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六院第一人
    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倒下了,但是全场众多观众却显然还没有缓过神来。原本看起来已经是胜负已定的战斗,结果就这么在最后时刻突然翻盘了?

    那随缘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屁股中了一箭了吗?刚刚那个短距离的突然爆发前冲是一个屁股中间的人能够做到的动作吗?

    大部分观众都看不懂,因为他们都听不到随缘的那声回答。但是一些和随缘关系亲近的人,以及一些眼力够狠辣的人物却都是看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演得好啊。

    此刻,空临学院代表团之中的众人分为两种脸色,大部分和众多观众一样,一脸懵逼。而小部分看出究竟是什么情况的,脸是黑的。

    就如同前天他们空临学院在天临学院手上吃了个大亏一样,他们这群“正规军”,就是怕天临学院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看似无赖但却在规矩之中,让他们倍感不爽却又不好指责什么的行为。

    演技,对,是演技。但是被骗了就喊不公平,不服?谁会理你!

    兵不厌诈,被对方骗到了只能怪自己没看出骗局,战场之上,尔虞我诈的情况太多了。不得不说,在这种注重实战化的切磋中,随缘的表现不仅不会被说什么不是,反而还堪称亮眼。

    黑着脸望着战斗平台之上的情况,空临学院院长王拔此刻是感到胸中有一口恶气!不吐不快!但却吐不出来。。。

    啊,原本多好的局面啊。那个小家伙在战斗中临阵突破,触碰到了沟通灵火的门槛。而且再打赢这一场的话,这绝对会增加他的自信心,这种精神食粮可是十分宝贵的。

    这是多好的事啊,可是结果。。。结果却是被对面给阴了。这样的失败,着实会在他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影响,但是这并不是自信的来源,而是难以磨灭心理阴影。

    唉。。。这天临学院,这天临学院!这天临学院。。。是真的要复兴了吗。。。

    这样的人才,那些充满了潜力的新生,以及最关键的,天临学院那群学员们那种潜在的变化,心中的那一颗信念的火种重新燃起。当废物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废,而且还甚至能把那些骂自己废物的家伙打败的时候,其爆发出的能量可是相当巨大的。而且,这样的“废物”,还不是一个,而是整整一个学院。

    轻叹了一口气,王拔再次动身,亲自将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抱下了战斗平台。于此,这辽阔无比的战斗平台之上,再次只剩下了随缘一人。

    这一刻,在全场的目光注视之下,随缘缓缓举起了右手,伸出了两个手指,做出了一个数字“二”的手势。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众多天临学院学员在愣了一下后不禁想起了昨天在六大院联谊之上,随缘惨胜空临学院的天风属性的对手后,抬手做出的数字“一”手势的那一幕。这两个手指是在表示胜利的喜悦?不,这就是“二”,代表着第二局的胜利。代表着,第一次的连胜!

    然而也就在这时,还未等众多天临学院的学员开始欢呼,一道身影步伐平稳地登上了战斗平台。下一名攻擂者,竟然立刻出现了,根本没有给随缘任何的恢复时间。

    和先前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以及之前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不同。前两人的登台,随缘在第一时间便已经注意到,并且在对方登台的过程中就开始了仔细地观察。然而这一次,随缘他却没有丝毫察觉,如果不是那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他都不知道新的攻擂者已经来了。

    然而没有察觉到,并不意味着是那名新上来的攻擂者存在感太低。相反,那名攻擂者绝对是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都能够一眼就发现的人。不论是外在形象,还是那一份气质,都相当出众。

    而且这一名攻擂者,随缘他认识,应该说在场的所有天临学院的高年级学员也都认识。他们天临学院的第一人至今都没有一个定数,但是在空临学院之中,这个学院第一人的位置却早已确立。并且身为空临学院的学院第一人,他甚至都被人称为过:六院第一人。

    他是王穹,空临学院第一大公会的会长,空临学院院长的独子,下一任空临学院院长的继承者,未来不可限量的天之骄子。以及。。。或许真的配得上那个六院第一人头衔的,空临学院实力排行榜第一的学员。

    见到了王穹,随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

    苦笑,发自内心的无奈的苦笑。

    他是真的没想到,王穹这种大王牌竟然会这个时候这么早就出场。他也没想到,王穹竟然那么聪明,那么果决。王穹肯定是看懂了自己的想法,才会直接亲自出面阻止,让自己得不到自己想要,让他们天临学院,得不到那个想要的东西。

    随缘他很自信,但绝不盲目自大。他很清楚王穹的实力,准确来说应该是王穹展现出来的实力。仅仅是王穹曾经展现给众人看的实力,随缘就知道,自己打不过。如果王穹动用全力的话,那么就是从打不过变成了肯定打不过。

    此刻,王穹一路走到了随缘前方正好十米处停下,一步不多,一步不少。看着随缘,王穹毫不掩饰地露出了一抹欣赏的笑容,赞赏道:“你很聪明,天临学院有你这样的人才是件幸运的事。”

    面对王穹的真诚赞赏,随缘也是真诚地回了一句心里话:“你说的话是如同春风拂面,可你的行为却是秋风扫落叶。”

    “哈哈,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对我的夸奖吗?”

    “切。。。随你。”

    “那么作为谢礼,我劝你还是认输吧。”

    “哈,说实话,我现在还真想听进去你的劝告。”

    “所以你不听劝。”

    “你猜对了。”

    “面对你这样的对手,为了表示尊敬,我不会留手,所以我很难保证你的安全。也同样,会让你输得很惨。你真的要这样选吗?”

    “我知道,我现在对于我的学院来说的确很重要。能不倒下,就最好不倒下。可是既然到了不得不倒的地步,你之前也看到了。”

    “我们天临学院,可以被打哭,但绝不会喊认输。”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