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异变再起
    ,!

    君林的情况,激起了其他训练新兵的血气与杀气。众多训练新兵纷纷杀向了那堆叠成小山般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

    察觉了众训练新兵竟敢向这边冲来,那群玩叠罗汉的血雷门弟子瞬间暴起,人群小山直接瓦解,有不少血雷门年轻弟子摔倒在地,随后被后续的血雷门年轻弟子大部队践踏。还未开打,便死在了自己人的脚下。

    同样,在最底下啃咬着君林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也是立刻站起了身来随着大部队冲向了众训练新兵。不是因为他们已经用餐完毕,而是因为他们在君林身上根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鲜血。他们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所以他们便放弃了。与其纠结这个问题,还不如赶紧换个新的目标。

    双方正式全面交锋,场面一片混乱。有许多血雷门年轻弟子从君林身上踩踏而过,君林都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一具尸体。

    这一幕,落在战场外观战众人的眼中,也是令原本就沉寂的场面变得有些死寂的压抑。这种压抑,源于训练兵营的五名军人。

    三级特训目标。。。多少年才会出现一个的三级特训目标,就这么夭折了。。。君林他创造了一个历史,他是训练兵营史上第一个非帝王家的三级特训目标。但也是第一个,没有完全所有训练中途夭折的三级特训目标。

    他们此刻心情很不好,很不好。。。这些年来,他们见过了无数训练新兵倒在了他们眼前。他们是人,他们当然有感情,当然有喜怒哀乐。但是他们是军人,他们的职责是给所有的训练新兵给予最严苛残酷的训练,他们的职责是培养出只依靠自己的力量通过所有训练的精英战士。

    君林的夭折让他们痛惜,但,他们会接受。哪怕此次所有剩下的训练新兵都阵亡在这一战中,他们也会接受。这很冷血,但这就是训练兵营。

    然而令他们感到欣慰甚至是欣喜的是:剩下的一百三十名训练新兵因为见到躺在那里被践踏后依然毫无动静的君林后,确认了君林真的死亡之后。化悲愤为力量的他们展现出了一种越战越勇的趋势。

    正如那名魁梧军人曾经所说的那样,今年这批训练新兵,是这些年来资质最好的一批。这一资质,是指自身实力,也是指一种天赋,一种身为军人,上战场战斗的天赋。

    众训练新兵此次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战斗,也是第一次和周围的战友共同战斗。但是在这第一次战斗中,他们便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天赋。

    无论是克服对伤痛以及死亡的恐惧,还是对身边战友的无条件信任,在这第一战中竟是都体现了出来。很难想象这竟然是一群刚刚成为入伍不到三天,第一次面临真正战场的训练新兵做到的。

    因为看到了第一名战友的牺牲,所以众训练新兵不想再看到出现第二名战友牺牲,绝不想看到!在这种共同的信念驱使下,众训练新兵出现了配合。

    他们的配合方式并不是常规的那种多人配合协作作战,训练兵营的配合方式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尽可能的迅速解决掉眼前的敌人,然后在观察周围有没有战友需要帮助。如果有,那么就用最快的速度去帮。如果没有,那么就继续杀,杀好了再看。有,就帮。没有,就继续杀。如此循环,直至战斗结束。

    神奇的是,这种专属于训练兵营的配合方式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教。而是仿佛是无数训练兵营先辈在某一刻集体附体一样,众训练新兵会突然而然地自行掌握。就比如此刻。

    看着战场上局势的变化,血雷门宗主的面色不由变得愈发阴沉。他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都怀疑众训练新兵是不是也在战前磕了什么秘药。正常来讲,一群新兵蛋子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应该是直接被吓得四散而逃了吗?

    不过。。。

    下一刻,血雷门宗主的老脸上再次恢复了原本那自信而有些阴冷的笑容。现在无非就是看上去有些没面子罢了,五分钟之后,好戏才真正开场。况且最该死的目标已经死了,光凭这一点,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不动声息地取出了一枚红色的令牌,血雷门宗主将一丝元力注入其中。数秒之后,罡革的声音悄然出现于血雷门的耳中:“如何?”

