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十二章 暴殄天物
    疼,依然疼。但是却疼的完全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而且右臂一阵温暖酥痒,疼痛感还在不断减轻。试着活动了一下右臂,那名“诺言”公会会员不由愣住了。

    缓过神来之后,他看到了身旁的赵诺水和宙空,也看到不远处的那名灵临学院学员。想起了昏迷前的情况,再结合下现在的情况,他顿时明白自己被救了,自己。。。也输了。

    “噗通!”

    这时,一道双膝跪地声引起了那名“诺言”公会会员的注意。闻声望去,一名双眼泛红面容激动的中年男子出现于他的视线之中。见到这一名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中年男子,他不禁喊道:“爹?”

    颤抖着双唇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明明被折断了胳膊但是现在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的儿子,那名中年男子不顾形象地手脚并用起身并直接奔向了自己的儿子。

    跑到了自己儿子身边,那名中年男子颤抖地把手伸向了那名“诺言”公会会员的右臂,但是再下一刻,他又硬生生地止住了,只是关心无比地问道:“没事?没事?”

    “没事。爹,我现在连疼都不疼了。”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是实话,那名“诺言”公会会员还特意抬起了右臂挥出了几拳。

    看着这出拳所带着的力道,那名中年男子这才敢伸手抓出了自己儿子的右臂仔细检查了起来。再震惊而惊喜的确认自己儿子的右臂真的没有任何情况之后,他直接转身向赵诺水郑重地鞠了一躬,真诚地感谢道:“小姑娘,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我。。。刚刚那颗救我儿子的丹药要多少钱?我一定还你!”

    不过,面对那名中年男子的谢意以及提出要还钱的说法。赵诺水却是十分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回道:“大叔,你言重了。你的儿子是我公会的人,是我让公会的大家上台挑战的。出了事情,自然该由我这个会长来负第一责任。为他治伤是我应该做的,不需要什么报答。”

    “可。。。”

    赵诺水没有说,但是那名中年男子又怎么能看不出:那颗短短十秒就能让断臂复原的丹药绝对是价值不菲,虽说不会昂贵到那种价值连城的程度,但对于他这种普通公民来说可绝对是一个不小的负担。然而这样昂贵的丹药,这小姑娘竟然说用就用了,不带丝毫的含糊,而且还不用偿还。

    最终,那名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口气,将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看来自己的儿子真的是在学院中遇上了贵人啊。好,好啊。哪怕这只是运气,他也真的替自己的儿子感到高兴。

    “抱歉了,让你遭遇到了那种痛苦。那。。。一定很疼吧。”

    下一刻,赵诺水那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一句,他是向那名“诺言”公会会员说的。

    那名“诺言”公会会员在闻言之后沉默了一秒,旋即开口认真地回答道:“很疼,但是我不后悔!也完全没有怪会长!。。。倒是我,我给“诺言”丢人了。”

    听得那名“诺言”公会会员的回答,赵诺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欣慰笑容。没有说什么,赵诺水只是向那名“诺言”公会会员轻轻地摇了摇脑袋,表示他给“诺言”丢人一事并不存在。

    沉默地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赵诺水的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扩音仪器。环顾了一圈围在战斗平台的数万名“诺言”公会会员,赵诺水简单地说出了一个数字。

    “九十九。”

    “刚刚的丹药,我只剩下九十九颗,所以我们只有最后九十九次机会。我今天可以把这一百颗丹药全部用完,但是我不希望把剩下的九十九颗丹药,过多的用在同一个目标上。”

    赵诺水说着“同一个目标”的时候,目光是直视向那名灵临学院学员的。而众多“诺言”公会会员也全部听懂了他们的会长女神所表达的意思:他们,需要尽可能效率地。。。把灵临的那个家伙给轮掉了。

    此刻,原本还心怀一些娱乐玩闹心疼的众“诺言”公会会员全部严肃了起来。现在的确是需要好好斟酌下一个攻擂者了,每个人,都需要有自知之明。现在的机会,虽然不愿放弃,但是的确是该让给更有实力的同伴。

    而就在下一刻,一道身影于一片沉默中跃上了战斗平台。一阵爽朗而洒脱的笑声也随之响起:“会长,学弟学妹们。这一场就让我来吧!”

    见到了这一自告奋勇登场之人,赵诺水和周围的众多“诺言”公会会员皆是没有反驳什么,纷纷给予了认可与支持。

    此人正是如今“诺言”公会年龄最大的会员,唯一一名二年级老生:烈天夏。可以说这个时候,他的确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了。

    随着烈天夏的登台,也就意味着下一轮擂台战即将开始。于此,赵诺水,宙空,和那父子俩二人皆是离开了战斗平台。将这一片战场留给需要使用它的人。

    天临学院这边,因为赵诺水的效果惊人的丹药直接治好了那名“诺言”公会会员,以及口中的那剩下的九十九颗丹药。从而重新变得理性了起来。

    但是在场的其他五大院代表团此刻却是完全相反,这这么可能理性的起来?那样的丹药。。。天临学院的那名小丫头竟然说她有一百颗那样的丹药!

    大部分人都恐怕都只会认为那种丹药治疗肉身的伤势效果显著,价格不菲。但是其他五大院的院长,以及跟过来的学院高层哪个不是见多识广之辈?治疗肉身伤势的丹药,哪怕再好,它还会让服用者身绽霞光,哪怕只是多余的流露出的丹药气息,都让他们这些王级强者都感到舒坦?

    而且众所周知,药效哪怕再好,那也得吸收的了才有用。一名元素使而已,那种身体素质就算动用了上好的疗伤丹药那也是慢慢见效。所以高等级的药物用在低修为之人身上完全就是浪费,因为那药效根本不是低修为之人能够吸收的了的。强行吸收的话上好的疗伤药就是变为最致命的毒药,让人直接爆体而亡,所以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会自动控制吸收的速度。

    用了上好的丹药要躺上十天半个月才会好,用了适合伤者修为的丹药也照样要躺个十天半个月才会好。所以高等级的上好丹药是绝对不会用在低修为之人身上的。

    但是现在。。。那个丹药竟然能够让一名元素使迅速的断骨复原,并且还没有任何后遗症。那就只是说明一点,那个神秘的丹药,其等次恐怕要高到连他们这些王级强者都会眼馋。也只能那种等次甚至更加高级的丹药,才能够做到如此不合常理的事情。

    然而这样的丹药竟然被天临学院的那个败家小丫头用在了一名元素使身上,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而且!。。。而且她还说那样的丹药她还剩下足足九十九颗!

    哈哈!。。。还剩下九十九颗。。。九十九颗!那样的丹药,恐怕他们把整个学院的医药类存库翻个遍都凑不够一个零头。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