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风波未平
    ,!

    在一片死寂之中,那头血红巨龙歇斯底里但又显得像是追死挣扎地嘶吼是全场唯一的声音。但是这唯一的声音,却让场面显得更加的寂静。

    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在所有人的预料中,绝对是那头血红巨龙对训练兵营进行惨无人道地屠戮,就连众训练新兵当时也是绝望的这么认为的。众人都只才对了一半,最后屠是屠了,然而被屠的却不是众训练新兵,那是那头血红巨龙。

    不甘地发出最后几声断断续续,愈发微弱的嘶吼。那头血红巨龙拼命想要再次昂起的巨大头颅终是无力地低垂了下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下一刻,那头血红巨龙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分离瓦解。它本就是由血肉构成的,没有骨架。所以当解体之后,便是化为了无数血肉洒满地面。

    暗红色的血肉迅速化为血水,而血水则是更加迅速的蒸发,仿佛是失去了其中所有的能量,最终散尽于天地之间。

    不出十秒,那头血红巨龙宛如一座小山般的尸体便消失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了一地暗红干涸的血迹。

    不久前,那头血红巨龙才声势骇人地出现。而不过几分钟,它就这么平静而迅速的消失了,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能够孤身一人屠龙,这着实震撼了每一名训练新兵。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君林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原本君林以为会是一番苦战甚至是死战,但是没想到,那头血红巨龙竟然那么的。。。脆弱。

    是的,防御太过脆弱,太不堪一击了。

    其实事实也的确如此,或者准确来说是君林的运气太好了。之前数名训练新兵的攻击不起效果,是因为他们的攻击都落在了龙鳞比较密集的四肢,再加上那头血红巨龙的快速恢复能力,所以才没让那头血红巨龙受伤。而君林却是正巧将最凌厉的攻击命中在了那头血红巨龙的后颈,它的最薄弱的致命弱点之上。在加上那诡异烟气能够遏制那头血红巨龙的快速恢复,这两点最主要的原因直接导致了那头血红巨龙的死亡。

    这一点,君林和众训练新兵看不出,但是在场的诸位王级强者却能够发现。他们能够看出那头血红巨龙其实是外强中干,更何况,它终究是由一堆没用意识的血肉组建成的一具血肉傀儡。

    形容得确切一点的话,那就是一头有着三阶元灵兽的破坏力,但是却连一阶元灵兽都不如的怪物罢了。三阶元灵兽,其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已经拥有智慧。而一阶元灵兽,再怎么说也好歹是活物。像那头由一堆死肉构成的血红巨龙,终究只能算是一个残次产物。所以,君林才有那机会成功屠龙。

    但是就算如此,在场众人看向君林的眼神还是不禁出现了各种变化。不管怎么说,一名元素使能够做出这样的壮举,实属奇迹。

    下一刻,那名魁梧军人直接向灵凰学院的队伍开口说道:“还请灵凰学院诸位帮助我训练兵营的新兵安全撤离,到时候一个不小心被别人自爆炸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那名魁梧军人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血雷门宗主此刻也真的有种在八彩防护罩打开的一瞬间便出手将君林弄死的想法。

    但是显然,这个忙灵凰学院肯定是会帮的。很快,恐怖的威压纷纷集中到了血雷门宗主身上,令的血雷门宗主就算心中再怎么不甘,也只好服软后退,远离了八彩防护罩,重新回到了血雷门队伍的前方。

    逼走了血雷门宗主,灵凰学院十六名正副院长又将自己的威压扩散开来,震慑全场。意思很明显,是在警告其他宗门之人,不要做出什么找死的举动。

    对于灵凰学院的警告,瀑域和战坤宗的队伍立刻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表示自己不会干出那样的事,而其他几个二流宗门也是纷纷后撤,并且还刻意远离了血雷门队伍的位置。

    见到这一幕,灵凰学院的十六名正副院长才终于将那八彩防护罩解除。随着八彩防护罩解除,训练兵营的五名军人立刻动身将众训练新兵护在了中间,而灵凰学院的众人也是有意无意地进行了移动,一副保驾护航的架势。

    “等等!”

    然而就在这一刻,血雷门宗主突然再次开口了。听到了血雷门宗主的声音,训练兵营众人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开口后准没好话,又要扯出什么没有道理的大道理来?

    “训练兵营!你杀了我血雷门整整两百人,难道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这可是两百条人命啊!”

    听得血雷门宗主的这一句话,那名魁梧军人直接怒喝道:“我呸!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你给那两百名血雷门弟子服用的那种丹药肯定有问题!”

    “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是死在了你们训练兵营的新兵手中!”

    “我的兵不杀他们,那么就会被杀死!这是战场!愿赌服输!”

    “但是这改变不了你们训练兵营杀了整整两百条人的事实!到时候,我血雷门那两百名弟子背后的家族势力为此事要个说法,谁负这个责任?”

    “难道你们血雷门只会用这种恶心人的手段吗?”

    “对!那你们又能怎么样呢?事实就是如此!到时候两百个家族势力。。。”

    “他们真要来找事我担着!”那名魁梧军人终于是气到极致的怒吼道。

    然而就在那名魁梧军人话语落下之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却是突然从血雷门宗主那儿响起:“怕是你担当不起。”

    下一刻,只见罡革的光息影像突然出现于血雷门宗主身旁。他双眼冷漠地盯着那名魁梧军人,旋即直接冷声开口:“灵凰军训练兵营,擅离职守,肆意挑事,于灵凰城外杀死整整两百人。其罪责之重,无论是什么原因,应当接受中央军区裁决审判。”

    说罢,罡革的光息影像缓缓转头,看向了灵凰学院的队伍:“如果灵凰学院愿意帮忙将训练兵营押送至灵凰军决策总部,我罡革自然感激。如果不愿,那还希望灵凰学院不要插手我军区之事。”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