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演的
    听得主人的急切呼唤,那头整体缩小了一大圈的灵火巨虎直接调头重新跑回了原位,用自己就算缩小了一大圈但却依旧够庞大的身躯护在了随缘身前。

    随缘的这一声叫唤,位于场外的众多观众听不见,但是位于不远处的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对啊!自己刚才怎么就忘了呢?那家伙屁股中了自己一箭,现在连站起来都是个问题,自己之前还担心什么二打一,真是自己吓自己。那家伙现在就是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软柿子,这样一来自己要胜利的难度就一下子降低太多了,只要越过了那头灵火巨虎的阻拦后再极短时间内利索地解决掉他就行了。

    然而,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典型是目光短浅,或者说太一根筋。他只注意到了随缘的状态不佳,却忽略全场都在关注的一点:那头灵火巨虎。。。它,似乎真的拥有了灵智。

    但是突然变得唾手可得的胜利瞬间无数放大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对胜利的渴望,下一刻,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当机立断地选择了发起孤注一掷的最凌厉的进攻。

    在切磋中并没有什么不允许使用药物恢复的规矩,既然是实战化战斗,在战斗过程中使用药物自然是理所应当的。只是在大部分战斗中基本没有那个时机嗑药,而且就算成功磕了药,除非是名贵药物药效惊人,否则也不会达到逆转占据的效果。所以才看不见什么在战斗过程中参战学员嗑药的情况。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随缘是灵火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在战斗。他现在完全有那机会利用灵火巨虎进行拖延,然后自己躲在安全地带嗑药疗伤恢复。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先前是亲眼见识过千药冰凝液的药效,虽然他认不出那是千药冰凝液,也不知道千药冰凝液有个苛刻的使用条件:需要水,足够的水。但是他知道随缘有那种一般人用不了的珍贵药物这一点,就是他选择直接发动最终最强攻势的最大原因。

    他不敢拖,他不敢给随缘嗑药的时机,他要赢!

    调动起了剩下的全部灰红色火海,在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的控制下。整片灰红色火海疯狂涌聚,最终形成了一把足有五十米长的灰红火焰大刀,散发着一股狰狞的气息悬停于空。

    在漫天灰红箭矢的封锁下,那把足有五十米长的灰红火焰大刀缓缓抬起,抬至刀尖向天。这样的攻击,放在平时那就是大炮打苍蝇,命中率极其低下。但是此刻那头灵火巨虎要保护随缘,无法轻易移动。所以对于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来说随缘就是个不动靶,只能无奈而绝望地等待审判的刀锋降临。

    下一刻,先是避退后是防守隐忍了许久的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终于再次迈开了前进的步伐,爆发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那头火焰巨虎,脸上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果不其然,自己就这么嚣张地走着,对面那头畜生却始终不敢冲向自己。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箭雨落尽之前解决战斗。

    冲到了那头灵火巨虎前方五米处,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瞬间转动脚尖调整方向,从左绕了半个圈绕到了那头灵火巨虎的身后,随缘的面前。

    这一面,不会暴露于箭雨之下,但是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却是出现在了这里,令随缘瞬间陷入了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屁股中了自己一箭半跪在地上揉屁股的随缘,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缓步踏出,不疾不徐地走向前去,并且缓缓举起了右手中的灰红火焰长剑。

    随着那名空临学院攻擂者的举剑,空中那把足有五十米长的灰红火焰大刀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巨大的刀刃散发出道道类似于刀芒灰红火焰缭绕于周围,带着一股威压的刀势瞬间拔升至极致。

    这一幕落在在场的众多天临学院学员眼中,无异于一种最蔑视的挑衅。这让他们感到愤怒无比,但也同样感到心塞无奈,有部分学员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愿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而这也是那名空临学员的攻擂者刻意制造出的效果,这才是他想要的胜利,踩在天临学院的失败之上,让众人见证空临学院的不可战胜的力量与辉煌。而且这也是一场复仇之战,昨天随缘在他们空临学院打了他们空临学院的脸,今天他就在天临学院把这一笔账讨回来!

    这也无疑会在无形中增加自己在学院中的威名。平日里低调神秘,一出手则是力挽狂澜碾压大敌,为学院报仇出了一口恶气。如此一来自己在学院之中的地位肯定会更上一层。这一份虚荣,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其实是相当看重的。他之所以低调,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低调做人,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增加自己的神秘性,反向提高自己在空临学院学员之间的议论热度。

    想着马上在胜利之后自己将赢得的种种,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脸上的笑容不禁更盛。不再继续等待,旋即他便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地直接冲向了根本不可能挡住自己的随缘,毫不留情的一剑落下。

    “咚!”

    “咣当~。。。”

    众人预想之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出现的而是一个出乎了所有人预料的情况:那名空临学院攻擂者手中的剑,无力地掉落在了地上。空中的那把足有五十米长的已经劈下一半的狰狞灰红火焰大刀,也随之似乎充满了不甘地化为了无数光焰,消散于空。

    强忍着足以令自己昏厥过去的疼痛感,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双手死死地,却也是无力地抓着自己腹部前方的随缘的右手手臂,用最后的力气颤声着问道:“为。。。什么?”

    这一刻,反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的随缘在闻言之后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仿佛是在感慨对方已经笨得无可救药地回道:“明明都是第二个上场的,你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的警觉?”

    说罢,随缘的右臂猛然一震。旋即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终是满脸不甘与难以置信之色地松开了随缘的右臂,顺着随缘的右臂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随着他倒下的,还有随缘一声悠然响起的自叹,对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给出的真正的回答。

    “我,是演技派。”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