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十二章:铺路
    ,!

    如今天临学院的助威声虽然远远不及当年的天临学院那般有着一种征服,震慑人心的魅力。但是这众志成城的助威声,已经足足有十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换做任何一家学院,连续十多年的失败,那恐怕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至少其他五大院的高层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任何事物都会有个底线,连续十多年一直垫底,有败无胜。谁能够承受这样的失败?

    当一件事已经成了一种定律,那么再要改变就会十分困难,甚至是不可能改变,因为改变了,那就不叫定律了。

    是的,一直垫底,一直失败,这或许是成为了定律。定律没办法打破,但是不代表着天临学院会屈服。没有!天临学院从衰弱的那一刻起就从来没有屈服过,甘心过!

    更何况,这定律是出现在他们天临学院自己身上。既然是自己的原因,那么就一定有办法通过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定律?不,只是连续输了十几年而已。不是没有希望,也不是不能努力,更不是不能放手一搏。

    也就是说,不是不能赢!

    宙空的突然出现以及丝毫不顾形象地助威,不仅给了天临学院的学员们很大的动力和鼓舞。并且还让空临学院的助威声顿时弱了下去。

    毕竟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啊,再怎么说宙空也是位老者,并且还是一院之长。和这么一位老人家对吼,的确有点说不过去。但是这可是两院交战,不给自己人加油也同样说不过去。所以说这就很讨厌了,说宙空为老不尊吧,那肯定是不对的,毕竟宙空身为天临学院的院长带头为天临学院助威没什么不对。但是说宙空没问题吧,又总感觉宙空的脸皮太厚,有点以大欺小。

    总之不管怎么说,宙空的这一厚脸皮行为瞬间让双方的声援失衡。天临学院的助威声一浪盖过一浪,而空临学院的学员们脸色则是越来越憋屈。

    而且不仅是空临学院的众学员,身为空临学院院长的王拔此刻也是烟着一张脸。他还真的拉不下脸学着宙空那样和一群小辈闹在一起,但是如果自己不出面,他们空临学院从气势上就真的要被天临学院彻底压制住了。

    不过在数秒之后,王拔还是选择了继续坐在贵宾席中,没有出面。他不屑搞这种无谓的场外助威,在场上的胜利才是一切。他相信空临学院绝对能够完胜天临学院,这种单人战其实是最能体现学院教育水平的,将学员培养到一个标准线上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强大的学院,则是能够培养出优秀的精英学员。中坚力量六大院都不缺,六大院真正拼的是彼此的精英学员。

    王拔有那自信,他们空临学院培养出的绝对是最出色的精英,能够傲视其他五大院学员的天骄。

    将注意力集中到中央凹陷区域的一座战斗场之上,王拔微微握紧了椅子两边扶手。他的确有那自信,但是万一,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他们空临学院可就真的丢人了。他们空临学院个人战一直都是碾压天临学院的,但也正因如此,他们空临学院才输不起,一场也不能输。比起夺得第一这个位置,要守住第一,压力才是最大的。。。

    此刻,一座离天临学院和空临学院两边队伍最近的一座战斗场上。随缘和那名张狂男孩遥遥相望,这十座巨型战斗场可没有什么防护罩,为的就是让观战学员能够看到最真切清晰的战斗,也十分考验场内场内参战者的内心意志,毕竟场外的喧哗他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是否会被场外因素影响到,那就全得看参战者自己了。

    听着,感受着那震撼人心的“天临必胜”,随缘心跳略微加速地做了个深呼吸,旋即将因为懒散而显得微驼的身子缓缓挺直。身上的那股懒散感悄然消散,一股和前天与弑心对战时完全不同的战意从随缘身上升起。应该说这是真正的战意,因为这一次,他想赢。他必须赢。

    去年的个人战,那时还是二年级学员的随缘并没有上场。而且去年的天临学员三年级学员,和去年的二年学学员,如今的三年级学员平均水平的确不行。所以才会出现去年的六大院联合公会战上个人战被空临学院零封的情况。

    随缘看得出,如今的天临学院二年级学员和一年级新生真的很不错,要比起以前好很多,这是一种崛起复苏之兆。所以,为了这群未来将承担起重任的学弟学妹能够走上正轨,成功挑起大梁。他们三年级老生,必须要在这一年发挥自己全部的力量,为后辈们,为他们天临学院的未来铺平道路,或者说,是打开那扇通往崛起之路的大门。

    “咚~!”

    下一刻,随着一道洪亮的钟鸣穿透天临学院的助威声骤然响起。位于随缘前方百米开外的那名张狂男孩瞬间启动,如同化为了一阵狂风般迅速冲向了随缘。

    不得不说,这一道钟鸣似乎是有些偏向空临学院了。这种毫无征兆的宣布对战开始的提示,对对此了解并且熟悉的空临学院的确有着一些优势。

    可以明显地看出,空临学院的那名张狂男孩是在钟鸣响起的第一时间便有了动作,而随缘则要慢了一拍,或者说是慢了一大拍。因为随缘现在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仿佛是被骤然响起的钟鸣吓到了一样。

    这一情况,让场外观战的众天临学院学员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而那名张狂男孩此刻则是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冷笑,被吓傻了?就这点水平还敢出来挑战自己,简直就是找死!昨日的踏脸之仇,自己一定要在这一战中十倍奉还!

    下一瞬,冲刺中的那名张狂男孩右手一翻,一朵墨绿色的风旋迅速凝聚于他的右手掌上。那朵墨绿色的风旋在出现之后迎风暴涨,眨眼间便形成了一片长达一米多的墨绿色月牙状风刃。

    风刃成型,那名张狂男孩也已经冲到了随缘四十米前。进入到了自己最顺手的射程范围,那名张狂男孩拧身挥臂,动作极为潇洒飘逸地将手中的风压甩了出去。这一动作,十分善心悦目,令的不少空临学院的女孩发出尖叫。然而这一动作的目的,却是极其狠辣。因为那一道墨绿色风刃,已经到达了随缘面前,直击随缘面部。

    圣临纪5000年9月18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