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阻扰
    ,!

    灵凰学院的突然出现,让血雷门宗主震惊的同时也想了许多,但是却让他一下子忘了一件事情。他之前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而现在,他终于记起来了。

    他们宗门能喊人,学院能喊人,那么军区,也同样可以。而军区喊人,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灵凰国最强大的势力,不是学院,不是宗门,是军区。应该说任何一个国家皆是如此。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是国力的体现,是安邦的根本。什么弱,军区都绝不会弱。

    灵凰军区,那象征的是灵凰国的国家力量。宗门也好,学院也罢,都是灵凰国之内的势力。和灵凰军区比起来,是有着本质差别的。

    此刻,不仅是血雷门宗主,瀑域和战坤宗两支队伍的领头者的脸色也是瞬间难看了起来。战坤宗领头者手中的那块金黄玉石瞬间被他收起,这还喊个屁的人啊,喊人过来一起遭殃?

    他们平时和说宗门内弟子们说的什么看不起军区,军区是废物,那指的是军区的新生代。因为大部分新生代都是被学院和宗门包揽的,军区的新生代别说是质量,光是数量都是一个问题。但是,这也仅限于新生代了。

    要说整体实力,哪一个势力比得过一个国家的军区力量?和军区作对?估计就直接一个造反的罪名扣上来了。

    看着这支赶来的军队,在场的众人都不禁深感震撼。难以相信,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军人竟然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真是不知道他们平日里究竟是藏在灵凰城的何处。

    下一刻,数道人影脱离军队,径直跑到了那名魁梧军人面前,旋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103军团血影师三营!向您报到!”

    回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那名魁梧军人说道:“辛苦了。”说罢,那名魁梧军人直接下令道:“封锁此地,注意在场所有宗门之人,一个都不能放跑。”

    “是!”

    朗声应了一声之后,那名军人立刻冷声低吟道:“封锁。”

    随着这两字落下,众多军人也不知道是如何听到指令的,立刻训练有素地四散开来,最终不见踪影。所谓的封锁,当然不是指将这里的众人包围。封锁,封锁的是整座血雷山。

    转头望向了远处面色极其不自然的血雷门门主,那名魁梧军人大笑道:“我就是希望你这样明事理的人,办起事来根本不用那么多废话。你之前说实力决定对错,没毛病,真的没毛病。”顿了一下之后,那名魁梧军人的声音骤然冰冷:“今日,你们血雷门将不复存在。道理你自己很明白,错在你们,因为你们实力不够。”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血雷门宗主不禁身形一个踉跄,颤抖地后退了一步,险些栽倒在地。

    血雷门从开宗以来已经过了数十年,这可是他一辈子打出来的基业,也是留给后代希望能够一直传承下去的财产。

    而现在,这些都要没了。这怎么可能?。。。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但是此刻血雷门宗主的心中,没有什么想要玉石俱焚的想法,有的只有一片绝望。灵凰军区和灵凰学院不一样,灵凰学院会顾忌一流大宗门的联盟针对。但是灵凰却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哪怕整个灵凰国境内的一流大宗门都联合起来,也无法抗衡整个灵凰军区,更何况,那些一流大宗门也不会那么做。

    就比如瀑域和战坤宗,他们现在想的是明哲保身。为了一个小小的血雷门和军区过不去?怎么可能!他们之前帮助血雷门,是因为针对目标是灵凰学院,有一战的能力,也有利可图。而目标换成军区的话,不仅肯定打不过,而且也捞不到任何好处,反而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噗通!”

    突然,一道跪地声悄然响起。不重,但是在此刻这一片寂静的场面中却显得格外明显。

    跪倒之人并不是血雷门宗主,而是血雷门的一名年轻弟子。那名血雷门弟子跪倒,不是因为血雷门就此覆灭。对他来说,血雷门没了就没了,到时候换个宗门就好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的性命受到了威胁。

    之前血雷门宗主亲口提出要让血雷门的年轻弟子和训练兵营的众新兵来场真正的实战,而且训练兵营也接下了。之前那会血雷门的年轻弟子们对此还是十分期待的,因为他们都看得出局面完全掌控在他们手中,和军区的那群废物进行实战根本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到时候就算真的有危险,想必也会有人违反规则出手相救。而训练兵营的新兵有危险,那也只能认命。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完全反过来了。。。

    “什,什么!您说的是真的?!”

    然而,就在血雷门这边气氛陷入一片绝望之时,原本整个人都变得萎靡的血雷门宗主突然发出了一道显得难以置信的狂喜之语。

    下一刻,血雷门宗主直接将手中的一枚通体暗红的令牌扔向了那名魁梧军人。并且仿佛想要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一般,高声喊道:“钧营长!你的长官有话要说!”

    接过了血雷门宗主扔过来的令牌,那名魁梧军人不禁微微皱眉。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本能地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似乎印证了那名魁梧军人的预感,一道立刻的光息人影于此刻从那枚暗红色令牌中弹出,并且下令道:“103军团血影师3营,立刻前往东区执行训练任务!”

    看着这道光息人影,那名魁梧军人差点直接把手中的令牌给捏碎了。因为此人正是上午时带着君林去见老营长时遇见的那位名为罡革的将军。

    听得罡革的命令,位于那名魁梧军人身旁的血影师三营营长顿时面露意外之色:“这。。。”

    “服从命令!立刻!”

    “。。。是!”

    皱着眉头看向了那名魁梧军人,血影师三营营长显得有些无奈,不解,与愧疚。而那名魁梧军人则是向他微微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服从命令。”

    下一刻,那名魁梧军人面色阴沉地看向了罡革的光息影像,沉声道:“罡。。。”

    然而就在那名魁梧军人刚刚开口之时,罡革对他,以及一旁的君林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旋即便单方面中断了联络,光息人影瞬间消失。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