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异变
    ,!

    这四个字,灵凰学院的众院长与导师们都听过无数次,见过无数次。比一百三十一人齐声宣誓要大得多的场面他们也见识了许多许多次。

    但是这一刻,当他们看见一百三十一名训练新兵齐声宣誓的场景之时。他们还是不禁心生感慨,与一种尊敬。是的,尊敬。

    这样的场景,他们这四年来只见过四次。但是这仅仅的四次,却让他们看见太多这样的年轻新兵用自己一辈子的前程,甚至是生命。去拼死战斗,维护国家的尊严。

    下一刻,在场的众多人群纷纷后退。为血雷门的年轻弟子和训练兵营的新兵们腾出了一大片空旷的山地区域。与此同时,一个有着八种颜色的正方形巨大防护罩瞬间出现,将双方人员尽数笼罩其中。规划了战场区域,也杜绝了有外人突然出手干涉战斗的可能。

    身处约有两千平方米的战斗区域之中,血雷门的众年轻弟子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况,没有任何经验。同样,这样的情况,大部分训练新兵也都是第一次经历。但是他们此刻却并没有任何紧张情绪,有的只是一片平静的谨慎。

    如果是成为训练新兵之前的他们,那么此刻他们的反应大概也会和血雷门的年轻弟子差不多,甚至更差。但是这三天来,众训练新兵见证了太多太多的残酷残忍,也都挺过了太多太多的残酷残忍。有的时候,一个人心志的成长就是会这么迅速。

    由于训练兵营的目的是要培养出个人实力出色的精英战士,所以这三天的训练,众训练新兵除了那次十打一的实战训练外,就没有进行过任何团队协作性的训练了。但是训练兵营就是这样,训练兵营从来不需要什么团队配合。用硬实力单方面碾压对方,才是他们需要做的。

    几乎是转瞬之间,原本看上去站队整齐立于原地的众训练新兵在没有任何人发号施令的情况下齐齐猛然动了起来。

    疾如风,徐如林。

    众训练新兵猛然爆发的突击动作顿时吓了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一跳,他们虽然很快反应过来纷纷亮出武器冲向了众训练新兵,但是究竟是失去了先机,而且气势也一下子被众训练新兵压了下去。

    随着冲锋的步伐,双方人员迅速碰撞在了一起,兵戎相见。

    众训练新兵在冲锋的过程中是突然一字排开,以一种收网的态势冲向血雷门队伍的。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逼血雷门和自己进行分散的小规模战斗。一百三十一对阵两百人,如果和血雷门的中规中矩地打,那么肯定会吃亏。众训练新兵虽然自信,但是他们都知道骄兵必败的道理。获得战斗的胜利才是军人最重要的使命,一切,为了胜利。

    果不其然,面对众训练新兵如此攻势,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也皆是分散开来,队形同样变为了一字排开地进行对冲。然而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虽然处于被动,但是他们却也同样显得相当自信。在他们眼中,军区的这群废物是根本不值一提的,更何况现在自己这边人还要比他们多,而且还磕了宗主给的药提升了战力。不管对面用什么办法,都只是徒劳罢了。

    “看好附近的情况!找机会二打一!”血雷门的队伍中有一名血雷门弟子高声大喊提醒周围的师兄弟,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他几乎是立刻便得到了许多答复。

    只是。。。这些答复并不是“好!”,而是似乎是惨叫的“啊!”。

    此刻的场面瞬间变得一片混乱,但是真要说下具体情况的话也并不困难。因为此刻的众训练新兵宛如群虎入羊圈。

    血雷门之中有多少弟子见证过真正的死亡?又有多少人经历过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渺小的情况?身处血雷山的他们,联合起来欺负其他弱小宗门或者学院之人的事情倒是没少经历过。听着各种传闻,认为自己身为宗门弟子,要比学院学员,军区军人高贵强大从而自我膨胀的感觉也同样没少过。

    他们没有体会过自己的家庭背景起不到任何作用,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情况下的那种无奈,与在绝望中爆发的蜕变。

    他们没有体会过自以为牛逼的自己突然被别人踩在脚下,不仅是自己的行为,甚至连自己的命都由别人掌握时的那种真正看清自己的感觉。

    他们没有体会过在经过了一番折磨之后觉得修炼是一件那么爽的事,不知不觉爱上修炼,或者说是渴望变强的那种怎么也抑制不住的**。

    他们也没有。。。在三天之内见证了许多死亡,也亲手缔造了死亡的经历。

    众训练新兵的攻势已经拥有了一种杀意,这种杀意只有经历过真正的杀戮才是产生。这样的杀意,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大多都是第一次遇到的。

    所以当他们感觉众训练新兵完全不像是要和自己战斗,而是要自己命的时候,他们本能地畏惧了。而畏惧,就自然无法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战力。这也就直接导致双方在刚刚交锋之后便出现了一面倒的情况,所白了,这根本就不是打出来的,而是吓出来的。

    见到这样的情况,在外观战的众人面色各有不同。血雷门这一次可真是丢脸丢大了啊。

    有许多其他宗门之人看向血雷门那边的眼神皆是表面不动声色,然而实则却是在暗地里嘲笑。这样的情况若是传出去,那么血雷门今后想要招收新弟子恐怕就更难了。宗门之间的竞争其实是非常激烈的,特别是像血雷门这种层次的二流末端小宗门,竞争就更为激烈了。这一下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地排除掉一个竞争对手,也是极好的。

    然而奇怪的是,此刻血雷门宗主那张略显阴狠的苍老面容上没有丝毫的感到丢人之色,而是始终一片平淡,甚至还透露着某种莫名的自信。

    同样,灵凰学院的众人和训练兵营的五名军人也没有露出喜色,而是面色微凝。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

    “嗷啊!”

    很快,似乎是众人心中所担忧的灵验,战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异况。众多被打得丧失战斗能力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不知是因为什么契机,竟然纷纷重新站了起来。

    只是重新站起来的血雷门年轻弟子们各个眼中泛着血芒,他们此刻的眼神很诡异,因为他们看向众训练新兵,或者说是看向周围所有人的眼神都不像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像一头嗜血的元灵血在最饥饿的时候,看到了食物。。。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