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重逢
    ,!

    双方见面之后,那名和蔼的老军人和那名魁梧军人先是将冥幽国之人偷袭一事向凰仁明具体地叙述了一般。听得凰仁明是不时地皱眉,因为他知道,事件中的那名新兵正是君林。

    叙述完毕之后,那名魁梧军人突然下跪主动向凰仁明请罪,表示这是自己的疏忽所造成的结果。虽然此时真的不能怪他,反而还应该奖赏他及时赶到救下了君林。但是他身为训练兵营营长,他的兵在兵营里出事,他这个营长就必须要负起责任。

    对于那名魁梧军人的请罪,凰仁明笑着拒绝了。一是因为君林没事,二是因为凰仁明他也知晓训练兵营盛极而衰的情况。那么大的地方,结果现在只有那么点人在使用,出现这样的意外也的确没什么办法。

    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冥幽国的人竟然会突然干出这样的事情,真要说的话,凰仁明觉得自己也有责任。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发生过,但是他没有做到未雨绸缪。如果他早日想到了这一点,并且下令增加训练兵营的防御部署,那么说不定就能避免此事的发生。

    扶起了那名魁梧军人,凰仁明坦诚地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并且承诺自己会即刻处理此事,增派兵力加强训练兵营的防御。而且还考虑相当周全地表明:增派的兵力,只会从曾经从训练兵营走出去的军人中挑选。

    商讨完了此事,凰仁明突然提议想和君林单独聊聊。对此,两名军人是认为君林得到了陛下的重视,这可是好事。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退出了灵凰殿,在外等候。

    于此,灵凰殿之内便只剩下了君林和凰仁明二人。

    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君林还是硬着头皮喊了声:“大叔。。。”

    然而下一刻,凰仁明那没好气地声音便是直接响起:“你这臭小子,每次任性出走,结果最后受苦的却是我。”

    听得凰仁明这句话,君林不由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地歉意笑容。但是同时心中也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小林啊,你这一次,可是真把忘忧给急着了。不过我和父皇他老人家已经决定,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支持你留在训练兵营接受锻炼。也希望你最终能够完成所有的训练。”顿了一下之后,凰仁明笑道:“现在,既然来了,去看看玲玲吧。”

    君林闻言后沉默了片刻,但是最终却是重重地点了下头:“嗯。”

    二人简单地聊了一会儿后,君林从灵凰殿的后门悄悄走出,轻车熟路地跑向了凰仁明告知的一处宫殿,此刻凰穆正在那儿教小凰玲学习。

    。。。

    不到三分钟,全速跑到一处宫殿殿门外的君林在门前缓缓做了个深呼吸,旋即抬手轻敲了三下们。不一会儿,殿门便被打开,而凰穆也随之出现在了君林的视线之中。

    “老爷爷。。。”

    见到了凰穆,君林的眼眶不禁一下子有些泛红,凰穆对君林来说绝对是他最敬重的一位长辈,没有之一。

    见到了君林,凰穆不禁颇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小林?”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从殿内飞奔而出,径直扑向了君林,吓得君林赶紧跪下了身子,接住了可以说是撞在自己怀里的小凰玲。

    抱着怀中紧紧拽着自己衣服的小凰玲,君林的脸色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歉意与宠溺之色。轻轻地抚了抚小凰玲的小脑袋,君林轻声地说道:“玲玲乖,不哭。”

    听得君林的话,死死抓着君林衣服不放的小凰玲强止住哭泣松开了手,旋即撑起了身子,满脸泪珠地盯着君林好久后,终于露出了一抹纯真而发自内心的高兴笑容:“大哥哥,姐姐说过,大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小凰玲的这一句话,直接令的君林不禁微微颤了一下身子。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君林在沉默了数秒之后,终于是狠下心般地说道:“玲玲,这次我只是回来看看,马上就要走了。”

    “大哥哥还没有锻炼完吗?”

    小凰玲不知道君林进入训练兵营的事,她只知道爷爷和自己说过:大哥哥是在外面进行锻炼,提高实力。等大哥哥锻炼完了,那么就会回来了。

    所以听得君林马上要走,小凰玲才会这么问道。

    “。。。嗯,还没锻炼完。”

    “那大哥哥还有锻炼多久?”

    “。。。不知道,好像还要很久。”

    “那大哥哥锻炼完后就能回来了吧?”

    “。。。。。。”

    不过就在这时,凰穆那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哈哈哈!你大哥哥他锻炼完了肯定会回来的,玲玲放心,到时候你大哥哥他不回来,爷爷帮玲玲把他抓回来。”

    说罢,凰穆抱起了小凰玲,让小凰玲先进去自习一会儿,旋即便喊君林去外面聊。

    “小林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回来了?”

    听得凰穆的询问,君林一五一十地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了凰穆。

    听完了君林的诉说,凰穆喜怒交加。怒的是冥幽国之行为,喜的是君林没事,而且还成为了三级特训目标。

    不过当君林诉说完之后,他不禁向凰穆提起了心中在意许久的问题:血灵凰。

    听到君林竟然提及“血灵凰”这三个字,就连凰穆也不由罕见地露出惊容:“你怎么知道血灵凰?。。。等等!小林,难道是你杀了那头血灵凰?”

    君林闻言之后不由抿了抿嘴,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点头承认道:“嗯,那头血灵凰会说人话。它说忘忧和它之间只能活一个。。。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所以想问问您。”

    下一刻,凰穆认真地点了点头,但是旋即却是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笑容:“小林,辛苦你了,也谢谢你了。这一次,你是真正救下了小忘忧的命了。”

    君林不说,但是凰穆知道。当初君林杀死那头血灵凰的时候,做出了这一选择的时候。恐怕君林的心中并不好受。

    凰穆知晓,那头血灵凰是无辜的。但是没办法,为了自己孙女的命,只能这么做出自私的取舍。

    这样的选择,这样的事情原本是该由他自己来的。可是他当初却失误了,弄得这一份重担最后落到了君林的身上,由君林来承担,由君林来解决。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