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实力决定对错
    ,!

    面对那名魁梧军人的强硬要求,那名英武男人总是百般不愿也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照做。

    下一刻,整座血雷山上空骤然响起了一阵警鸣,只有血雷门之人才听得懂其中意思。这一阵警鸣,先是召集所有血雷门弟子立刻到山门集合。而后半段。。。则是最高级的全宗警戒警报。

    这个警报,足以惊动正在闭关的师傅出关。虽然不愿惊动他老人家,但是现在只能如此了。

    很快,开始有陆陆续续数百道身影不断从山内掠出,赶到了山门处。这些血雷门弟子在看到了此刻的局势后便直接站在了那名英武男人以及众血雷门长老身后。和远处的训练兵营众人遥遥对峙。

    三分钟过后,看着赶过来的三百多位血雷门弟子。那名魁梧军人不由对着那名英武男人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三百十一人,二十岁以下的我看还不到一半。看样子你们血雷门这几年收成不行啊。”

    说罢,那名魁梧军人又抬头看向了远处的天空,整个人气势瞬间凌厉了起来:“而且,你这人喊得倒是不错。”

    就在那名魁梧军人话语落下之时,一道弥漫着一种狰狞煞气的血色雷柱于血雷山山顶处猛然冲天而起。一股恐怖的威压瞬间横扫,直接硬冲向了那名魁梧军人所释放出的威压。两股不相上下的王级威压对碰,令的在场的所有人面色都齐齐一变。

    不过很快,那名英武男人和众血雷门长老顿时惊喜若狂。他们血雷门当代宗主,宗门之内的最强者终于出关。四年多了啊!

    之前那名英武男人感觉那名魁梧军人要比自己的师傅强大,是因为在他印象中师傅只是四年前的样子,而现在看来,二者显然是势均力敌。

    此时,那名英武男人的心态瞬间变了。之前他服软,是因为他们血雷门根本没有抗衡王级的力量。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依仗,那么对方就不是什么强大的军区,而是来犯他们血雷门威严的该死之辈。

    “轰!”

    下一刻,一道略显瘦弱的人影带着奔雷之势狂猛地从天而降,砸于那名英武男人之前,挡在了血雷门所有人之前,与站在训练兵营队伍最前面的那名魁梧军人对峙起来。

    看着那名魁梧军人,血雷门宗主在沉默了片刻后,似乎终于是想起了什么,缓缓开口说道:“训练兵营之人?”

    听得对方的问话,那名魁梧军人不由挑了挑眉头:“噢?居然能认得出来,见识倒是不错。”

    “呵呵,那一年五大国交流赛,训练兵营的年轻战士死的死伤的伤,无一人挺到最后,决赛全是由我们宗门一列之人参加。这一情况,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啊。”

    血雷门宗主的这一番话,直接令训练兵营的五名教官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而不了解具体情况的众训练新兵脸色也同样难看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对方这实在挖苦他们训练兵营啊。铁打的兵营流水的兵,无论如何,兵营的荣耀,不容被侮辱。

    而反观血雷门这边,却是个个面露高傲与嘲笑之色。没有一人挺近决赛?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切,果然军区的都是些垃圾,怎么和身为宗门弟子的他们相比?

    顿了片刻之后,血雷门宗主看了眼化为无数碎石的山门,冷声说道:“话说回来,你们训练兵营,毁我血雷门山门。这样的挑衅,我血雷门绝不能无视。”

    “毁你山门?你血雷门大胆挑衅军区威严,没直接把你们血雷门灭门,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

    “你们训练兵营还真是霸道。”轻笑了一声,血雷门宗主突然抬手做了一个手势,旋即一道细长的血色雷柱从他体内瞬间暴起。

    见到这一幕,其后方的血雷门众人也是随之齐齐发出了一声大喝,旋即数十道暗红色雷芒冲天而起,与那道细长的雷柱融合,令的整座血雷山都出现了嗡嗡震鸣。

    下一刻,一座看不到边际的泛着血色雷芒的阵图悄然出现于血雷山上空。阵图之中血雷滚滚,似是时刻准备劈下足以毙人的凌厉雷霆。

    随着这一宏伟阵图出现,血雷门宗主的声音也变得洪亮起来,回声荡荡:“不过霸道,得有霸道的资本。这里是我血雷门的地盘,你们训练兵营还没有在此放肆的资格。”

    血雷门宗主的声音与天空中那血雷阵图传出的压抑人心的隆隆雷鸣合为一体,显得颇具压迫力。与此同时,阵图之中的那翻涌着的滚滚血雷也是骤然变得暴动起来。

    “轰隆!”

    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前一瞬,一道约有十米粗的血色闪电便从千米之上的高空猛然劈下。没有劈向那名魁梧军人,而是劈向了后方的众训练新兵。

    这一情况,令的那名魁梧军人的眼中瞬间泛起了凶戾的杀气。一道粗壮的白色雷柱猛然暴起,瞬间瓦解了那一道劈向众训练新兵的血雷。

    与天空中的那块血雷阵图相比,那道白色雷柱实在是显得有些渺小。但若把那血雷阵图比作一片血色雷海,那么那道白色雷柱,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根无可撼动的定海之柱。

    怒极反笑之下,那名魁梧军人的声音也是回荡于这片天地之间,直击众人内心:“哈哈哈哈!好!好你个血雷门!先是动我训练兵营的兵,侮辱我灵凰军区威名。现在都不再掩饰,直接动杀手。我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你们有了这样的胆子!”

    “你们毁我血雷门山门,总要付出些代价。”

    “哪怕是你们有错在先?”

    “呵呵,有错在先?实力,决定对错。我血雷门,何错之有?”说罢,血雷门宗主转过了身子,看向了其余七名来自不同宗门的来使,露出了一抹善意的礼貌笑容,笑道:“今日之事,我已经知晓。现在时机已到,还请诸位立刻返回,请贵宗宗主亲自来我血雷门一聚。”

    血雷门宗主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们立刻叫人来压场面。他知道,这群训练新兵肯定会成为今年军区派去增援学院的一部分力量。如果这群训练新兵不小心出现了意外,那么对于学院一列在今年的五大国交流赛夺取好成绩多多少少总归会有些影响。而且如果能够因此牵动更多的大鱼,让今年的五大国交流赛发生的意外在多一些。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责任当然不可能由他们血雷门一个人承担。最起码要找到足够的盟友一起承担责任,更好是能够出现大腿为他们血雷门遮风挡雨。

    现在他已经把训练兵营拖在这里,他们走不了,也不可能让他们离开此地。所以现在做的,只要静静等待,看看到时候来的盟友们,到底有多可靠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