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退院
    其他五大院的学院高层们并没有猜错,不过只是猜对了一般。赵诺水的背后的确存在着一个大势力,但是随缘却没有。随缘他只是和他的未婚妻一样,双方的家长都比较厉害罢了。不过,只要实力强大,就算是个体,能够做到的事情也不一定会比一个势力少。

    此刻,在全场目光的交汇下,包裹着随缘的那个冰蓝色水晶冰球表面瞬间出现了一道道极其规整的裂纹。旋即整个冰球瞬间破散,化为了无数冰屑飘散于空。美丽动人,无声无息。

    “噢~爽~!”从冰球中出来之后,舒展了一下身体的随缘不由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

    只见此刻的随缘手上,脸上那些狰狞的烫伤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皮肤还呈现出一种白玉般的温润白亮光泽。这可以说是千药冰凝液的附赠效果了,而随缘的未婚妻把这东西当成沐浴露用也就是这个原因。

    之前吕铭光只为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进行治疗,既是因为必要,也是因为如果他亲自出手为随缘治好伤势的话,那实在是有失公允,也容易引起某些人的针对口舌。

    争名额各凭本事,战斗时各凭本事,所以战后的恢复也应是各凭本事。像随缘这种向场外求药的行为似乎不合规矩,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他是向他的“媳妇”求药,而且还把药成为“沐浴露”。这样一来,完全有可能是因为这千药冰凝液虽然是疗伤之物,但是实际却是作为沐浴露,需要被天天使用的它自然是放在需要天天使用它的人身上方便。

    这完全可能是因为这千药冰凝液本就是随缘的东西,不过因为他把这东西送给他的媳妇当沐浴露用,才没有带在自己身上罢了。而且既然都是那种关系了,那么再说什么向场外其他人寻求帮助,这就是钻牛角尖强行搞事了,反而会惹得众人不喜。

    所以一部分想要借此做些文章的人也只好打消了这一念头,而且说真的,就算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自己,那也想想那名拥有一整瓶千药冰凝液的天临学院学员背后的势力会怎么看。谁知道他背后势力之中的存在现在在不在这里,万一现在去针对他惹得他的背后靠山不快,那么绝对不会有人帮自己撑腰。这种作死的行为,傻子才会去做。

    此刻,原本一些想要把随缘打下台的攻擂者不禁陷入了沉思。他们没有那番见识,认不出随缘使用的那个东西是千药冰凝液。但是他们看得到随缘使用的那东西效果绝对够好,现在看随缘那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感觉比之前刚刚上台时还要精猛。

    而且昨天六大院联谊之上的战斗再加上刚刚这一场战斗,他们就算不愿意承认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那家伙完全就是个比玄临还疯狂的疯子,不仅有实力,更具有那种敢于以伤换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魄力。和这样的人战斗,除非能够绝对碾压,那么要么就是被打得很惨的战败,要么就是被打得很惨的惨胜。

    他们今天来天临学院,是为了在区主大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给自己学院长脸的。而不是什么正经的比赛,要拼尽一切去获得胜利。而且哪怕就算是正经的比赛,大部分人也绝对不希望自己会面对那样的对手。毕竟受伤了,那疼的可是自己,那痛的也是实实在在的,哪怕之后会受到很好的医疗,受伤时痛苦的过程也依然不会得到治愈。

    再加上之前那一战,那两人洗开水澡洗成的惨样,更是在无形间给其他攻擂者产生了许多额外的心理压力。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作为第一名上台攻擂者,他虽然被烫的挺惨的,但却好在他事先没有任何预警,也就同样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这种“后来者的心理压力”,所产生的震慑力往往都是十分巨大的。而且珍爱保护自己,这也是大部分人共同的想法。虽然在受伤之后,人们能够坚强地忍受。但是如果没有自残倾向的话,谁会乐意没事找伤受呢?

    此刻,位于战斗平台之上的随缘显得毫不急躁地盘坐于地,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不慌不忙地吸收补充着元力。一般情况下的战后恢复都是争分夺秒,能多恢复一丝元力是一丝。像随缘这样大摇大摆不慌不忙的,是让不少人看得不禁失笑,也让一些人看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原本灵临学院是选择坐山观虎斗的,但是随缘的那一瓶千药冰凝液,是让灵临学院院长心中的那一份压抑着的因为赵诺水而出现的嫉妒与恐慌彻底爆发。他现在急需要胜利,急需要在区主大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需要踩着天临学院赢得漂亮的大胜!

    可是灵临学院院长之前的那一番作为,让灵临学院代表团之中的气氛到现在仍处于一种诡异之中。大部分灵临学院的精锐学员都显得心不在焉,他们不是瞎子,比起灵临学院的院长,他们更清楚他们那位被开除的同学是位怎么样的人。可是。。。

    “下一场,我们灵临上。”

    突然,于一片寂静之中,灵临学院院长显得有些阴沉与歇斯底里的命令传入了灵临学院代表团中的每一名精锐学员耳中。

    听得灵临学院院长这一道突然下达的指令,众灵临学院精锐学员皆是面露迟疑之色,一时之间没有出现一个应答声。

    “我说,下一场我们上。”

    “。。。”

    “什么意思。”顿了一下之后,灵临学院院长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威压,回荡镇压于灵临代表团所在的休息区之中,震慑每一名灵临学院精锐学员。紧接着,他直接爆发出了一声怒斥:“都听不懂人话吗?猪啊?!”

    这一次,回答他的还是一片沉默,更加死寂的沉默。

    “好,很好。”

    下一刻,看着一片沉默的灵学院精锐学员,灵临学院院长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笑着站起了身子,他径直走到了一名身材火辣的女学员身前,并且一把把她拉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都对她有意思。谁赢了,今晚她就归谁。”

    听得灵临学院院长的这一句话,那名被拉起来的女灵临学院学员不由难以置信与愤怒地喊道:“院长!”

    然而还未等她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灵临学院院长那抓着她手腕的力道突然加强,令的她直接发出了一道闷哼,瞬间疼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还没人上?既然都没人要她的话,那么她今晚就归我了。”

    “院长。”

    就在这时,一名男生突然起身开口,吸引了灵临学院院长的注意。

    “噢?你要上?”

    面对灵临学院院长的询问,那名男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了灵临学院院长的身前,把那名灵临学院女学员强行拉出了灵临学院院长的掌控。

    对于这一点,灵临学院的院长眉头不由微皱了一下。不过考虑到那名男生要为他灵临学院而战,就先忍住了,没有立即发作。

    然而下一刻,那名男生对那名那名女学员说出的一句话却令灵临学院的院长双目瞬间瞪大。

    “我要退院,你一起吗?”

    听得那名男生的询问,那名身材火辣的灵临学院女学员不由愣了一下。但在反应过来之后,她突然露出了一抹极其欣赏与爽快的笑容,用力地点了一下脑袋表示同意。

    见到那名女学员同意,那名男生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欣喜之意,而是神色凝重地转头看向了灵临学院的院长,语气认真地说道:“院长,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院长。我之所以加入灵临学院,是因为我的父亲就毕业于灵临学院。在父亲的口中,灵临学院是一片令我心驰神往的圣地。”

    “可是当我入院之后,我发现我身处的灵临学院和我父亲口中的灵临学院相差甚远。之后我才知道,这是因为两任院长的差距所致。”

    “我没当过院长,也不好评论什么。但是我知道一个道理。”

    “做事之前,先学好做人。”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