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不服
    其实,在原本的计划中。随缘是并不打算这么跳的。但是俗话说的好,这计划赶不上变化。而且人要会随机应变。所以随缘在等待了许久发现还是没有出现第二名攻擂者之后,他觉得自己想要创造出来的效果似乎已经出来了。虽然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竟然来得这么早,但是既然来了,那么他就会抓会利用。

    随缘很清楚,接下来的攻擂者恐怕才是自己要面对的真正强大的对手。也是,自己真正希望遇到的对手。

    “轰~”

    一道低微的火焰燃起之声,于漫天的“下一个!”中悄然响起。这一道火焰燃起之声的出现并没有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很快,喧闹的全场却仿佛触碰到了某一个开关,迅速安静了下来。

    是的,的确是触碰到了那个开关。因为那个开关,就是那“下一个”的出现。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半座由火焰形成的拱桥于空临学院代表团所在的休息区为起点,连接向战斗平台。

    之所以说是半座,是因为这火焰拱桥延伸的尽头正好停止于战斗平台的边缘上方。跨越整整两百米的距离,正好断于至高点,没有任何下垂的趋势。

    这火焰拱桥显得极其诡异,不同于四大常见火属性。它和灵火属性的亮红色火焰基本一致,而唯一的区别,就是它拥有一层薄薄的灰色外焰。

    这一诡异的火焰,在场却是没多少人感到陌生。就连今年刚刚入院的天临学院新生,都在今年上半年的六大院联合公会战全区直播中见到过这一灰红火焰。

    而上一届六大院联合公会战,也就是这灰红色的火焰,以无敌之势横扫碾压了天临学院的一支参赛队伍。一人,灭了一队。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多去年曾经亲眼目睹那一战的二,三年级天临学院学员皆是不禁露出了沉重之色,都不禁回想起了那一日,那一份不想回想起的无奈。。。与弱者的自卑。

    此刻,一名身着宛如贵族礼服的空临学院院服的男生已经走到了断桥的边缘。以一副淡漠的表情,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位于战斗平台中央的随缘。

    去年,他是空临学员的二年级学员,今年,已是成为学院中顶梁柱的三年级老生。在天骄辈出的空临学院之中,他的名声并不响亮。就如同他的火焰披着一层灰色的外衣,掩盖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现在,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当他褪去那一层掩盖住自己光芒的外衣之时,那么他的对手,必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就像战场上的利剑,出鞘,必将饮血。

    去年的六大院联合公会战上,随缘和他的“随心”公会并没有出过场。所以对于随缘这个最近突然蹦出来而且实力还不一般的家伙,有许多现在已经升入三年级的天骄是有些感兴趣的。

    他是天临学院之中的特例,还是天临学院露出的隐藏了许久的第一颗獠牙?哈,不过不管是哪一个。处理的方法都是一样的,站起来了,那么打到重新趴下去就好。

    感兴趣,是因为在一群虐得都不想再虐的废物中突然出现了反抗的迹象,这着实会引起人的征服欲。毕竟会反抗,才不会无聊。

    就这么俯视着随缘,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似乎并没有跃下开战的意思。仿佛在进行着一种战前审视,审视对方有没有资格与自己一战。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骤然响彻全场的呼唤:“下来啊傻逼!”

    “。。。。。。”

    听得随缘的这一声呼唤,全场皆静。只是静得有些诡异,因为有太多人都在憋着笑意。

    反观那名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原本就打算这么继续俯视随缘一会儿,给随缘制造越来越大的心理压力的他现在是肯定不会下去的了。下去就成傻逼了。。。等等,这好像和下去不下去并没有关系。那家伙就是在骂自己傻逼啊!

    原本淡漠的眼神瞬间变冷,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直接回道:“这就是你的礼仪教养吗?”

    “切,礼仪教养?你这副故意装逼的姿态就有礼仪教养吗?”随缘冷笑秒答道。

    “你!。。。”

    “唉!你也别你了,我就直接问了!你是不是不服?”

    卧槽!不服?我呸!

    听到随缘这么一问,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直接在心里骂人了。什么叫是不是不服?这话怎么说的跟自己已经输了一样。有什么不服?自己有什么好不服的?

    下一刻,随缘的下一句又直接蹦出来了:“不服你来打我啊!”

    “我!。。。”

    紧接着,没有再多说什么。那名空临学院的攻擂者直接一跃而下,打人去了。

    与此同时,观众席的某一处。一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子一脸没好气地扭头瞪着坐在自己左边的丈夫,说道:“礼仪教养礼仪教养!被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样说,丢不丢人呐?子不教父之过,等会儿回去你看着办!”

    听得自己的妻子这么说,那名看上去和随缘有些四五分像,主要是那一份气质简直如出一辙的中年男子毫不在意地笑道:“媳妇儿啊,这有什么不好的。咱儿子这叫真性情,多惹人喜欢。”

    下一刻,一名坐在那名女子右侧第二个座位上的身着蓝白相间华贵服饰的俊朗男子颇为感慨的附和道:“是啊,太他妈惹人喜欢了。”

    听到这一声感慨,那名和随缘有着四五分像的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更盛,旋即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嘿,你女儿那叫有眼光。从小就看上我家儿,天生慧眼啊。”

    那名身着蓝白相间华贵服饰的俊朗男子闻言后仰天长叹了一声,没有答话。不过他的左侧,一名和那名女子相邻而坐,同样身着蓝白服饰的年轻女子此刻则是轻笑了一声,把话题重新拉回了正轨:“缘儿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亲家,你和你女儿的眼光一样好。”那名和随缘四五分像的中年男子直接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啪。”

    一巴掌啪掉了自己丈夫伸到自己面前的右手,而那只右手也顺势落到了自己的左腿上。下一刻,那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子直接扭头瞪向了自己那满脸无辜的丈夫。

    “是你拍的,不能怪我。”

    “那你捏什么?”

    “捏什么?捏大腿啊。”

    “你!。。。”

    “唉!你是不是要问我是不是忘了规矩?现在我来问你,你是不是不服?”

    “。。。”

    “不服你来打我。”

    “啪!”

    “啊。”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