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五秒内
    然而,这一对李独步来说堪称残酷的事实,却并没有被李独步所知晓。Δ看Δ书Δ阁. kanshu.la也不知道这该说他的不幸还是他的幸运。不知道自己会被柔然玉璃完美克制,李独步他的自信心仍然会一如既往的膨胀。而这一份自信,也能保证他能够施展出百分百的实力。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无知是福。

    此刻,李独步已经登上了战斗平台,和柔然玉璃遥遥相对。似乎是为了显得不以大欺小,又似乎是为了在大庭广众下展现出自己以及空临学院的风度。李独步在距柔然玉璃千米之外的距离便直接抬手,示意切磋可以开始了。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许许多多人皆不禁面露惊讶之色。特别是众多不清楚具体情况的天临学院学员家长们,他们并不知道,而且现在也感应不出柔然玉璃只是一名三阶元素使,是一名刚刚觉醒不到二十天的新生。他们看到的只有柔然玉璃手上的那把超巨型长弓。以及明知对手是弓箭手,却主动选择保持足够远的距离开始切磋,充分显示出自信从容的李独步。

    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让原本心情一片激昂的众天临学院学员家长宛如被冷水淋头一般,瞬间冷静清醒了不少,有种梦被现实打破的悲凉感。

    是啊。。。那是空临学院,如今他们天临区名副其实的第一学院。想要以一院之力对抗五大院,果然是太过痴心妄想了。这哪怕只是面对一家空临。。。

    “嗡~!”

    突然,就在李独步抬手示意切磋可以开始的下一刻。一道悦耳甚至可以说是能够听出优雅的弦鸣骤然响起。

    “轰~!”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和一个半圆形的狂暴绞割空间便瞬间笼罩了李独步。

    这。。。

    是什么情况?

    这一刻,别说是刚刚回过神的众多天临学院学员家长了。就连其他五大院代表团之中的众人在见到这一幕后也是齐齐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一处骇人的半圆形空间。

    说实话,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身为当事人的李独步也是真正的懵逼了。这他妈有没有搞错?这可不是百米,而是千米多的距离啊!能够攻击千米之外目标的能力他不是没见过,但是肯定没再一名新生身上见过。

    而且能够攻击到,和现在这样也是有着巨大差别的。能够打到就算了,但是这攻击来得这么快,威力还这么猛。这可就真的不好玩了,一点都不好玩了!

    如果有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那么李独步他就算被打死也肯定不会做出这一装逼的选择。千米的距离,自己打不到对方,但是对方却能够攻击到自己。而且还不是那种毫无威胁的攻击,是集聚快准狠能够对自己产生巨大威胁的要命攻势。

    这一下装逼可真是装大了,李独步原本的想法是凭借自己灵敏飘逸的步伐,一根根地躲过柔然玉璃射过来的擦身而过的箭矢。然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柔然玉璃的箭射不到自己的前提之上的。

    而且千米多的距离,别说是要躲避箭矢,哪怕没有任何骚扰,都够李独步跑上一段时间的了。结果现在倒好,跑都不用跑了,直接在千米外被对方一箭正中靶心了。

    相比于李独步瞬间崩溃的心境,柔然玉璃则是显得一片淡然。她对于李独步是没有半点的同情,明知自己是一名弓箭手,他还做出了那样的选择。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就要承担选择错误了的代价。

    不得不说,老师给自己定制的晨练项目在现在可以说是充分体现了它的价值。此刻在柔然玉璃的眼里,李独步简直连一个移动靶都不如。

    第一箭命中之后,柔然玉璃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射出了第二箭。随即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一箭比一箭衔接迅速,一箭比一箭威力更猛。

    不到五秒,短短不到五秒的时间。柔然玉璃连续射出的五箭仿佛产生了一种叠加的效果。形成了一个半径足有十米有着无数道淡银色流光飞快流转的半圆形空间。远远看去那根本不像是一个拥有着恐怖杀伤力的生命禁区,而像是一件精致华丽的高级艺术品。

    只不过,有一个原因,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无视了这“艺术品”的魅力,不禁在这阳光明媚的午后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之感。

    因为在这偌大的中央大广场战斗平台之上,众人都只看了柔然玉璃这一道身影。。。

    一道身影,一个不停疯狂运转着的狂暴空间。没有任何激斗的场景,只有一片寂静,显得有些冰冷的战斗平台。

    一掌拍散了笼罩着李独步的淡银色狂暴空间,王拔带着些许怒气的严肃喝声响彻全场:“小丫头,你未免也太过心狠手辣了!你真想把他置于死地不成?!”

    面对王拔那气势凌人的质问,柔然玉璃丝毫不为所动,淡然一笑回道:“我不想杀他,我只想赢。”

    “那你完全可以给他认输的机会!”

    “我给他认输的机会,他会认输吗?还是说,你这是代替他认输了吗?”

    听得柔然玉璃的这一反问,王拔顿时语塞了。说实话,他当然不可能,也肯定不想代替李独步认输。因为他认为李独步根本不会输。可是。。。他承认,在看到天空中的那块淡银色阵图,从而想到了昨天那如同银色瀑布般下落的箭雨之后。他是真的担忧起了李独步的生命安全。

    连命都保不住了,那还谈什么胜利?

    其实在王拔出手影响到了双方比赛的那一刻起,李独步就已经输了。就算李独步他在能够在柔然玉璃的攻势之下毫发不损,王拔的出手就已经让他输了。

    如果是在空临学院之内,王拔肯定不会容忍一个小丫头如此挑衅自己的威严。可是这里不是他的空临学院,而是天临学院。而且还有着无数天临学院学员的家长,以及三十二区督和区主大人。在这样的诚下,王拔就算再怎么自负也分得清轻重。如果要进行胡搅蛮缠,那么绝对讨不到半分好处。

    “唉~。。。”

    仰头惆怅地叹了口气后,王拔没有再多说什么,旋即直接抱起了皮开肉绽昏迷不醒的李独步瞬间消失于战斗平台之上。

    最终只留下一句颇为不愿但又无可奈何的妥协回荡于中央大广场之中。

    “我们认输。”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