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父子
    ,更新快,,免费读!

    “不尊重?哪有哪有,我只是开个小玩笑罢了。如果我的话让这位小美人不高兴了,那么我收回前言。”然而在顿了一下之后,那名面带痞气的男孩突然露出了一抹带着挑衅针对意味的笑容,迎着莫尘的目光直视回道:“可是小美人她都没有发话,你突然跳出来干什么?你是谁啊?”

    听得那名面带痞气男孩的意味深长的问话,莫尘的表情不由一愣。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一问题?自己是“诺言”公会的副会长,那么该说是会长的下属?可是这么回答的话,感觉有些不妥。说是会长的同院同学。。。这个回答就和没有回答一样,是最不好的回答。

    莫尘陷入了沉默,他原本只是因为赵诺水被对方出言调戏而感到不能忍受,所以便没想那么多地直接挺身挡在了赵诺水面前。而现在听得对方的问话,莫尘在此刻突然心生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了。。。也许会长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吧。。。

    “他是我的副会长,见到会长被调戏,挺身而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不过就在这一刻,莫尘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悦耳的声音。这道声音真的非常好听,光是听着就能够让人感到舒服。而莫尘在听到了这一句话后,一种别样美妙的滋味瞬间涌上心头。莫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什么,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赵诺水的话,令的那名面带痞气的男孩不由露出一抹不爽之色。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发话,赵诺水便继续补充道:“还有,别想用这种方式转移话题。你们灵临学院的人耍流氓,所以才会被打。这件事,还请灵临学院的各位同学凭着自己的良心进行评判。”

    这一次,那名面带痞气的男孩面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因为赵诺水的话一针见血,直接将他的意图揭穿。而众灵临学院学员闻言之后也是再次露出了那略显难看的表情,因为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他们灵临学院的人干出这种事,他们的脸也自然挂不住,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一番沉默之后,灵临学院那名第一个站出来的发话人终于开口问道:“那么请问,你是这一事件的当事人吗?”

    赵诺水闻言后微微摇了摇脑袋如实回答道:“不是,如果我是当事人的话那么后果可就严重多了。”

    “既然如此,那么还请天临学院的当事同学出来陈述一下具体事实。”

    听得灵临学院那名发话者此言,天临学院的学员们顿时变得更加不爽了。这种像是一直怀疑诺水学妹是说谎的做派的确有些过分了。诺水学妹都实话实说了,对面还要这样墨迹,就是不能爽快的道个歉吗?

    再说了,当事人陈述事实,人家一个女孩子得拉下多大的脸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自己差点被袭胸的事啊?这样为难我们可爱的学妹,自己肯定不能视而不见!

    “这就是事实!是男人就快点认了!”

    “别废话了!道歉!”

    但是,天临学院学员们的呼喊终究无法改变局面。灵临学院那边似乎已是咬定了要当事人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这一事实。在双方各持己见相互争执之下,场面的气氛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紧张,甚至都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然而所幸,就在气氛仿佛达到了一个顶点,双方即将被彻底引爆之时。一道人影声势骇人地从天而降直接砸落于灵临学院队伍的前方,散发出一股强横的威压瞬间令灵临学院的队伍安静了下来;“行了!你们这副样子,成何体统?”

    与此同时,天临学院队伍的前方突然银芒一闪,面色看不出喜怒,之前仿佛在一直看戏的宙空也终是出面。见到了宙空,天临学院的学员们也是缓缓安静了下来。

    见到了宙空,灵临学院的院长点头致意了一下,旋即直接沉声认真地说道:“宙院长,事情我都听到了。依我看来,我还是希望你们天临学院的当事人能够出面陈述一下事实。虽然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如果我灵临学院的学员真的干出了那种混账事情,我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

    然而听得灵临学院院长的提议,一向是给人十分和气好说话的宙空这一次却是一改常态,直接冷哼了一声毫不给面子地回道:“既然你知道这是强人所难,那么还何必提出来。”

    宙空这一态度强硬的回答,显然让灵临学院的院长感到有些意外以及不满。微微皱起了眉头,灵临学院的院长准备再次出言。不过就在这时,又有一道通过扩音仪器传出的声音悄然响起:“老师,没事的。”

    听到这一句,宙空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在轻叹了一口气后,宙空的身形一闪瞬间消失于原地。在下一刻重新出现于原地的时候,宙空的身旁却是多了三道身影。

    见到了这三道身影,灵临学院的队伍瞬间陷入了一片极致的寂静。这一刻,众灵临学院学员突然心生这么一个念想:难道他们灵临的人是对着这三名女孩耍流氓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么那货可真不是个东西!丢人!

    面对前方的灵临学院的队伍,柔然玉璃的面色没有任何波澜,旋即语气淡然地说道:“我就是之前的当事人,事实也的确如之前所说。”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柔然玉璃的心理状况是真的没有任何起伏,仿佛只是简单地陈述了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事实。

    “既然真是如此,那么我作为灵临学院的院长,郑重地向你表示歉意。”说罢,灵临学院的院长竟是直接向柔然玉璃缓缓弯下了腰,鞠躬致歉。

    灵临学院院长的行为,显然让柔然玉璃感到意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柔然玉璃却并没有任何放松之感,反而还感到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的解决。

    果不其然,下一刻,当灵临学院的院长重新站直之后。他的神情悄然产生了一种变化,旋即语气显得有些无奈但严肃地说道:“但是作为父亲,自己的儿子被打伤,我总要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职责。哪怕我那儿子再怎么混账,他终究是我儿子。”

    圣临纪5000年9月1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