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不讲道理
    ,!

    此刻,坐于君林对面的那一对来自宗门的年轻情侣则是同时打量着眼前身着训练兵制式军装的君林。

    不过这一对情侣现在的情况是女孩想要分手,而男孩想要死命挽回。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生得极为娇媚,但是此刻她却是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用一种人见人怜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君林。

    不得不说,身着军装的君林有着一种其他同龄男孩都不曾具备的独特气质。而在那名宗门女孩的眼中,眼前的君林明显要比自己身旁那个想要甩掉的男友有魅力多了。下一刻,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两全的主意。既能够彻底甩掉自己的男友,也能够试着能不能和君林。。。

    心中有了主意,那名来自宗门的娇媚女孩旋即便突然露出了一抹极其诱人的笑容,微微前倾身子,就是这么笑着盯着君林看,没有说话。

    然而这一幕落在女孩旁的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眼中,却是直接令的他心中顿时无名火起。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你可是我的女人,这样犯花痴般地一直盯着那个家伙看是什么意思?

    “咳!”

    碍于现在是凰轨之上,自己不方便发作,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只好故意咳嗽了一声以示提醒。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竟是充耳不闻,依旧是继续盯着君林,甚至还站起了身子,想要往君林那儿走去。

    惊怒交加地一把拉回了那名来自宗门的娇媚女孩,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满脸愤怒地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然而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被这么一拉后,脸上的诱人笑容瞬间变为了一片冰寒,冷眼转向了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女孩冷笑道::“这句话应该我来问吧?你放开我,我和你只是同门关系,你凭什么碰我?再不松手我就喊非礼了。”

    女孩这一句话,直接让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不禁大声说道:“我是你的男友!”

    而女孩闻言之后则依旧是冷声道:“请你自重,也请你尊重一下我。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杭儿,我不同意,我没同意分手。”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不由抓得更紧了。

    因为手腕被抓得有些疼而微微皱起了眉头,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浓,回以了一个无声的冷笑,那名女孩旋即却是转头看向了君林,柔弱地说道:“能。。。帮我一下吗?”

    然而下一刻,还没等君林回答,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则是霍然起身,眼神不善地盯着君林。

    虽然他没有参加过五大国交流赛,但是宗门弟子看不起来自军区的新生代却是一直传承下来的情况。所以他对于军区的新生代自然是不屑一顾,认为对方和自己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是自己的女人现在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和一个来自军区的家伙眉来眼去,而且那个家伙还比不上自己。这让他如何能接受?怎么能忍?!

    此刻,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已经将心中所有的怒火转移到了君林身上。对,一定是因为这个小白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定是全部因为他!

    一副择人而噬样地死盯着君林,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直接指着君林说道:“你,下一站跟我下去。”

    听得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的话,君林也是相当直接地拒绝道:“不,我现在有事。”

    “我不是在和你谈条件,我是让你下一站跟我下去!”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仿佛命令般地说道。军人不是喜欢服从吗?那就服从给我看啊!

    然而君林闻言之后却依旧是一脸平静,在过了两秒之后缓缓转过了脑袋,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见到君林的这个反应,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顿时恼羞成怒。而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却是双眼一亮,这种处事不惊,有着沉稳平静气质的男孩可要比自己现在这个前男友有魅力多了。当初真是瞎了眼,找了个交往之后才发现是个大男人主义,而且没有足够强大的资本还特别爱装的男友。

    比起那个前男友,眼前的这位气质平静沉着的兵哥哥完全对自己的胃口。嗯,最关键的是长得也好帅,看起来要比自己旁边那位养眼多了。

    但是相比于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的心中所想,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此刻的心情可就糟透了。他很清楚如果在凰轨之上动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就是说他根本无法动手强行把君林给拉下去。不过很快,他转念一想,他的心情却又一下子好了起来。

    “行啊,你不跟我下去。那等你到了我跟下去。有本事你就一辈子躲在这凰轨里别下去,等你下去,我就直接找你算账。”

    这一次,君林终于有些疑惑而又厌烦地微微皱起了眉头。转过头来看了眼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又扭头看了眼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君林旋即说道:“你们俩闹矛盾,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女朋友当着我的面盯着你看,你说和你有没有关系?”

    听得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这么说,君林更加不解了:“那你应该和你的女朋友说,把气往我这撒干嘛?”

    “你他妈还敢还嘴?军区的垃圾!你等死吧!”

    下一刻,君林闻言之后的眼神顿时变得一片冰冷。面对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人,君林自然不会给予好脸色:“你还能在灵凰城杀人不成?”

    君林的这一句话,一下子把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噎住了。他根本没想到君林竟然这样问,但是他知道对方这完全就是故意刁难自己,恶心自己。

    “只有一阶元素使修为的垃圾!只有废物才会问出你这样的问题!废物!军区的废物!你等着,等你下凰轨,我就等着你下凰轨!你下去就弄死你!”

    看着此刻面容扭曲,大放厥词的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那名来自宗门的女孩感到心中一阵恶心,自己当初真的是瞎了眼。光是想想这样的人是自己的前男友,就觉得恶心,丢人。

    因此她也更加希望利用此机会彻底甩掉他,至于和君林发展什么的。。。刚刚那名来自宗门的男孩的话也提醒了她,对方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罢了。也难怪,这个年龄去当兵也只有那种家里穷,而且天赋连学院都看不上的人了。这样的人,长得帅,估计也就是唯一的优点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