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戏剧性
    ,!

    听得罡革的话,连灵凰学院的众人都不禁微微皱眉。他们自然看得出罡革的种种包庇血雷门的行为,无论是之前的强行将前来支援的血影师三营调走,还是现在的这一番话,这明显是在故意针对训练兵营。

    但是没办法,军区的事,他们灵凰学院的确不好插手,而且那名魁梧军人在下一刻也直接向灵凰学院的队伍开口说道:“不用麻烦了,我们这就去灵凰军决策总部。”

    那名魁梧军人自然知道灵凰学院的难处,他不希望再将灵凰学院卷入另一个麻烦之中。他们训练兵营的事,当然要由他这个营长担着。

    而罡革闻言之后则是不禁冷笑了一声,旋即在冷冷地转头看了眼血雷门宗主之后,光息影像缓缓淡化消失。

    没有多做停留,向灵凰学院众人致谢并告别之后,那名魁梧军人便带着四名带队军人和众训练新兵径直朝着灵凰城赶去。其实他本来也就没想着这么直接回去,罡革一而再再而三地挑事行为,已经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就算罡革不开口,他也会去灵凰军决策总部去找罡革当面讨个说法。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就当训练兵营众人刚刚动身之际,北伏冥随之脱离了灵凰学院的队伍,来到了那名魁梧军人身旁。

    对于北伏冥的这一做法,那名魁梧军人不由开口道:“北院长,您。。。”

    然而还未等那名魁梧军人把话说完,北伏冥便笑着摆了摆手打断道:“我这个老兵,还是能进灵凰军决策总部看看的。走吧,总得有人帮你们做个证。”

    听得北伏冥的话,那名魁梧军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郑重地向北伏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多谢您了!”

    下一刻,训练兵营众人和北伏冥直接奔赴灵凰城。而灵凰学院众人见状之后也缓缓动身,返回灵凰学院。很快,血雷山之上便只剩下了几个宗门。

    此刻,瀑域和战坤宗冷眼远远望了眼血雷门的队伍,旋即二话不说地转身直接离开。显然,这两个一流大宗门对血雷门的印象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极致。是因为血雷门害他们白跑一趟,甚至还得罪了灵凰学院。更是因为血雷门宗主的做法。对宗门内的弟子以欺骗性的方式服用禁药,把门内弟子视为家畜利用,这在宗门一列之中可是大忌。若是传了出去,那么坏的不光是血雷门的名声,更会影响到宗门一列的整体形象。

    而且就算不说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光是这种残害门内弟子的行为,就是各大宗门不能容忍的。血雷门,这一次是真的把外面里面都得罪了遍,里外不是人了。

    至于其他几个二流宗门,则是以最快的速度选择了离开。他们已经能够看出血雷门已经是彻底废了,现在再和血雷门扯上关系,那完全就是闲着没事干自找麻烦。精于审时度势的他们当然不会干出这种傻事。

    所以,又没过一会儿,原本有着上千人齐聚场面浩大的血雷山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寂静。不过,似乎也不再是往日的寂静了。。。

    ————————————————————————————————

    凭借着军徽和北伏冥的一张脸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灵凰城,一行人利用灵凰城城墙内的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灵凰军决策总部。

    数秒之后,训练兵营众人和北伏冥便出现于一座巨型白色广场之上。这座巨型广场平时不会有那么多军人同时静立原地,而现在,广场之上竟有五百名军人肃穆静立。

    周围的情况,令那名魁梧军人不由微微皱起眉头。然而就当他准备开口说明情况之时,一道熟悉的人影不徐不疾地从远处的一处广场入口走来,正是罡革。

    见到罡革,那名魁梧军人眼中瞬间升腾起了愤怒的火焰。但是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为了众训练新兵,他现在必须克制!

    相比于那名魁梧军人的强忍克制,罡革则是显得风轻云淡,一副坦然自若,带着一股上位者的自信与威严走到了训练兵营众人之前。

    站定之后,罡革微微昂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训练兵营众人,旋即淡淡地开口道:“带走吧。”

    罡革的这三个字,是对周围的五百名军人说的。而那五百名肃穆静立的军人在下一刻也是齐齐亮出了兵器,爆发出了一股凌厉的战意。

    这一情况,令那名魁梧军人顿时想要开口大喊冷静,而一旁的北伏冥于此刻也有出言制止之意。然而下一刻,令他们惊讶的情况的发生了:只见那五百名军人并不用直接向训练兵营众人出手,而是齐齐将武器对准了威压他们包围圈之中的罡革,五百道战意尽数锁定于罡革身上。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想要造反吗?!”这一大大出乎自己的情况令罡革不禁大声怒喝,这些人脑子出问题了吗?明明是自己把他们喊过来抓人的,结果现在却把武器对准了自己,眼睛瞎了吗?!

    待罡革话语落下之后,一名军人面色严肃地走到了罡革面前,并且将手中的一封信封举在了罡革面前:“罡革将军,我们奉命将你拘押。”

    那封信封很平凡,只是由普通的纸张制成的。但是那封信封之上,有着一团绚烂的红色火焰标志。而这个标志,每一名灵凰国人都认识,因为这是灵凰国皇室的象征。

    见到那印有皇室标志的信封,罡革顿时面色剧变。他能够看出这信封并非作假,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皇室竟然会下达抓捕自己的命令。

    “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是不是误会我不清楚,我们只是执行命令。”

    “等等!就算是最高决策部也无法下达逮捕我的军令!你们没有任何资格和理由这么做!”

    听得罡革的话,那名面容严肃军人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罡革将军,您说的不错。”然而顿了下之后,还未等罡革变换脸色,他便庄重无比地认真说明道:“但是这不是军令,是皇命。”

    说罢,那名军人直接大手一挥。一旁立刻有两名军人上前一左一右控制住了罡革,旋即那名军人则不顾罡革反抗,熟练地将一对手铐铐在了罡革的手腕之上。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