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解决办法
    ,!

    随着君林的话音落下,全场众人都不禁沉默了片刻,开始消化君林之前那番话中的信息。

    然而下一刻,血雷门的那名英武男人便突然发出了一道怒斥:“小子!你放肆!”

    他们堂堂血雷门,当着在场那么多人的面,被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子出言嘲讽为“不过如此”。这可是明目张胆地打他们血雷门的脸啊!

    而且不仅如此,那名英武男人自然认出了君林正是那件事情的当事人之一。君林之前说的什么他们血雷弟子目无王法,在灵凰城内肆意动手想要伤他性命。在那名英武男人看来或许事实真的是如此,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们血雷门可是干过不少了,只是一直未受到制裁而已。

    可是如今,万一他们血雷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这个罪名给坐实了。那么就算再如何狡辩,也都无济于事了。

    “光凭一番信口雌黄就给我血雷门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小子!如果你不拿出证据,那么我血雷门绝对会让你负起相应责任!”顿了一下之后,那名英武男人面色一凝,摆出了一副愤慨而大义凛然的姿态说道:“不管你是否拿得出证据,我血雷门拿得出!你之前说我血雷门弟子在灵凰城内肆意动手,可是事实情况,却是我血雷门的三位弟子现在还卧床不起。而你这个所谓的被害人,为什么却仍然好好地站着。我现在倒是糊涂了,到底是谁目无王法,在灵凰城内肆意动手伤人?”

    “血雷门的!你真是够了!我这新兵在午饭时候突然毒发,要不是处理及时,天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就在这时,一道显得有些忍无可忍的怒喝骤然响起。血雷门的这番做派,那名魁梧军人是真的有些忍不下去了。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那名英武男人心中明显出现了一丝惊慌。不过很快他便露出了一抹不屑地冷笑,反驳道:“呵呵,看来训练兵营营长对我血雷门的招数还有所了解啊。不过想用这一点来制造骗局,是根本不可能的。我说句难听点的实在话,一名一阶元素使,在血雷毒毒发的瞬间,就是他毙命之时。他根本挺不到你们驱毒的时候。还是说,你是想说我血雷门的血雷毒,连一个一阶元素使都毒不死吗?”

    说罢,那名英武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旋即直接上前一步,提议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正好也可以借此机会,看看到底谁说的真话。不如我们就让那名新兵在此再中一次血雷毒,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给你们及时处理的机会。如果他能,那么就说明你们的话属实。如果不能。。。那么也就证实了是你们训练兵营颠倒烟白!”

    对于那名英武男人的提议,那名魁梧军人当然不可能接受。因为这完全就是对方胡搅蛮缠,答应了,就等于要让君林亲身试毒。关键是根本没这必要,撒谎的是血雷门,不是他们训练兵营。

    但是。。。口说无凭,终究是没法解决问题的。

    见到对方沉默,那名英武继续乘势追击道:“怎么?如果你们说的属实,那么有什么好犹豫的?反正那名新兵能够挺住血雷毒,有什么好怕的?”

    区区一名一阶元素使能够在血雷毒毒发之后坚持一段时间?反正那名英武是肯定不信的。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当初那名黎姓血雷门其实的确对君林下了毒脚,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自信。

    不过同样,那名英武男人不知实情,那名魁梧军人也一样不知道。他可不敢保证君林再次中毒之后依旧能够像之前那样顶住,万一君林因此夭折,那么他会后悔一辈子。

    这一刻,那名魁梧军人第一次心生一种无力之感。有什么办法。。。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证实血雷门才是颠倒烟白的一方?

    “北院长,请问在灵凰学院附近区域内发生了的情况,你们能够得知吗?”突然,沉默了许久的君林在此刻向北伏冥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听得君林的这一问题,北伏冥不由愣了一下,旋即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那几名血雷门弟子正是在灵凰学院院门北方方向,通往凰轨的路途中偷袭我的。”君林如实回答道。

    君林的回答,令的众人的面色再次齐齐一变,只是北伏冥此刻的脸色却是不禁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因为说实话。。。灵凰学院附近还真的没有什么监管力量存在。谁敢在灵凰学院附近搞事情?而且除了院门开放之时,灵凰学院附近也不会有人往来。

    所以,没人会认为灵凰学院附近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但是这意外情况,它就这么发生了。

    沉默了数秒之后,北伏冥虽然心中感到有些害臊,但是终究还是坦诚地向君林致歉道:“小家伙。。。抱歉了。这件事情。。。我们无法为你确认。”

    得到了北伏冥的这个回答,前一秒面色变得无比难看的那名英武男人在这一秒再次变脸:“北院长,这件事不能怪灵凰学院。而且我认为,那名新兵完全就是想用此借口来装糊涂。在灵凰学院附近挑事,这是对灵凰学院的一种不敬。我血雷门弟子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眼神莫名地看了眼那名英武男人,君林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轻笑了一声,旋即便声音平静地直视向那名英武男人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照之前所说的那样,我再中一次那个血雷毒。”

    “君林!。。。”

    转头看向了欲言又止,神情有些复杂的那名魁梧军人。君林挠了挠脑袋,笑道:“营长,事实如此,没什么好怕的。”

    看着君林,那名魁梧军人抿着嘴沉默了数秒之后,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君林,对君林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下一刻,君林直接上前一步,高声问道:“你血雷门之前对我下毒的那名弟子呢?”

    那名英武男人闻言之后脸色微变,旋即冷声回道:“明知故问,他被你伤到现在依旧在静养。”

    “被我往他后脑勺敲了一下,就躺倒现在吗?”君林显得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

    而在场的众人闻言之后也不由面露异色,那名血雷门被一名一阶元素使敲了一下后脑勺,就晕倒现在吗?

    察觉到了众人的反应,那名英武男人的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杀意。从一开始,他就决定无论如何,必须要让君林死。因为君林是训练兵营那边唯一的当事人,他死了,那么这件事情当事人就只有他们血雷门的人了,到时候绝对可以占据主动,大做文章。

    而现在,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竟然还屡次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们血雷门掉面子。不除他,难解心头之恨!

    下一刻,君林的声音继续响起:“那么,他现在卧床不起,该怎么给我下毒,怎么让我再中一次和之前强度一模一样的血雷毒呢?”

    “这血雷毒,乃是我血雷门秘传,只有内门弟子才能习得。如今我血雷门的内门弟子皆在外历练,所以我就给你个面子,由我亲自出手。放心,在场那么多人看着,我也没法乘机加害于你。”说罢,那名英武男人对君林露出了一丝微笑。

    对于那名英武男人的承诺,君林也是露出了一抹看不出究竟在想些什么的平静笑容,旋即笑着点了点头,缓缓向那名英武男人伸出了左臂。

    “行,来吧。”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