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第一位阵亡者?
    ,!

    见到径直冲来的君林,血雷门年轻弟子们顿时纷纷将第一攻击目标定为了君林,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只送上门的食物。

    面对众多扑向自己的血雷门年轻弟子,君林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凝色。丝丝烟气瞬间浮现于镰刃表面旋即融入其中,君林猛然一个横扫,将一名最靠近自己的血雷门年轻弟子身首分离。

    鲜红的鲜血瞬间爆开,淋在了周围的血雷门弟子身上。浴血之后,那些血雷门年轻弟子齐齐伸手不停地沾上身上的鲜血放入嘴中吮吸,并且发出了嘶哑的怪笑,看向君林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狰狞。

    似乎是因为被爆开的血气再次刺激,那些没有淋到血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也同样变得更加疯狂,嚎叫着从四面八方扑向君林。

    这群血雷门年轻弟子们虽然因为失去理智而没有动用武器选择本能战斗,但是他们的实力终究都达到了七阶元素使,甚至更高。更何况此刻他们变得无惧疼痛,没有恐惧心理,变为了只有嗜血**的怪物。由一群这样的怪物发动的围攻,绝对是相当恐怖的。

    这一幕,自然落在其他训练新兵眼中。他们当然能够看出君林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想要减轻他们的压力,但是他也当然不会接受君林的好意。

    “杀!”

    原本他们喊得最顺口的“冲!”在这一刻被他们在不自觉间改为了“杀!”,众训练新兵在配合之下斩杀了周围的少数血雷门年轻弟子后不再原地防守,而是再一次发起了冲锋。

    然而此刻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依旧有着明显的人数优势,他们在看见众训练新兵冲过来之后也各个兴奋地进行对冲,君林只是一人,哪怕围攻也根本没有多少围攻的位置。其他血雷门年轻弟子自然不可能在外面干等着,他们渴望鲜血!

    发现了这一情况,被围攻的君林不由猛然一咬牙,旋即直接一镰上挑,将一名血雷门年轻弟子劈为了两半,那名血雷门年轻弟子的尸体被挑上高空,血雨骤然落下,淋到了后方一大片血雷门年轻弟子。令的众多位于后面的血雷门年轻弟子齐齐将注意力转到了君林这边,没有围攻位置,有不少血雷门年轻弟子竟是一跃数米高,从上方对君林进行扑杀。

    若说单挑,君林的单挑能力的确出众。但是面对这样的围攻,君林目前为止拼尽全力也只杀了两名血雷门年轻弟子,并且过程中已不知道受了多少攻击。更别说是现在不仅四面八方,就连上方也会有血雷门年轻弟子就像不怕死一样,以泰山压顶的方式压向自己了。

    身处包围圈,君林的活动范围本来就十分有限。现在面对这种来自上方的攻击,君林可以说是避无可避。

    很快,当第五个从上方攻击的血雷门年轻弟子落下之时,君林终于是腾不出手,被那名血雷门年轻弟子砸到身上。得手之后,那名血雷门弟子竟是阴险地直接双手捂住了君林的眼睛,让君林瞬间失去视野,旋即才一口咬向了君林的颈部。

    一下子变成了“瞎子”,君林也自然没那本事不靠眼睛就进行战斗。几乎是转瞬之间,君林便感到自己被无数双来自四面八方的手奋力拉扯,其力量之大,令的君林立刻失去了平衡,被拉倒在地。

    倒地之后,君林便感到疼痛瞬间遍布全身。伴随疼痛的还有不断增加的重量,与窒息感。不知是不是因为药效原因,血雷门的年轻弟子在发现这一情况后突然放弃了对其他训练新兵的冲锋,而是饶有兴致地跑到了君林这边玩起了叠罗汉。

    君林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压着多少名血雷门年轻弟子,但是他知道肯定不少。因为光是自己的一只手,似乎就在被三四只嘴撕咬。

    这样子,君林就算是想反抗也没有那个力量。此刻的他连动一根手指都艰难无比,更别说是把身上所有的血雷门年轻弟子都震开了。

    透过细小的缝隙,君林能够看到天空。在这一刻,君林整个人不禁微微恍惚了一下。自己这一次,或许真的没救了吧。不知道自己现在有没有流血,但是,真的很疼。。。

    然而下一刻,当君林看到了天空中的金白色曜日之时,他突然沉静了下来。一抹温暖的微笑不自禁地悄然浮现于君林脸上,虽然君林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还能笑得出来,但是每当君林看到太阳之时,他总会不自觉的想起君雨,想起了君雨,君林的脸色自然会浮现出这种温暖的微笑。

    君林脸上的微笑,被血雷门年轻弟子们挡住,无一人看见,但是众人都能够看见在那趴成一堆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也同样看见了君林被扑到,旋即被众多血雷门年轻弟子蜂拥而上,结果被叠罗汉叠的都看不到人影的全过程。

    这一刻,训练兵营的五名军人几乎就要忍不住直接出手救人了。而血雷门宗主则是不由露出了一抹畅快的笑容。他最希望死的训练新兵就是君林,不仅是因为君林是训练兵营那边唯一的当事人,也是因为那一位的要求,无论如何,君林必须得死。

    而其他宗门之人,以及灵凰学院的众人见到这一情况之后也不由微微感叹。他们自然看出君林的行为为的是什么,只是可惜。。。现在看来,怕是已经完了。

    北伏冥此刻的表情有些不忍与惋惜,虽然他不认识君林。但他是由衷的欣赏君林的那一举动,这种敢于自我牺牲的精神,虽然不能完全说对,但是他北伏冥却认为这种精神,都是值得敬重的。更何况还是出现在一名不到二十岁的新兵身上。

    不过,相比于北伏冥的不忍与惋惜,墨米此时的表情变化可就有些让人关注了。其他人不认识君林,墨米她认识。她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君林的具体身份,但是她知道,若是君林真的出事,那么公主殿下。。。

    只是,规矩就是规矩。无论墨米是以什么身份,还是以什么理由,都不能出手终止战斗。而且现在看来,似乎也已经来不及了。

    “杀啊!!!”

    战场外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而战场之内众训练新兵则是各个因为愤怒而恨不得立刻将血雷门年轻弟子们,不,是将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全部杀光!

    他们不是没见过死亡,他们这几天已经见过太多太多其他训练新兵在训练过程中倒在了自己眼前。但是这一次,这不一样。。。这不一样!

    这一次,周围人对自己来说不是在兵营中训练时彼此堪比,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连脸都没记熟的目标。

    这一次,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灵凰国训练兵营训练新兵。

    这一次,他们彼此是并肩战斗的战友!

    战友的牺牲,只有用敌人的血才能祭奠。

    他们的愤怒,唯有用敌人的血,方能平息!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