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十九章:战术迷惑
    人人都看得出来,随缘此刻的处境并不是很妙,众多天临学院的学员都不禁为随缘揪起了心。但是,身处其中的随缘本人却是显得不怎么惊慌。

    下一刻,原本被变化的重力压的双腿微微出现弯曲的随缘缓缓重新站直。似乎是因为重力的影响,随缘动作却十分缓慢,但也十分坚定地抬起了右腿。也似乎是因为重力的影响,随缘将大腿抬至水平面之时,整条右腿于瞬间像是一道雷霆般迅猛跺下。

    “轰!”

    巨大的声势,随着随缘这一脚的落下骤然响起。只见那片被压抑的亮红色火海仿佛突然间拥有了灵性,并且还是进入了一种兴奋状态。每一簇火苗都从不到半米的高度窜升至一米,并发出猛烈的熊熊燃烧之声。

    明亮的灵火火海兴奋升腾,转瞬之间便将局势直接扭转。亮红色的火海迅速扩展,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势头向那片暗沉的墨蓝色水域发起了反攻。

    见到这一幕,其他五大院的代表团中有一小部分人皆是面露凝色。他们也都是灵火属性的学员,也同样是掌握了场域的天骄。但是这场域,也同样有着优劣之分。此刻场上的那一片灵火场域。。。在他们看来真的是有些凶残了。

    是的,凶残。

    凶残这个词,和灵火的形象似乎并沾不上什么边。其实灵火属性拥有一个戏称,那就是“绅士的属性”。灵火属性之人战斗时的样子堪称优雅,能够把战斗演绎为艺术。

    但是火,无论是什么性质,它都是火,是最猛,最烈,最具有攻击性的属性!

    哪怕是被誉为四大常见火属性之中最温文尔雅的灵火属性,它也依旧是火,依旧带着火属性共同的特点。火焰不熄,攻势不止。

    随缘他自身作为一名灵火使却能够和对手近身肉搏,那么他的场域也同样能够不走寻常路。每个人都是有各自不同的特点的,哪怕是灵火的场域,每一名灵火属性之人的场域也同样存在着各种差异。

    灵火的场域主要是作为一个巨大的能量源,就像是在一片沙滩上玩沙,使场域的主人能够动用足够的灵火去创造够多,够大的东西。至于实际的正面作战能力并没有多少。

    然而此刻随缘所展现出的灵火场域,却是充满了一副进攻性。此刻那片亮红色火海直接焚烧那片墨蓝色水域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只是用场域去直接进行进攻?先不论效果怎么样,这绝对就是一种奢侈的浪费行为。

    灵火的场域和施展者自身的元力息息相关,场域中的灵火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用一份就一份,并不会出现消耗后就可以立刻进行补充的。当然了,强大的灵火属性之人或许能够通过各自的方法弥补这一缺陷。但是对于随缘这种层次的灵火使来说,这灵火场域就是个一次性的元素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元素使的元力真的经不起那消耗。

    灵火使能够凭元素使的修为施展出灵火场域就已经是件足够了不起的事情了,可是要真正运用的话,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其他五大院代表团之中的能够施展出场域的灵火使对于自己的场域运用都是各种精打细算,绝不会浪费一丁点的元力。所以在他们看来,随缘这种运用场域的方法真是足够奔放。他这样玩也不怕最后自己把自己给浪死了。

    不过,其他灵火使的看法随缘并不知道。而且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下一刻,随缘又做出了一个出乎众人意料的举动。他直接迈步发动了冲锋,径直冲进了那一片暗沉的墨蓝色水域之中。

    随缘的这一做法让许多人都感到一头雾水,就连隐匿于玄水之域中的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也没看懂随缘是怎么想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是十分乐意看到这一情况的。原本他的目的就是慢慢淹过去,哪怕过程再慢,也要让随缘进入自己的玄水之域中。结果现在随缘是直接自己送上门了,那么不管随缘要使什么花招,他都有那自信将随缘拿下!

    随着随缘只身冲入玄水之域后,那一片原本风平浪静的墨蓝色水域突然出现一圈圈极具规则性的涟漪,这是由突然再度增强的重力所导致的情况。

    进入这一片玄水之域,随缘的第一感觉就是宛如深陷泥沼,举步维艰。而且也就在这一刻,一对泛着森白寒光形若虎牙的匕首悄无声息地突然从随缘的左侧出现,左匕划向随缘的咽喉,右匕捅向随缘的后腰。

    在随缘进入玄水之域的第一时间,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便直接出手了。虽说他似乎应该更加耐心地进行等待,等待随缘放松警惕之后再突然出手。但是事实却是他在此刻的第一时间出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等待或许有用,但是这有一个隐形的弊端,那就是会给随缘的身体一段适应时间。在随缘刚刚进入玄水之域,刚刚承受到变化巨大的重力身体没有进入适应状态的时候出手,才是机会最大的。

    就好比长时间处于暗处,适应了昏暗环境后突然遭到了强光照射会出现短暂性的失明一样。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就是要利用随缘刚刚承受到这骤然加大的重力,身体没有缓过来的这段短暂时间,赢得这场切磋的胜利!

    “砰!”

    下一刻,预想之中的匕首入肉之声并没有出现,而且响起了一道沉闷的撞击之声。

    随着这一撞击声响起,在场的众多观众都见到一道身影凭空出现于随缘的左侧。但是却是身形踉跄地倒退了四步,眼力好的甚至都能看见两道细细的飘洒于空中的血流,鼻血。

    龇牙咧嘴地抹了下流出来的两道鼻血,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露出了一抹略显狰狞的笑容笑道:“真没看出来啊,你把我都给演进去了。”

    是的,他被随缘骗了。之前在随缘第一次受到了玄水之域的重力影响而出现了微微屈膝的一幕,被那名玄临学院的攻擂者清晰地捕捉到了。虽然这只是一个微小的细节,但是却被他视为足以决出胜负的关键。但是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屈膝竟然是随缘装出来的。

    刚刚的那一拳,那样的力道与反应速度。绝对不是一个受到突然变化的重力影响之人而能够做出的反应。玄水之域中的重力变化,竟然对随缘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哈哈,这叫战术迷惑。”

    面对那名玄临学院蕴含着嘲讽意味的“赞叹”,随缘只是坦然地笑着回了这么一句。说着,随缘还甩了甩刚刚击中那名玄临学院攻擂者的鼻梁的右手,继续补充道:“我也没看出来,你这鼻梁骨能有这么硬。”

    “看,都发红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