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杀戮
    ,!

    突如其来的异变,直接令的众训练新兵迅速地拉开距离收拢了队形。在远处重新和变得有些诡异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对峙起来。

    然而下一刻,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某一处,有数名血雷门年轻弟子突然扑到了一名手臂因为受伤而流血的血雷门年轻弟子。旋即。。。竟是下口咬住了他。

    当众训练新兵看到有一名血雷门年轻弟子咬住了那名受伤血雷门年轻弟子的脖子,并且似乎像是在吞咽着什么东西的景象后。他们都沉默了。

    这。。。还是人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到底变成了什么东西?

    那名被咬住的血雷门年轻弟子在数秒内便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仿佛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吸食的一干二净。而那数名咬住他的血雷门弟子也没有继续撕咬,似乎是只吸血,不吃肉。

    吸食到了血液,那数秒血雷门年轻弟子发出了一阵嗜血意味更加明显的嚎叫,旋即便缓缓扭头,将目光转向了远处的众训练新兵。

    同样,似乎是被弥漫开来的鲜血气味刺激到的其他血雷门年轻弟子们也是纷纷发出了嘶哑狰狞的嚎叫。随后,之前被众训练兵营吓到被单方面碾压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竟是态势疯狂地朝着众训练新兵狂奔而去。

    此刻,位于场外观战的血雷门宗主泛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他之前给血雷门年轻弟子们服用的丹药,其实并不是什么有着副作用能够短时间提升战力的丹药,而是一种会要人命的诡异丹药。

    服用了那种丹药之人,一旦被鲜血所刺激,那么就会瞬间失去理智,一种渴望鲜血的**会占据整个脑子。而且药效发作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在五分钟之中因为全身血液沸腾而爆体而亡。

    这种诡异的丹药制作方法,是血雷门宗主年轻时在一处秘境中偶然得到的。只不过这一种丹药原本是给元灵兽使用的,严禁用于人体。然而血雷门宗主竟然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二百名血雷门年轻弟子服用此丹药。也不知道,他曾经是否也做过这样的事情。

    用欺骗的方式残害了整整两百条年轻生命。然而对此,血雷门宗主却是有恃无恐,也丝毫不感到理亏。之前只是说了由双方的年轻一辈一战,但是却没说什么具体规定。这也意味着可以为了胜利而不择一切手段。

    这种做法的确很无耻,或者说极不人道。但是血雷门宗主就是要把训练兵营给拖下水,是为了血雷门的颜面,也是为了讨好那一位,为了血雷门以后的利益着想。

    然而令血雷门宗主感到意外以及有些不爽的是:那名魁梧军人在发现了异变情况之后只是冷冷地看了血雷门宗主,旋即便聚精会神地观察起了场中的情况。

    不过在不爽了一会儿之后,血雷门宗主便露出了一抹冷笑。若是对方因此说事,并且强行终止对战的话那么自己还得出手阻扰。结果对方什么都没说,反倒还节省自己力气。

    回以了一个冷笑,血雷门宗主旋即也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场中,期待着众训练新兵在绝望与恐惧之中被吸成人干的一幕。

    “卧槽,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望着张牙舞爪扑过来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一名训练新兵不禁爆了声粗口。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诡异惊悚的情况。刚刚那数名血雷门年轻弟子把活生生的一个人吸成人干的一幕,令他感觉比当初近距离观看元灵兽吃人还要有震撼力。

    下一刻,又有一名训练新兵立刻高声提示道:“别管了!执行第一标准吧。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杀了!”

    众训练新兵闻言之后微微点头,原本他们只是想将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全部打趴下,尽可能的“和平”地解决战斗。但是现在看来,杀戮,是在所难免了。

    这一次,众训练新兵不再向之前那样一字排开地进行冲锋了,而是十分有组织性地迅速重新整队。能够远距离攻击的训练新兵退到了最后,而几名光属性训练新兵则是坐镇中场,开始不断地为周围的战友赋予各种增幅。至于大部分训练新兵,则是在最前方组成了一道坚实的防线。准备迎接着血雷门年轻弟子们的冲锋。

    “嗷啊!”

    药效发作下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动作十分迅猛,宛如整个人的身体素质都上升了一大截。而且他们此刻皆是身体泛着暗红雷芒,人未至,众多元素技便铺天盖地地轰炸向了众训练新兵。

    这群血雷门年轻弟子们看上去似乎丧失了理智,但是实际情况却好像并不如此。只是整个人都因为嗜血**而狂化了一样,战斗风格变得极为凶悍。

    面对铺天盖地的元素技轰炸,众训练新兵齐齐各施手段进行抵御。然而在数秒之后,抵御完了那一波元素技,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也都冲到了面前。

    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都没有亮出武器,而是就凭借着自己的一双拳脚与众训练新兵展开了近战搏杀,也是为了方便直接动手缠住众训练动手,对着众训练新兵的脖子下口。

    交锋之后,众训练新兵很快便发现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仿佛不畏惧痛疼一般,手脚,甚至躯干部位受伤后也依旧不管不顾地纠缠上来。除了真正地杀死他们,别的方法根本无法让他们停下。

    “噗!”

    眼神冰冷地一镰收割了一位血雷门年轻弟子的生命,君林环顾四周,旋即直接身体横移,来到了一名处境危险的训练新兵身旁,一拳打爆了一名即将咬向那名训练新兵脖子的血雷门年轻弟子的脑袋。

    在君林看来,其他训练新兵之所以会来到这里,现在又面临这样的危险。完全是因为自己当初多嘴,如果自己将事实隐瞒,那么他们训练兵营也不会来到这里,遇上那么多麻烦。其他训练新兵也不会身处这样的险境。

    无论如何,君林都不希望有任何一名训练新兵在这场战斗中出事。哪怕要将那两百名变得像人的血雷门年轻弟子尽数杀光,犯下如此杀业,也在所不惜。

    “谢。。。背后!”

    下一刻,被君林救下的那名训练新兵突然瞪大双眼提醒君林。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一名血雷门年轻弟子已经张着大嘴一口咬住了君林的脖子。

    这一幕,令那名新兵顿时爆发出一声怒吼,旋即直接一枪准而又准地刺穿了那名血雷门年轻弟子的头颅。

    他之前之所以会落入险境,是因为他对杀人还是心存一种畏惧与抵触。那些血雷门年轻弟子虽然已经变得不像人,但是他们终究还是人类。这也是导致他手下留情,最终险些丧命的原因。

    但是接下来,当他被君林救下,随后又看见君林因为救自己而被咬之后。他心中的畏惧与抵触瞬间被愤怒所取代,直接超水平发挥,将咬住君林的那名血雷门年轻弟子一枪爆头。

    双眼泛红地将那名血雷门年轻弟子的尸体挑开,那名训练新兵赶忙向君林问道:“你!。。。没事?”

    看着君林那没有一点伤痕的颈处,那名训练新兵不由愣住了。

    “没事,谢了。”

    向那名训练新兵点头致意了一下,君林旋即直接出手横扫巨镰,割下了右边一名即将扑到二人的血雷门年轻弟子的头颅。

    “别分心!”

    提醒了一声之后,君林便转身只身朝着血雷门年轻弟子们的大部队冲去。

    为了减轻其他训练新兵的负担,避免其他训练新兵遇到危险。君林选择面对最大的危险,只要他杀的越多,那么他的战友们也就越安全。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