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战
    ,!

    面对血雷门宗主气到极点的斥责,北伏冥只是回以了一个冷笑:“光凭你之前说的那一番话,我身为一位灵凰国人,就有义务为国除害。”

    “你干出这样的事情!难道就不顾及灵凰学院的名声了吗?!”血雷门宗主有种像是垂死挣扎般地试图进行最后的反抗。

    “此事是我以个人名义动的手,和灵凰学院毫无关系。到时候如果有人要替你们血雷门报仇,尽管来找我北伏冥便是。”

    说罢,北伏冥瞬间将威压集中针对向了在场的血雷门每一人。在北伏冥那带着一丝杀意的恐怖威压之下,已经有不少心志较差的血雷门弟子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就连想要爬起来跪下磕头求饶的力气也提不起来。

    不过,就在下一刻。北伏冥却是突然将自身的威压尽数收敛,旋即说道:“当然,我不会滥杀无辜。血雷门的弟子们,另寻归宿吧。至于你们血雷门的高层,我也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是和我们进灵凰城接受法律审判,还是让我亲自动手。你们自己选。”

    听得北伏冥的这一番话,血雷门宗主还是在试图顽抗:“我血雷门何罪之有?仅凭我的几句话,你们就要能私自给我血雷门定罪?你灵凰学院未免也太过自大了!”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准备选择接受挑衅我灵凰学院所要付出的代价了?”

    “不!不!等等,等下!”瞧得杀意再现的北伏冥,血雷门宗主连摆手否认。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够无耻的了,但是碰上北伏冥这样的,他除了服软之外别无选择。

    下一刻,血雷门宗主立刻说道:“北院长,你之前不是说灵凰学院要做一次公正的裁判吗?那么就按照之前所说的那样,我血雷门的年轻弟子和训练兵营的新兵大战一场。到时候无论结果如何,双方都不得有异议,并且打完就到此为止。”

    听得血雷门宗主的这一番话,北伏冥不由挑了挑眉头,旋即便转头看向了那名魁梧军人。虽说他个人不太赞同这点,但是还是要尊重一下训练兵营的意见。

    迎向了北伏冥的目光,那名魁梧军人露出了一抹笑容,出乎北伏冥意料,却又让北伏冥感叹对方的回答就会如此地说道:“北院长,我们训练兵营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练兵,总不好白跑一趟。”

    得到了那名魁梧军人的答复,北伏冥微微点了点头,旋即便重新转头看向了血雷门宗主。而血雷门宗主此刻也不禁深感意外,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他肯定会选择避战。但是既然对方答应了。。。那就只能感谢对方的愚蠢,给他们血雷门机会了。

    脸上堆起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血雷门宗主立刻附和道:“既然钧营长也同意,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下一刻,血雷门宗主缓缓转过了身子,看向了身后的众多血雷门弟子。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血雷门宗主声音铿锵有力地说道:“我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这一次,证明你们自己的时候到了!你们被需要的时候也到了!这一战,关乎我血雷门今后的威名!若是你们能够将训练兵营打败,那么我会传授你们每人一部二阶高级元素技!”

    听得血雷门宗主的这一番话,原本心无战意甚至有着惧意的血雷门年轻弟子呼吸顿时沉重了起来。一部二阶高级元素技,是连他们家族中都罕见至极甚至还拿不出来的贵重之物!如果能够掌握一部二阶元素技,不仅对自身厉害大有增幅,还可以将之带回家族之中,提高家族的实力。

    “你们日后要成为真正的强者,那么就必须要经历真正的战斗!这样的好机会并不多,请你们好好把握住!”说着,背对其他众人的血雷门宗主向血雷门众弟子露出了一个毫不掩饰杀意的表情。

    他其实很清楚,血雷门之中的弟子没有一个是善茬,是善茬的话在血雷门就待不下去。因为是同一类人,所以交流起来才十分方便。他的一个表情,就足够了。

    面色恢复为常态,血雷门宗主旋即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数瓶药瓶,说道:“我知道这个选择会让你们难受一段时间,但是这一次,我希望你们能够为宗门付出一些,你们需要拼一下!”

    听得血雷门宗主的话,众血雷门年轻弟子在思索了片刻之后纷纷点头,表示愿意。在他们看来,这应该是一种有着副作用的在短时间内强行提高战力的丹药。虽然的确是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为了二阶高级元素技,拼了!

    见到众年轻弟子点头,血雷门宗主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下一刻,他便将手中的药瓶递到了前排的几名年轻弟子手中,随后向众年轻弟子吩咐道:“一人一颗,多了的话副作用你们承受不住。”

    向血雷门宗主恭敬地点了点头,那几名站于前排的年轻弟子打开了药瓶,从中倒出了一颗通体血红,十分小巧的丹药。虽然药瓶不大,但是这样小巧的丹药,一瓶也足够容纳近百颗了。

    一分钟之后,一共二百名二十岁以下的血雷门年轻弟子皆是服用了那种血红色小巧丹药。虽然开始时效果并不明显,但是他们明显感受到自身元力甚至是气血都在缓缓升腾,有一种越来越拥有力量的美妙感觉。

    这一感觉,让二百名血雷门年轻弟子顿时信心大增。他们觉得自己现在都已经能够轻松对付十个军区的废物了。

    血雷门的集体嗑药行为,自然落在训练兵营的众新兵眼中。但是众训练新兵对此情况却是心中一片平淡,没有一人喊出什么不公平,己方也要嗑药这样的话。

    此刻,那名魁梧军人也转过了身子看向一百三十一名训练新兵。逐一扫过了每一名新兵的眼睛,那名魁梧军人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旋即沉声嘱咐道:“具体标准视情况而定,最好不要出人命。但是如果迫不得已,以保全自己的安全为第一标准。”

    “是!”众训练新兵齐声应道。

    下一刻,有一名训练新兵突然开口问道:“报告!营长,那么如果其他人有危险要不要帮?”

    听得那名训练新兵的问题,那名魁梧军人笑了笑:“平时的训练,这种情况当然不允许。但是这一次,你们是共同带着训练兵营的名头参战的。”

    那名魁梧的话没有说透,但是众训练新兵都已会意。这一刻,他们看向周围人的眼神也是产生了一种变化。这一次,他们彼此是真正的战友了。是能够将背后交给对方,是一起面对共同敌人的战友!这种源于内心的感觉他们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但是这样的感觉,并不坏。

    没有说什么,众训练新兵在此刻仿佛突然有了一种默契。就如同历代训练兵,也是每一名灵凰军军人出战前一样。

    众训练新兵齐齐一锤心口,带着一种必胜的信念,发出最庄严,宣誓自己必将会获得胜利的宣言。

    “灵凰,万盛!”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