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军事机密
    ,!

    当初,得知君林离开的那一刻时,凰忘忧就瞬间心痛到险些站不稳而摔倒。那一刻,凰忘忧第一次心生一种后悔的感觉。

    以前在学院的时候,虽然寂寞,但是只要想着自己的皇爷爷,父皇,妹妹,和那个无礼之徒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凰忘忧就会不由的感到心中一片温暖与幸福。

    但是当那个无礼之徒突然离开,甚至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凰忘忧才终于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自己不需要那个无礼之徒也能够喜欢上自己,自己想要的,只是他能够和之前一样,在自己身旁,在自己的生活中,哪怕只是知道他不会离开,也能够让自己安心,满足。

    凰忘忧说的什么让君林别再回来,希望君林在未来不因为自己而产生感情上的困扰,其实并没有撒谎,都是发自内心的。但是这都是建立在她认为君林不会再回来的前提上。

    而现在,君林回来了。虽然很突然,但是凰忘忧真的毫无反感。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觉之一。

    这一刻,凰忘忧突然感到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充实无比,感觉心中那一块被硬生生抽离的部分终是重新补全。

    凰忘忧不会去问君林为什么回来,也不想去问。他回来了,就已经足够了。他回来了,就又能够像以前一样了。

    不过下一刻,看着君林身上的军装,凰忘忧突然想到了那一点,问道;“训练兵营哪儿不要紧吗?”

    君林闻言后坦诚地点了点脑袋,实话实说道:“要紧,我马上就回去。”

    听得君林的这一回答,凰忘忧顿时愣了一下,旋即一股很不高兴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然后牛过了脑袋,回以了君林一个最能够表示自己的不满的回答。

    “哼!”

    有些莫名地挠了挠脑袋,对于此刻凰忘忧的心中所想君林他肯定是猜不出的。不过怎么说呢。。。虽然只是这么短短几句对话,但是君林觉得自己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而且忘忧说的没错,训练兵营那儿的确很要紧,今天肯定还有着更加艰苦的训练在等着自己。所以自己并不能在此久留,需要尽早赶回去。

    在沉默了数秒之后,准备离的去君林想了想,最终认真地对凰忘忧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作为告别之语:“今年的五大国切磋交流赛,我会努力的。”

    君林的这一句话,令凰忘忧不禁愣神了片刻。不过在回过神来之后,凰忘忧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高兴微笑:“嗯!”

    同样,君林的这一句,也让一旁的墨米同样面露在意之色。这一刻,她才终于注意到君林身着的军装以及胸前的灵凰军军徽。而后,墨米不禁惊讶地认出:这是属于训练兵营的制式军装。

    难道这个小家伙,现在是一名训练新兵了吗?

    身为灵凰学院的真正高层,这四年来由学院一列参战的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墨米是年年亲临现场,并且从头到尾一直密切关注的。

    虽然说打到最后基本都是靠他们灵凰学院,但是灵凰学院的众多高层对于军区的贡献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而训练兵营,则是军区势力中相当重要的一份战力。

    作为从标准最为严格的军区出来的训练兵营,每一名训练新兵都充分体现了兵贵在精而不在多的原则,虽说最高实力比不上灵凰学院中那些立于数十万人顶点的天骄,但是贵在其整体水平优良。能够一下子拿出那么多整体水平在同一个标准线之上参赛者的,也只有进行严格,应该说是是残酷系统化训练的训练兵营了。

    下一刻,墨米不禁颇为在意地向君林问出了一个问题:“小家伙,你能和我说说你们今年训练兵营今年的新兵整体水平吗?”

    君林闻言后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太确定地反问道:“这。。。不会算是泄露军事机密吧?”

    听得君林的反问,墨米不由好笑地感叹道:“行了,这算什么泄露军事机密?而且就算泄露了,你就说是说给公主殿下听的,谁敢问你的罪?”前半句是实话,而后半句,则不知道是不是墨米暗含深意地调笑了。

    听得墨米的话,君林想了想后觉得也是。旋即便回答道:“今年营长他搞了次特殊化,把所有人的都调为了特训目标。”

    君林回答的很平静,因为就算简单地称述出一个事实。然而听在墨米耳中,却是直接令的墨米这名堂堂灵凰学院火属性分院院长直接失态地瞪大了眼睛。

    训练兵营的存在,对于墨米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她也清楚训练兵营之中有着“特训目标”这种训练等级。

    可以说,一旦被定为了训练兵营的特训目标,那么就说明那个新兵的天赋资质绝对出众。特训目标极其稀有,每年能出现几个已经不错了。而君林口中的整个“所有人都调为了特训目标”是个什么情况?

    “你们。。。今年有多少人?”墨米声音显得有些颤抖地追问道。

    “唔。。。现在还有一百多人吧。”君林如实回答道。

    一百多人。。。若是视为训练新兵的总人数,那么是有点少了。但若视为特训目标,那么。。。

    这一刻,墨米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问出了一个惊天的大新闻。这样的事情,或许真的能够算是军事机密了。

    然而相比于墨米的震惊,凰忘忧却是受到惊吓了。特训目标?她当然知道特训目标意味着什么,但是她也同样清楚特训目标的死亡率是非常惊人的。最终能够完成全部训练的特训目标,少之又少。

    但是看着君林,凰忘忧突然欲言又止,最终将想要说的话全部咽回了肚里。

    此刻,凰忘忧和墨米双双沉默。君林在等待了片刻后也觉得自己是时候该离开了。

    “那,我先走了。”

    “无礼之徒!。。。”

    “嗯?”

    “你要回来。”

    “。。。嗯,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