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老流氓
    ,!

    一个宗门的山门,和一家学院的院门一样。任何人要进出,都得从这个门过,这是规矩。

    而山门对于宗门的意义,则要更加庄重。山门被轰,这绝对是最大的挑衅,就算是视为宣战也毫不过分。

    此刻,在有众多宗门来使到访之际山门突然被轰,他们血雷门的面子该往哪放?!

    愤怒至浑身都不禁暴起雷光,那名英武男人当即喝问道:“到底是什么人?!找死吗!”

    “少宗主,他们看上去。。。像是,像是军区的人。”报信之人有些不太确定地唯唯诺诺应道。

    听得这一回答,那名英武男人顿时愣住了。军区?军区。。。

    然而下一刻,那名英武男人突然极为反常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哈哈哈!好啊好!这都不用我们动身,直接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罢,他转头看向了一旁的七名来自其他宗门的来使,笑着邀请到:“诸位,可有兴趣陪我一探究竟?”

    那七名来自不同宗门的来使闻言后也没有拒绝,纷纷点了点头:“自然。”

    他们也想看看来者究竟是什么人,到时候也可以视情况而定之后的计划。军区?他再厉害还能以一个部队抗衡他们数个宗门的联盟不成?

    纷纷动身掠出了大殿,一行人很快便来到了血雷门的山门处。只是到达目的地之后,所有人的脸色则是齐齐变得凝重甚至是惊恐起来。

    王级!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军区怎么会有王级的存在来到这里?

    这一下,原本满心不屑的那名英武男人也是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王级的存在他们血雷门只有一位,那就是他现在仍然在闭关的师傅,当代的血雷门宗主。只是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位来自军区的王级强者的威压,要比他的师傅恐怖得太多太多。。。

    如果没有这种实力,那么他肯定会以一种问罪的姿态面对这群军区之人。可现在。。。

    下一刻,一抹极其生硬勉强的笑容浮现于那名英武男人的脸上。他对着那名魁梧军人遥遥抱了个拳,朗声问道:“不知阁下来我血雷门。。。是有何事?”

    听得那名英武男人的询问,那名魁梧军人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听说你血雷门,之前说我们军区都是垃圾?真不知道是谁给你们的这个胆子,敢侮辱我们整个灵凰军军区。”

    那名英武男人闻言之后脸色骤然巨变,侮辱整个灵凰军军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反应过来之后,他把自己那个关门弟子一巴掌拍死的心都有了。自己那弟子之前只是说那个军区之人打了他们血雷门弟子,还侮辱他们血雷门威名,可从来没说过什么侮辱过灵凰军军区之事。

    这!。。。这!这他妈造孽啊!

    “误会,这绝对是有什么误会!我血雷门只是一个小宗门,那有那胆子敢对我**区有什么不敬,更不敢进行侮辱啊!”

    然而对于那名英武男人态度服软的辩解,那名魁梧军人却是毫不买账:“这事你说了不算。”

    随着那名魁梧军人的话语落下,一道人影从其后方的大部队走出,站到了那名魁梧军人身侧。

    见到这道人影,那名英武男人脸色顿时发苦。因为之前他看到的那个打了他们血雷门之人,还侮辱他们血雷门威名之人。正是他。

    也就是,当事人被带来了。

    “这位小友,此事。。。”

    “啊!师傅!就是那个垃圾!就是他伤了黎师兄!还侮辱我血雷门威名!”还未等那名英武男人把话说完,一道似乎是带着有些惊喜意味的声音毫无征兆地急促响起,回荡于山间。

    这一刻,那名英武男人差点直接一口老血喷出。他们血雷门怎么就收了这么个脑子有毛病的傻子啊!

    看着那名突然蹦出来血雷门的男孩,君林则是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旋即也高声说道:“就是你,之前说我垃圾,还说我们军区垃圾。”

    显然,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的局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他虽然感受到恐怖的威压,但是他却认为这股威压是来自于自己这边的。所以他根本无所畏惧,继续放声笑道:“哈哈!垃圾!你还不服了?我说了怎么了?你有本事现在就打!。。。”

    “砰!”

    下一刻,随着一声巨大的拍击声。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直接被那名英武男人一掌拍飞至千米外的山壁之中,生死不知。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名弟子不知天高地厚,满口胡言。我先让他闭嘴,过后必定严惩!”

    没有去在意那名血雷门男孩的死活,那名魁梧军人只是淡笑着微微摇了摇头,旋即说道:“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讨个说法。不过我们可以换种方式,如果你们配合,我们保证不为难你们。”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那名英武男人仿佛是看到了一线转机,急忙问道:“不知阁下所说的方式是?。。。”

    “我带了我的兵过来,借你们血雷门的年轻弟子来练练兵。”

    “阁下的意思是?”

    “我想要这群新兵蛋子磨练下他们的实战技巧,让你们血雷门二十岁一下的年轻弟子全部出来,为我们提供训练对象。”

    “这。。。”

    还未等那名英武男人说出第二个字,那名魁梧军人便直接打断,问道:“行,还是不行?”

    “吸。。。行。。。”那名英武男人此刻脸色毫无血色,只能迫于无奈地点头答应。

    得到了那名英武男人的肯定答复,那名魁梧军人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此刻,那名魁梧军人后方的训练新兵队伍中也是笑着议论纷纷。其中一句“这样一看,我们营长典型就是个老流氓啊。”得到了众训练新兵的高度认可。但也同样传入了那名魁梧军人耳中。

    同样,一旁的四名带队军人也是各个强忍着笑绷着脸。不得不说,老流氓这个词虽然是第一次用到那名魁梧军人身上,但是似乎还真贴切的很。

    “槽!他妈的那个小兔崽子说的?!给老子站出来!”

    恼羞成怒地转身当头一声暴喝,那名魁梧军人眼神不善地从那群训练新兵身上一个一个扫过,意图找出真凶。

    然而众训练新兵此刻却是立刻齐齐摆出了最笔挺的站姿,最肃穆的表情。一副给自己毫无关系的模样,同时充分掩护自己的战友。

    “吗的。。。”

    最终,那名魁梧军人只能没好气地摸了摸鼻子暗骂了一声。旋即重新转回了身子,将心中的火全部往对面上身撒了。

    “速度!三分钟内人给我全部到齐!”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