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十四章:狠辣
    ,!

    对付灵火使,最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攻击其本人。或者说,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灵火使难缠的地方就在于可以操纵灵火制作出各种东西,战斗方法灵活多变,不可捉摸。可以御火成器,进行远距离大面积攻击,也可以像随缘现在这样召唤出五头火焰巨虎。以多打少。

    但是同样,身为天风使,空临学院的那名张狂男孩也拥有形成以多打少的能力。也就是在这一点上,双方的优势被拉平了。现在看的,就是二人在没有召唤物协作下的单人作战能力了。

    一抹墨绿色的锋芒自下而上地斩向了随缘。那是一柄短剑,秉承了风属性皆有的迅速凌厉,在一瞬之间夺取先机。

    “啪!”

    然而下一刻,一道清脆的合掌声骤然响起。随着这一道合掌声响起,那抹墨绿色的锋芒却是戛然而止,不得再前进分毫。

    空手入白刃!

    这一幕,令的周围的观战学员们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天临学院的学员们助威声震天,而空临学院的学员们则是面色有些难看了。

    因为宙空的原因,他们的助威声被天临学院压制已经让他们很不爽了。而现在,空临学院已经有不少学员看出随缘不简单了,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一场对战以及无法做到他们预料中的那般碾压胜利,就连能不能获胜都不能确认。

    这一次随缘是真的拿出真本事了,所有对随缘熟悉的人都知道。随缘真正恐怖的本领其实是他的近身短打。和一般的战斗起来伤敌不用近身十分潇洒飘逸的灵火使比起来,随缘真正打起来的样子可以用“丑陋”来形容了。但是随缘的这一丑陋的打法,战斗力却是十分凶残的。

    一寸短,一寸险。随缘和那名张狂男孩一个近身短打,一个手持短剑,双方都擅长短距离近战。现在看起来,这两人似乎就是天生的对头一样,处处相似,但又针锋相对。

    短剑被随缘控制住,那名张狂并没有丝毫慌乱。旋即他左手一番,一片墨绿色风刃瞬间凝聚,还未等风刃凝聚成型,便直接一掌轰向了随缘的面门。

    面对那名张狂男孩的的这一章,随缘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对方的反应速度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快,并且战斗技巧也十分娴熟。夺取对方短剑的目的是无法达到了。

    没有多想什么,随缘当机立断。压合着短剑的双手没有松开,而是直接拧身震臂,也是一肘朝着那名张狂男生的面部撞去。这是要以伤换伤。

    随缘的举动让那名张狂男孩十分意外,不过随缘是个狠人,敢以伤换伤。但是他也同样不是个害怕受伤的狠角色。而且现在退也是肯定来不及了,自己要做的,就是比随缘更快!

    “砰!”

    “砰!”

    下一刻,两道撞击声不分先后地同时响起。而随缘和那名张狂的身子也是在同一时间一左一右地飞了出去,最终狠狠地落在地上。

    两人都飞出了十米距离,并且很快便捂着自己刚刚被命中的半边脸站了起来。然而待二人重新站起身来之时,周围观战的六大院学员们皆不禁发出了阵阵惊呼。

    只见场上的两人此刻皆是半边脸流淌着鲜血,显得有些狰狞。见血了,在六大院联谊之上,一般都是点到为止的战斗,像这样如此迅猛凶狠,并且在开场不到一分钟就见血的战斗,有很多学员都是第一次见到。

    两人脸上的鲜血瞬间引得许多女学员发出了害怕的尖叫,就连众多男学员们也都面色有些不忍,这真是看着都觉得疼啊。

    但是随缘和那名张狂男孩却是对脸上的伤势不以为意,反而彼此的双眼中都因为疼痛和鲜血被激发起了更炽烈的战意。

    双眼死盯着随缘,那名张狂男孩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你伤了我这张脸,可知你伤了多少女孩的心?”

    那名张狂男孩的话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出这句话中的冰冷杀意。然而随缘闻言之后却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用一副调笑的语气回道:“我要是毁容了,让我媳妇儿不喜欢了。那我可就真有把你给杀了的心了。”

    听得随缘的这句话,那名张狂男孩脸上的笑意更浓,但也让人感觉更加冰冷。调动元力封锁住伤口止血,那名张狂男孩在下一刻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短剑。随着短剑被他举过头顶,先前被他召唤出的二十五只风狼齐齐身形分解,化为了二十五个墨绿色的风团。二十五个墨绿风团迅速移动,最终汇聚在了一起。

    “呼轰~!”

    墨绿色的风团融汇,挤压。墨绿色的光芒变得愈发耀眼。最终,随着一声响彻全场的狂风呼啸响起,一道约有六米粗的墨绿色龙卷风以一种横扫天下之势震撼出现于所有人面前。

    风能助火势,亦能灭火势。在这道墨绿龙卷风席卷之下,随缘周身方圆百米的亮红火海变得忽盛忽衰,十分不稳定,有一种要被硬生生吹灭的感觉。

    看着骤然出现于场中的墨绿龙卷,憋屈了许久的空临学院学员终于厚积薄发般地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叫喊。那名张狂男孩此刻展现出的手段显然连空临学院的学员也有很多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他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元素技,但光是看这声势就知道,此技绝对不凡!

    同样,之前高喊助威的天临学院学员们也是齐齐面色骤变,助威声顿时消失不见,每一名天临学院学员都为随缘揪起了心。

    在天临学院队伍中的一处,有不少人齐齐转头看向了一名靓丽少女。她是“随心”公会的副会长,是随缘的未婚妻。

    那名少女自然是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但是她并没有向周围的“随心”公会众会员表示什么。因为此刻她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场上,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强女孩,但是此刻她却将双手紧握贴于胸前,向上苍进行最虔诚的祈祷。

    场外的局势随风骤变,而场内的随缘却是依旧挂着那略显懒散的笑容。只是这一刻他脸上的笑容,似乎多了一种孤注一掷的洒脱。

    缓缓呼了口气,随缘的气息在这口气呼尽之时突然发生了改变。他周身忽盛忽衰的百米火海也在悄然间稳定了下来,或者说,是变得像是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

    圣临纪5000年9月1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