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目的达成
    ,!

    凰轨之中的环境一般都是非常安静的,所以君林这边出现的动静一下子便受到了周围众多乘客的关注。不过众人聚集过来的目光,非但没有令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有所收敛,反而还使他感到一种自己受到了众人关注的骄傲虚荣感。

    下一刻,只见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道暗红色的令牌,直对着君林说道:“我乃血雷门之人,得罪了我,我倒要看看你背后的那个军区会不会为了保你这个垃圾,而和我血雷门过不去。”

    由于君林是一名外来者,所以对于血雷门这个宗门,君林他还真从来没听说过。但是当凰轨之内的其他乘客听得血雷门这个三个字的时候,他们却是不禁露出异色。

    灵凰城内宗门林立,只有那些能够从众多宗门之中脱颖而出的宗门才会进入大众的视野。这血雷门,虽说不是那种一流的强大宗门,但是在这灵凰城中也占有一席之地。而且此宗门宗风彪悍,凶名显赫,所以在宗门之列中也算小有名气。

    能够成为血雷门这种宗门的弟子,也算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了。毕竟每一位灵凰城人都知道,宗门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虽然说不准是宗门的教育出了的新生代好还是学院教育出来的新生代好,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宗门的入门条件可要比学院苛刻太多了。而且越是强大的宗门就越是苛刻。家境,天赋,一个都不能少。

    所以当凰轨之上的众乘客听得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自报身份时才会纷纷面露异色,因为这个身份是一种象征,代表着家境和天赋的出众。

    相比于宗门,灵凰城人对灵凰**区的了解则是少之又少了。灵凰城人只知道年轻的新生代根本没什么人会去军区,没条件的去学院,有条件的去宗门。至于去军区当兵的。。。除了那些军人世家的后代,估计也只有连学院的入院标准也达不到的没有什么天赋的人了。

    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会说出刚刚那句话也正因如此,因为他认定君林的家境肯定不及自己,天赋也肯定是差得要命,不然也不会现在还是一名一阶元素使。估计这样的垃圾,就连他待着的军区也不待见。所以他敢确定,他背后的军区势力肯定不会为了他这个废物而和血雷门过不去。

    既然背后的势力不管,那么剩下的就是个人背景。要论个人背景,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自认完全能够碾压君林。势力,个人背景都占优。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心中根本没有什么惧怕,只是满心急切的等待着君林下凰轨,然后出手好好教训他一顿。

    垃圾,你也配被我的女人看?长得帅?等会儿我就打烂你这张脸!

    此刻的君林,却是已经知道和这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说什么也说不通了。不过他也真的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继续转头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

    在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狠狠地盯了君林将近一个小时后,随着凰轨到达灵凰学院站点的提示声响起,君林终于面色平静地站起了身子。

    见到君林起身,等得早已不耐烦的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也是“蹭!”的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吗的!你终于下去了,你还真敢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的那名来自血雷门的女孩突然拉住了他。感受到了女孩拉自己,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不由怒气上涌,这是想让自己饶过那家伙?

    但是还等他开口怒骂,女孩却是面色有些厌恶但又有些无奈地不得不提醒道:“你脑子清醒点,看看这到底是那里?”

    听得女孩的话,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不由愣了一下,刚刚他把全部精力都盯在君林身上,还真没注意这到底是哪里。下一刻,他扭头望向了凰轨之中的站点提示牌,当他看见了提示牌上那五个鲜红的“灵凰学院站”之后,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那家伙还他妈是男人吗?这么恶心这么怂,跑到灵凰学院这儿避难?!

    灵凰学院附近一带的治安可是管理的相当严格的,在灵凰学院附近动手,那么动完手之后连跑的机会都没有,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被抓住。

    哪怕他的背后有血雷门撑腰,也绝对不敢在灵凰学院附近放肆。对于他们血雷门来说,灵凰学院就是个遥不可及的庞然大物。

    虽然宗门一列一向看学院一列不顺眼,但是该认的还是要认。若要说单一实力,灵凰学院绝对是属于那种统治阶级的。就算是那些底蕴深厚的一流大宗门也绝对不会对灵凰学院有半点轻视。

    而且今年随着公主殿下进入灵凰学院学习,灵凰学院的影响力也是疯狂暴涨,直接导致今年许多宗门的收人数大不如前,也让灵凰学院今年入院的新生比上一届暴增三分之一。

    这一情况也让本来就人气旺盛的灵凰学院变得如日中天,灵凰学院附近的管理也变得比以往更加严厉。因为现在的灵凰学院,里面有着公主殿下,有着皇室之人在内学习。敢在皇室学习的地方附近捣乱,不是想死就是不想活。

    所以此刻,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才会气得不能自已。但是既然下定了决心,总不能空手而归。所以下一刻他便狠下心来咬牙跟着君林走出了凰轨。他倒要看看君林在这里下站后还能跑到那儿去,有种就一辈子待在这里不出去。

    不过就在这时,那名来自血雷门的女孩拉住了他,冷声说道:“我们现在还有师命在身,你难道把师傅下达的任务忘了吗?”

    “我。。。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把他打残!”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显然已经有些上头,握紧双拳咬牙切齿地回道。

    见到自己仁至义尽的最后一次提醒没有,那名来自来自血雷门的女孩发出了一声冷笑,旋即便松开了手,说道:“行,那你就自己去吧,到时候师傅责怪下来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替那个家伙求情?你这个贱人,我告诉你!没用!你喜欢替他求情是吧?我等会儿就把他往死里打!”怒吼完毕之后,那名来自血雷门的男孩直接迈步追了出去。

    而那名来自血雷门的女孩此刻则是一脸厌恶的表情,转身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也好,反正到时候责怪下来所有的责任由他来担,到时候要是把他逐出宗门那就最好。而且现在两人也终于彻底断掉了,想到这一点,她的心情才终于逐渐好转。至于君林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她也懒得去在意,反正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行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