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食堂,关门了
    ,!

    双手被烤,一种难言的愤怒和畏惧感瞬间涌上罡革心头。如果他身正不怕影子斜,那么身为灵凰军高级将领的他自然能够处事不惊。但是可惜,他不是。

    罡革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斑斑劣迹,他很清楚那些事情一旦被查出来,那么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后果。所以,他瞬间失态地挣扎了起来,冲着训练兵营众人的方向表情狰狞地怒吼道:“训练兵营!你们他妈敢坑我!肯定是你们坑我!你们给我等着!等着!”

    听得罡革那歇斯底里的咆哮,训练兵营众人却是各个表情疑惑。他们自己也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呢,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把罡革坑了?

    一脸懵逼地看着被押送往远处的罡革,那名魁梧军人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难道真是老天突然开眼,让罡革遭报应了?

    不过下一刻,一抹畅快的笑容便浮现于那名魁梧军人的脸上。不管怎么说,这对他们训练兵营来说总归是件好事,而且也的确相当大快人心。

    五百名军人押着罡革沉默而迅速地离开了广场,没有招呼训练兵营众人,好似没有看见他们。不过那名魁梧军人知道,这意思是他们训练兵营可以离开了,不用接受什么审问。

    真正地放下了心来,那名魁梧军人旋即直接转身向北伏冥说道:“北老院长,不好意思了,让您跟着我们白跑一趟。”

    “没事,能白跑一趟其实才是最好的结果。”笑着微微摇头回了一句后,北伏冥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目光有些凝重地望向了罡革消失的方向,沉声道:“时间久了。。。很多东西的确变了。现在的军区,已经不像当年了啊。”

    那名魁梧军人闻言之后微微低头,他当然听得出北伏冥话中的意思。但是他选择了沉默,没有反驳,没有替军区说什么好话。

    下一刻,北伏冥在发出了一道轻声叹息后又重新提了一口气,声音有力地说道:“你们训练兵营今年的情况很不错。今年是最关键的一年,但也同样是希望最大的一年!”顿了一下之后,北伏冥看向了众训练新兵,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欣赏笑容:“小家伙们,这条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既然选了,那么就坚信自己的选择!拼上一切将这条路走完。”

    “是!”众训练新兵闻言之后齐齐应了一声。

    除了君林之外,其余所有的训练新兵都认识北伏冥,应该说整个灵凰城的人也都认识北伏冥。北伏冥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名值得尊重的长者,强者。

    而君林虽然不认识北伏冥,但是他对灵凰学院的印象不错。况且他也能看出北伏冥之前对他们训练兵营众人的种种帮助,所以君林对北伏冥也是怀着一种对长者的尊敬。

    向众训练新兵微微点了点头,北伏冥在下一刻刻意多看了君林一眼,旋即便身形一闪,化为了一阵清风瞬间消失于原地。

    随着北伏冥的离去,训练兵营众人也跟着那名魁梧军人来到了一处传送阵区域,直接传送回了灵凰城城墙边缘,旋即传送回了训练兵营。

    ——————————————————————————————

    黄土操场之上,尘土飞扬,热浪滚滚。然而这令人难耐的环境此刻却是让众训练新兵感到一种放松与亲切之感。仿佛是回家了一样。

    回到了训练兵营,那名魁梧军人也不禁心生感慨,转头看向了众训练新兵,那名魁梧军人高声喝道:“立正!”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命令,众训练新兵条件反射般地齐齐挺直了身子,将目光集中到了那名魁梧军人身上。

    一一扫过了每一名训练新兵,那名魁梧军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开口说道:“你们之前的表现,很出色,真的很出色。这一次,我真的因你们感到骄傲,你们没有丢训练兵营的脸!”

    看着脸上不由自主露出喜色的众训练新兵,那名魁梧军人提醒道:“但是你们都要给我记住!骄兵必败,这个道理自古不变。我们训练兵营拥有自信,但绝对不能自大。我想今天的事情,也让你们都充分的认识到了一个道理:不管你背后的势力再如何强大,到了关键时刻,真正管用的还是自身实力。”

    “之前北老院长能够以一人之力震慑住在场所有宗门,靠的就是强大的自身实力。北老院长之前说的那些话听起来的确像是无赖,但是如果没那实力,也无法成功威胁那些宗门。也就没有之后对我们训练兵营有利的局面。”

    说罢,那名魁梧军人微微一笑,说出了一句令众训练新兵不禁想要欢呼的话:“之前的那一战,就是最好的训练。那一战让我看到你们每个人都获得了成长,也让我重新对你们进行了评估。为了重新制定下训练内容,今天下午的训练就作罢了。现在,全部给我回宿舍进行修炼。解散!”

    “是!”

    齐齐应了一声之后,众训练新兵立刻爆发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没有队形但却又有十分纪律性地赶往了宿舍区域。

    修炼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最轻松的训练,现在也变成了最想要进行的事情。而且在经历了之前的那一场生死大战之后,他们也的确需要安静的好好回味与消化一下。

    。。。

    回到了自己的小平房宿舍,君林打了一通灵凰井水之后索性直接抱着木桶喝了个痛快。喝爽之后,君林继续打了几桶灵凰井水将大浴桶填满,旋即直接跳了进去。

    “额啊~”

    舒展开了身体,感受灵凰井水缓缓恢复着自己的肌肉。这种清凉舒爽感让刚刚全力酣战了一场的君林不禁发出了一声呻吟。

    丝丝烟气于此刻缓缓从君林体内冒出,而且这一次,还可以看见有着一种烟色杂质顺着这些烟气从君林体内排出。

    十分钟之后,清洗完毕浑身清爽的君林换上了一身烟色风衣走出了小平房宿舍,然后不出所料地跑向了食堂。

    然而,当君林一路跑到了食堂大门前之时,他终于是久违的体会到了绝望的感觉。

    食堂,关门了。。。

    站在呼啸的北风之中,立于关闭的大门之前。

    君林站在原地静立了不知多久,最终缓缓转身,露出了一个略显无奈与萧瑟的背影,朝着宿舍区域的方向走去。

    不过走着走着,君林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旋即飞一般地跑了起来,最终索性直接“飞”了起来。

    。。。

    “君林!你在干什么!”

    于宿舍区域右侧的一片森林之中,看着一头被串在一个巨大而简陋的木制烤架上的元灵兽,和坐在火堆前看着逐渐烤熟的食物流着口水的君林。一连的带队军人不由眼角抽搐地发出了一道怒喝。

    被食物吸引了所有注意力,从而被一连带队军人一声怒喝吓了一跳的君林立刻从原地蹦了起来。看着一连的带队军人,君林略显尴尬地挠了挠脑袋,旋即面露一抹无奈与可怜之色回答道:“食堂,关门了。。。”

    听得君林的回答,一连的带队军人明显愣了一下。在明白了君林的意思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也不由露出了一抹无奈而好笑的笑容。

    “你小子脑袋转的倒是够快。。。”轻叹了一口气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旋即便直接转过了身子,继续巡逻。

    只不过在一连带队军人的身影远去之后,他的声音旋即却从远处悠悠飘来。

    “烤的久一点,那种元灵兽焦点好吃。”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