之后,感觉到手臂可以勉强动起来的君林是毫不犹豫地端起了两个大盘子后拔腿就跑。

    这一情况是让君林旁边的几名训练新兵看得直接又气又急地朝君林屁股踹了一脚,可惜没踹着。两盘肉最多的被端跑了,这他妈畜生啊0说他那恢复力也太好了吧?这才过多久胳膊就能抬起来了。。。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就看见满脸微笑两手空空的君林又跑回来了。

    “兄弟们¥食!”

    下一刻,随着不知道那名训练新兵爆发出的一声大吼。众多埋头进食的训练新兵并没有直起身子,而是开始齐齐左右摆动起了自己的。。。屁股。

    一百二十九个屁股左右摆动之间,看似不怎么迅速,但是却暗含韵律。愣是令君林一时之间傻愣在了原地,想不出什么突破的计划。

    这。。。在吃饭的时候往别人屁股上拍一下,那自己接下来是肯定吃不下饭的了。

    而另一边,瞧得这一幕的那名魁梧军人是直接喷了一口饭。旋即他便一个闪身离开了座位,对着一名屁股摆得欢快的训练新兵的屁股就是一脚,并且因为连锁反应,一脚踹翻了一整排。

    看着倒下一排的众训练新兵,那名魁梧军人毫不留情地大声训斥道:“他么的吃饭就给老子好好吃饭!扭个屁的屁股!”

    只不过虽然那名魁梧军人脸上面色铁青,但是内心却是哭笑不得。双臂动不了就靠扭屁股来阻挡君林,真亏这帮新兵蛋子们想得出来!

    “啊!没了!肉被他抢走啦!”

    而就在众多训练新兵还没来得及爬起之时,一道绝望的悲鸣突然响起。第一名遭遇君林魔掌的被害者出现了,原本被他视为己有的一碗量不多但却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红烧肉被君林给端走了。

    见到那名训练新兵的反应竟然那么大,君林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安抚道:“唔。。。不必那么激动,我不动鱼。”

    只不过话虽然是怎么说的,但是君林手中那碗肉却是拿得紧紧地,没有丝毫松手的迹象。说罢,君林便利落地转身离去,开始寻找起下一个目标。

    “卧槽啊!地方那么多你干嘛偏偏拿我这儿的啊!我呸!”

    然而下一个,君林却是没有那么顺利了。因为那名训练新兵在关键时刻急中生智,直接跳起来一口水吐在了被自己视为己有的菜肴之上。

    “我靠!要不要这么恶心?行行行,算你狠,我换个拿。。。”

    然而,见到了第一个成功的案例,剩下了的众多训练新兵各个都发挥出了现学现用的本领。见到君林靠过来,就直接二话不说地往自己看上的菜肴上吐一口口水,宣誓主权。

    “呸!”

    “呸!”

    “呸!”

    “。。。”

    “节约口水!别往鱼上面吐!吐肉就行!”

    “。。。。。。”

    最终,君林是黯然神伤地捧着一碗量就那么一点点的红烧肉走向了另一桌以蔬果类菜肴和粗粮为主的长桌上。没办法,没有肉,但总不能不吃。不管怎么说先把肚子填饱吧,不然接下来的训练要熬不住的。

    就这样,君林就着一碗红烧肉和几道爽口的果蔬菜肴消灭了几个白馒头,一盆粥。解决了早饭问题。

    这一顿早饭总共也就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但是这一顿早饭每一名训练新兵吃得量都大得惊人,比平常多出了足足三倍。不过这一点却没有让任何一名训练新兵感到有什么不良反应,反而还让他们感觉刚刚好。吃饱喝足,力量充盈,就连手臂的无力感都有了明显的消退。

    只不过无力感消退,疼痛感却变得明显了起来。现在对于众训练新兵来说他们的手臂能动,但是每动一次,哪怕只是抬起一分都会感到疼痛无比。这就是完全看意志力的时候了,疼!但能动!那就得咬牙坚持动!

    “全体都有!目标操场!匍匐!。。。”

    “轰隆~!”

    突然,一道炸雷惊起,如同那狂暴的雷霆就劈在食堂大门外一般。那声势是震的许多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训练新兵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那是完全的本能反应,根本不可控制。

    然而听得那一声炸雷,那名魁梧军人却是露出了一抹略感意外而又略显惊喜的笑容。要下雨了?来的正好!正好让这群新兵蛋子们经历下训练兵营的雨天是什么样的!

    “打个雷而已,看看把你们一个个都吓成什么样子!”

    下一刻,那名魁梧军人话音刚落,食堂之外便又响起了一道声势比之前更加骇人的雷鸣。不过这一次,有了之一次的经历,众训练新兵虽然心中仍是不禁一惊,但是好歹没有再出现哆嗦的情况。

    “轰隆!!!”

    然而就在外面那声雷鸣落下刚刚消散之际,一道响彻整个食堂堪称炸堂的雷霆轰鸣之声便骤然响起,仿佛一道巨雷就劈在了众训练新兵的面前。震得众训练新兵双耳发鸣,有种魂被震得离体的诡异感受。

    而这一道雷鸣,却并不来自于九天之上,它就是由众训练新兵面前的那名魁梧军人释放出来的。

    看着面前被吓得状态各不相同的众训练新兵,那名魁梧军人悄然散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威压。这一股会令众训练新兵瞬间冷汗遍布全身的恐怖威压此刻却变成了最好的清醒剂,把每一名训练新兵的魂都给拉了回来。

    “像这种出人意料的情况,就是统称的突发状况!每个人面对突发状况的表现都不一样,有好,也有坏!”

    “所以!为了让你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稳定地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唯一的方式,就是训练!练到适应!练到习惯!练到对于其他人来说的突发情况,变成你们的家常便饭!那样,训练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

    “哗啦啦~!”

    于那名魁梧军人回荡于食堂内的余音中,震耳欲聋如同瀑布下落般的雨声瞬间响起。盖过了食堂内的一切声音。

    但是,那雨声能盖过食堂内的一切声音,却盖不过每一名训练新兵体内的咚咚心跳之声。不知是因为被前面的几道雷鸣吓的心跳加速,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此刻每一名训练新兵都能够在那片雨声之中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

    这一刻,迎着众训练新兵投射过来的和不久前相比出现了明显变化的目光。那名魁梧军人也不禁露出了一抹军人特有的豪迈而略显张狂的微笑。

    “现在!全体都有!向着外面的暴风雨!都给我冲出去!”

    “是!”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