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你自己验证吧
    由于赵诺水的直接离开,之前被赵诺水制伏的那名龙临学院的男生在被凉在地上许久之后,最终被无奈的宙空地带回了贵宾席交给林离处置。

    而王穹被那名龙临学院的男生打败之后,为了将这场切磋继续下去,宙空和王穹两大院长在林离的意思下也都选择了默不作声,将这一鲜为人知的真相将错就错的掩埋。

    王穹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打下了台,这对于空临学院来说可是一件不小的打击,而这也让宙空是笑颜逐开。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对他们天临学院来说是有益无害的。

    然而很快,还没等宙空幸灾乐祸多久,宙空就笑不出来了。换成了王拔以及灵临学院的院长笑得合不拢嘴。因为只见莫尘和之前的那两名退院的灵临学院学员一样,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脱下了天临学院的院服,最终被王拔亲自披上了空临学院的院服。

    原本今年的稀有属性是天临学院四名,空临学院三名。这也是王拔视为的最大的隐患和威胁。可现在好了,双方的数量互换,这让王拔顿时感到屁股底下坐着的第一院宝座稳了不少。而灵临学院的院长则是充满报复快感地享受着这一情况,你们天临收了我们灵临两个没用的三年级的废物,结果却赔了一个充满了潜力的稀有属性新生。活该!

    对于这一事实,宙空开始时是肯定无法接受的。但是他亲自询问莫尘缘由的时候,莫尘却是连看都没有宙空一眼。而且虽然没有对视,宙空却能从莫尘的眼中看出一股深深的厌恶。是对脚下的这一片土地,对整座天临学院的厌恶。

    宙空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也问不出什么原因了。于情于理,莫尘想要离开,他自然不会不讲理的强留,虽然无奈,但宙空尊重莫尘的选择。

    莫尘的离开,在在场的众多“诺言”公会会员之中无疑引发了一场风暴。他们的副会长就这么离开了?为什么?!。。。对了a长她肯定知道具体的原因a长。。。呢?

    副会长突然叛变,而在这一关键时刻,会长却又不知所踪。这让众“诺言”公会会员皆是感到焦躁不已,也盲目无措。关键的问题不是莫尘突然叛变,而是在突发这一情况之时,赵诺水不再。失去了主心骨,任何一家公会都会出现状况,所以更别说是“诺言”这个由一大群新生组成的人数庞大无比的大公会了。

    不过好在,最终宙空这位所有天临学院学员心中的支柱及时出现,替赵诺水平复下了众“诺言”公会会员们心中的不安与躁动。而在安抚了这群小家伙后,宙空也是同样心中焦急地直接亲自动身寻找起了赵诺水。

    宙空感觉这一情况多半和赵诺水有关,急着找到赵诺水一是询问原因,二也是担心。宙空可是知道赵诺水这位小祖宗的真正身份的,要是龙临城的少城主在他这儿天临学院出了什么意外。那完了。

    不过很快,全力进行感知搜索的宙空便很轻松地找到了依然位于某处观众席内部通道中的赵诺水。而赵诺水似乎也知道宙空会前来寻找自己,就这么一直等在原地等候着宙空的到来。

    “院长。”

    见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宙空,赵诺水在被微微吓了一跳后便露出了一抹微笑,笑着打了个招呼。

    看着面带微笑的赵诺水,宙空则是不由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回道:“少城主还认我这个院长啊。”

    “当然,赵诺水可是天临学院的学员。”赵诺水显得认真得有些可爱地眨了眨双眼。

    然而对于赵诺水的刻意卖萌,宙空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哀叹道:“唉~。。。既然你心中有着学院,那就别把咱学院的人才往外面推啊。”

    “嗯~那院长想知道莫尘离开的原因吗?”

    “少城主请讲。”

    “他向我告白,被我拒绝了,然后就那样了。”

    “。。。啥?”

    听得赵诺水的这一解答,宙空不由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或者说有些无法接受。就,就是因为这个?就因为告白被拒绝,就直接退院了?!这!这一个大男人的,也经不住打击了吧?。。。而且,而且告白最起码也得搞清楚对象啊,人家少城主要是能答应你那才真有事了!

    下一刻,就在宙空在心中感慨之时,赵诺水便声音清冷地向宙空说道:“心理素质太差,这样的人,就算是稀有属性,不要也罢。”

    “。。。”

    片刻的沉默之后,宙空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释怀而又意味复杂的笑容。没有顾忌赵诺水这龙临城少城主的身份,宙空就如同一名老者对待孙辈一样将手平稳地放在了赵诺水的头上:“孝子,天天高兴才是最重要的。这件事既然如此,那你就不用放在心上。反正老头子我已经心疼过了,你就不用心疼了。”

    被宙空一手放在自己的脑袋上,赵诺水不由因为不适应而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最终她并没有拍开宙空的手或者微微后退表示不满,而是就这么立于原地。微微低头,安静地听完了宙空的话。

    “院长。。。对不起。”

    听得赵诺水这一声似乎带着些哭腔的道歉,宙空只是笑了笑,旋即拍了拍赵诺水的脑袋,说道:“男孩子,不要哭哭啼啼的。而且你可是未来的龙临城城主,就更应该坚强了。”

    “。。。嗯。”

    做了个深呼吸后,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赵诺水便迅速恢复为了常态。脸上重新露出了那抹灿烂的微笑,赵诺水旋即提出了一个让宙空倍感诧异的请求:“院长,您应该知道君雨在哪儿吧?能送我过去吗?”

    “你要去找君雨那小丫头干什么?”

    “私事,不方便透露。”

    “嗯。。。好,我送你过去。”

    赵诺水不愿说,宙空也便没有多问。说罢,宙空便带着赵诺水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位于观众席某一处隐蔽角落照看苏星灵和柔然玉璃的君雨面前。

    察觉到了宙空出现时那股若有若无的独特波动,君雨旋即便直接抬头看向了前方。

    “院长,唔。。。带赵诺水同学过来,有什么事吗?”

    面对君雨的提问,宙空是相当干脆地丢下了一句:“你们聊,我先走了。”说罢便再次一个转身,瞬间消失于原地。

    宙空离开,君雨便只好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赵诺水身上。其实对于赵诺水,君雨是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危险感的。当然这一点就连君雨自己都会感到不好意思,自己竟然会把一名男生视为潜在的敌人。况且还只是仅仅和君林相处了两天的室友。

    “赵诺水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赵诺水闻言之后笑着点了点脑袋,旋即语气认真无比地回道:“嗯,有事,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事。涉及到我,我们的终身大事。”

    听得赵诺水突然蹦出了这一番话,君雨不由误会了,旋即果断摇头。然而就在君雨准备态度坚决地开口拒绝之时,赵诺水便突然缓缓闭上了双眼,脸庞因为不好意思而迅速泛红地跪坐在了君雨的面前,最终仿佛是下了天大的决心缓缓先前挺了挺自己的胸部。

    “我只是说的话。。。你可能不会相信。所以。。。你自己。。。验证吧。”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