    血雷门宗主面带冷笑,秘密传音道:“罡大人,那小子已经死了。”

    “哈哈?已经死了?哈哈哈!好啊!好!”一番畅快的大笑后,罡革的声音再次响起:“老珲啊,这一次事情你办得很好,还希望我们今后能够继续精诚合作啊。”

    “哪里哪里,我血雷门能有今日,全靠罡大人照顾。不敢谈合作,这是我血雷门应做的。”

    “呵呵呵,你放心,你血雷门有我罩着,今后继续吃香喝辣。”

    “啊,多谢罡大人。罡大人,为了避免被发现,我就先给您报个小喜。等训练兵营全灭之后,我在和您联系。”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罢,联络就此中断。血雷门宗主则是再次不动声息地将那枚红色令牌重新收起,一如常态地继续观看起来战场上越来越一边倒的局势。

    此刻,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数量锐减,已经只有一百四十多人。而一百三十名训练新兵竟是奇迹般地无一伤亡。

    人数相近,众训练新兵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小。其实这场战斗众训练新兵还是存在优势的,毕竟血雷门年轻弟子们虽然人多,但是却都是雷属性之人,而且在真正战斗之后还不怎么用元素技,完全凭借暴涨一截的身体素质进行本能的拳脚战斗。

    相比之下,众训练新兵这边就要多元化多了。各种元素技光芒闪烁,而且还都是大范围的。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众训练新兵的元素技丝毫没有波及到躺在远处的君林。

    这是他们对君林最后的尊重。

    。。。

    随着时间推移,两百名血雷门年轻弟子最终被尽数斩杀。而一百三十名训练新兵,则是无一伤亡。

    这样的结果,着实震撼了场外观战的所有人。谁也没有想到众训练新兵竟会爆发出碾压般的战力,但是似乎也是在众训练新兵的碾压战斗下,众人能够明显看出血雷门年轻弟子们的种种致命缺陷。

    只是还有一点,令众人都倍感惋惜。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如果君林当初没有选择自我牺牲,而是选择和其他战友共同作战的话,那么训练兵营就是零伤亡了。

    当然,也有人能够看出:如果没有君林的第一个阵亡,引发奇效地激起了众训练新兵的血气与杀气。那么或许就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了。

    这一点,训练兵营的五名军人看得最为清楚。他们很清楚在战场之中,一个能够激发全军士气的契机是有多么重要与难得。而这一战,说得难听点,就是不死君林一个,就要死众训练新兵一群。

    君林他用自己的一条命换了众训练新兵一百三十条命。。。如果他知道,想必也能含笑九泉了。

    一番沉默之后,那名魁梧军人强行平复下了自己的心境,转向了灵凰学院众人,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灵凰学院的诸位。。。请把结界解除吧。”

    他需要迎接他们训练兵营的优秀新兵,也需要带回最优秀的那名新兵的遗体。

    灵凰学院的十六名正副院长闻言之后微微点头,旋即便齐齐伸手,准备解除结界。然而就在这一刻,血雷门宗主的声音却是悄然响起:“呵呵,还请等等,这战斗还未真正结束啊。”

    随着血雷门宗主的话语落下,战场之内异变骤然再起。

    只见在那血流成河的战场之内,满地的血雷门年轻弟子竟是在此刻陆续爆开,形成了一阵暗红的血雨。在血雨的最中心,突然有许多残破的血肉诡异地缓缓飘起,最终彼此搅和,发出阵阵令人恶心的恐怖声音。

    似乎是因为这一异况出现,漫天的洒落血雨突然改变方向,纷纷朝着那堆搅和着的血肉涌去。与此同时,流淌满地的鲜血,遍布满地的残破血肉也皆是受到了某种引力一样,纷纷朝着那一处已经变为了血雨旋涡的中心飞去。

    充满血腥味的风暴席卷全场,朵朵暗红色的雷云诡异的出现于八彩结界的顶部,遮住了天空。在这一战场之中,原本明媚天色骤然昏暗了下来,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与压力笼罩了每一名训练新兵。

    最终,血雨旋涡缓缓消散,准确来说应该是被尽数吸收。

    在这一刻,一头猛然振开背部血翼,仰天发出狰狞咆哮的高达十米的通体血红巨龙,出现于所有人的震惊的视线之中。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