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十一章 轮了他
    得到了众多天临学院学员的许可,赵诺水的声音便再一次响彻全场。没有什么热血激昂的鼓舞之语,赵诺水只是在全体“诺言”公会会员的注视下伸手直指那名位于战斗平台上的灵临学院学员,说出了简短的三个字。

    “轮了他。”

    这三个字从赵诺水的口中蹦出,不免让人觉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当着大庭广众的。。。就连男孩都未必有这个脸皮当众喊出这颇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三个字。结果赵诺水,一位那么漂亮的“女孩”却竟然。。。

    但是不得不说,赵诺水这短短的三个字就让全场原本压抑的众天临学院学员瞬间感到放松了不少。心中让他们变得沉默的那一份压力与怒火宛如被清流轻抚,得到了平息。

    下一刻,平静代替了沉重的沉默。随后,一道道再次响起的助威呐喊迅速连成了一片,之前的那番无脑的震天加油声再度重现,并形成了一股比之前更加强大的无形压迫力,笼罩向了其他五大院。

    这里是天临学院,这里,是他们的主场!

    由于其他同学和前辈们不会来抢攻擂名额了,所以数万名“诺言”公会会员便开始源源不断地陆续从观众席跃入战斗区域,占据了战斗区域中出了战斗平台外的所有位置。

    这一刻,就算那名灵临学院的擂主再傻也看得懂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也正是因为看懂了,所以他才不禁产生了一股。。。尿意。

    吗的,自己这是要被数万人给轮了啊。。。

    之前院长给自己下的死命令,是:最起码解决掉十个。也就是说没有上限。这一点他其实相当乐意接受,如果只让他打十个他还嫌少呢。但是,这都是建立在正常情况下的。

    什么是正常情况?

    对于他来说,没有被数万人这样赤果果地包围着,那就是正常情况。

    如果他只是一个人立于战斗平台之上,周围所有人都是在观众席之上,在围观着他。挑战自己的对手只有抢到第一才能上台和自己一战。那么他根本不会有多大的心理压力。

    而现在这样,情况还是那么个情况,都是在围观着他,都是只有抢到了第一的人才能上台一战。只是位置换了一下而已。但是也就是这个而已,对他所造成的心理压力绝对是巨大的。

    你们。。。你们看就看嘛,离得这么近是要干什么嘛?

    他一个人站在台上,然后数万人虎视眈眈双目尽显垂涎之色就这么近距离地围在台边盯着他。真的。。。他是真的怕。

    他从院服可以看得出,这一大片似乎都是天临学院的新生。自己堂堂灵临学院三年级的精锐老生,要是最终败在天临学院的新生手里那绝对是莫大的耻辱。面对一群新生,别说是十个了!。。。十一个都能打!

    啊。。。好想直接认输算了。因为自己如果不尽早认输的话,恐怕真要被活活轮死。是认输,有个体面的样子的下台?还是奋力死战,最后在全场那么多人的面前被活生生的轮到失去最后一丝力气。。。那未免也太羞耻了!

    啊!这他妈怎么选?

    。。。

    绝望。。。

    “冲啊!”

    “上啊!”

    “轮了他!”

    什么?。。。已经开始了吗?第一名挑战者已经上来了吗。。。

    要不,干脆就打满十场然后认输吧。可是这样的话其他人会怎么看?了解自己的人会怎么看?院长他又会怎么看?会不会被看成故意避战怯战?

    但是要继续打下去的话,那不就正好着了天临学院的道了吗?他们可是明摆着要轮死自己来的。自己果断认输说不定可以当众狠狠地打他们的脸,让他们计划落空。

    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刻,位于战斗平台上的那名灵临学院的学员向灵临学院的院长投去了求助的目光。然后,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来自灵临学院院长的“救助”。

    “怕什么?就照我之前说的做,上来一个弄残一个就好了。你把他们当成什么了?都只是一群小屁孩,你这个弄断胳膊那个弄断腿。到时候你看看还有几个敢继续上台的。”

    听得灵临学院院长的这一番话,那名灵临学院的学员宛如一名溺水者瞬间抓出了救命稻草,而且这救命稻草还多到让他成功的脱离了水面。

    是啊!自己刚才真的是被吓到了,导致吓得连这么浅显易见的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对面都是一群新生,都是没经历过什么磨砺和风浪的温室里的娇柔花骨朵。别说是断胳膊断腿了,恐怕他们大多连骨折的痛都没体会过。

    到时候看着同伴被弄残时的痛不欲生的模样,听着那连认输都喊不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嚎。那么他们肯定连上场的勇气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只留下对自己的恐惧。

    想到了这些,那名灵临学院学员的脸色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残忍的冷笑。既然你们天临学院送给自己那么多肉,那么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

    五十多秒之后,在一片助威加油声中,一道惨绝人寰的痛苦惨叫于战斗平台之上骤然响起。这一刻,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停滞了一瞬。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第一名上台的“诺言”公会会员被粗鲁地甩在了地上,一条右臂以一个触目惊心的姿势静静地躺在战斗平台的地面上。哪怕周围的众多“诺言”公会会员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也都能看得出这绝对不是正常右臂可以摆出的姿势。

    也就是在这一刻,观众席中的某一处突然爆发出了一道悲痛的怒吼:“啊!!!你们都给我滚开!儿子!那是我的儿子!卧槽!卧槽!”

    周围的防护罩瞬间接触,宙空瞬间出现于躺在地上痛到直接昏迷的那名“诺言”公会会员身旁。然而与此同时,又一道身影飞一般地从台下蹿了上来。

    “院长,请交给我来!”

    “不行!你赶!。。。”

    “请交给我来!”

    “。。。”

    “请让我来。”

    “。。。你来。”

    得到了宙空的首肯,赶到这里的赵诺水二话不说地直接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粒丹药塞入了那名昏迷不醒的“诺言”公会会员口中,并且直接把他那扭曲的胳膊复原为了正常的姿态。

    见到这一幕,在场不少懂医的人员皆是不由惊呼。然而还未等他们开口大骂,在场所有人便看见道道青白色的无暇光芒从那名“诺言”公会会员的身上绽放。

    十秒之后,光芒收敛,那名原本昏迷不醒的“诺言”公会会员突然睁开了双眼,并且条件反射般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卧槽啊!疼!特。。。嗯。嗯?”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