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愤怒
    ,!

    见到了君林,那名老军人原本谈笑风生的脸瞬间收敛,旋即看向君林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冷冽起来。

    这名老军人当然和君林没有什么仇怨,但是他之所以对君林有着莫名的敌意,是因为他的外孙对如初见可是爱慕已久,而他也希望自己的外孙能够和如初见在一起,借此攀上如家这颗参天大树。

    其实如家,只是一个富商之家,根本都不是贵族。但是这名老军人却是十分清楚一点:钱,可要比权实在多了。而且很多的钱,要比很大的权实在更多。

    钱,买不到的东西有很多。但是很多钱,能够买到的东西也有很多。如家所具备的能量,绝非表面上这么简单。否则像这名在军中地位非凡的老军人,在昨日也不会给如初见开特权,并且还像个下人一样亲自陪同如初见一起前往训练兵营看望君林。

    然而就是因为昨天的那一看,让他看见了如初见和君林非同一般的关系。在他记忆中,如初见这位如家大小姐可是生人勿近,而且对异性同龄人更是拒之于千里之外。像和君林那样进入一屋私谈,如同熟人般的关系。简直是闻所未闻,更别说是亲眼看见了。

    这其实就是这名老军人对素不相识的君林产生敌意的原因,他希望自己的外孙最终能够和如初见在一起,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突然蹦出来强大的威胁。虽然不能确定如初见是怎么看待这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野小子的,但是如初见突然能和异性同龄人交流,这让这名老军人不能不想多。

    相比于这名老军人,屋内另一位坐在这名老军人对面和蔼的老军人则是神情温和地向君林和那名魁梧军人点头致意了下,旋即笑着问道:“真是稀奇啊,竟然有时间跑到我这来,有什么事情?”

    那名魁梧军人,其实是这名和蔼的老军人曾经带出来的兵。而这名和蔼的老军人,正是上一任训练兵兵营营长。

    “首长!”

    向和蔼的老军人恭敬的行了一礼,那名魁梧军人顿了一下之后,看向了那名对君林颇有敌意的老军人。

    那名和蔼的老军人见状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位是中央军区的罡革将军,你有什么大事汇报的吧,罡革将军早晚也会知道了,你直接说罢。”

    听得那名和蔼的老军人的话,那名魁梧军人点了点头,旋即便开始讲述起之前君林被冥幽国之人审问的事情。。。

    听完了那名魁梧军人的诉说,那名和蔼的老军人脸色已是变得一片凝重,屋内的气氛似乎也因此变得凝重压抑起来。

    此刻那名和蔼的老军人已经不复之前的慈眉善目之色,虽然只是微微皱眉,但是却给人以一种铁血之气。沉默了数秒之后,那名和蔼的老军人说道:“他冥幽国好大的胆子!。。。现在时期特殊,冥幽国的这一动作必然有所图谋。这件事我稍后会亲自向陛下禀报的。”

    “哎~”

    然而就在这时,罡革却是突然出声制止,旋即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为了一个新兵,就惊动陛下,太小题大做了吧。如果说训练新兵出现大规模伤亡,那么此事向陛下汇报理所应当。但是现在却是一个新兵都没出事,而且之前说这小子不久前刚收到冥幽国的人审问,那为什么他看起来却是什么伤都没有啊?”

    听得罡革的这一番话,那名魁梧军人顿时皱眉道:“罡革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而罡革闻言之后却是直接冷笑一声,猛然一拍桌子厉声喝道:“我怀疑你们说谎,虚报军情!”

    这一刻,那名魁梧军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训练兵营的训练虽然残酷,但是自训练兵营存在以来,训练兵营的每一名教官却都是出了名的护短。他的兵受到了冥幽国的人的严刑逼问,甚至还被强行喂下了冥幽国特有的烈狰虫,若是自己晚一步赶到,那么君林就会死于那名冥幽国男人手中。可是现在竟是被人怀疑成此事是假的,这让他怎么能忍?

    但是过硬的军人素质,让那名魁梧军人将心中这团怒火硬生生地给压了下去。不管怎么说,对方是自己的上级,而且这里是自己老营长的办公地,总不能给自己的老营长丢人,也不能给君林起到不好的示范。

    下一刻,那名和蔼的老军人没有接话,而是转头看向了君林,问道:“小家伙,确有此事?”

    君林闻言之后直视着那名和蔼老军人的眼睛,坦诚地回答确认道:“是。”

    那名和蔼的老军人在得到了君林的回答后接着问道:“那你能具体说说你之前遭受的待遇吗?”

    君林闻言后点了点头,开始如实说起了从自己被那名冥幽国男人从宿舍中带出去到那名魁梧军人赶来救场之间的全过程。

    听完了君林的诉说,那名和蔼的老军人最后问道:“那么你能说说,为什么你身上看不出有任何伤势吗?”

    “好得快。”君林给出了这三个字。

    不过就在下一刻,听得君林这三个字的罡革不由满脸不信且嘲弄地嗤笑道:“好得快?一名一阶元素使的自愈能力能有那么厉害?哪怕是光属性的也做不到吧?”

    看着有些一反常态的罡革,那名和蔼的老军人还未等君林开口回答,便突然抢先一步问向了罡革:“罡革将军,莫非你与这小家伙有什么仇怨不成?”

    听得那名和蔼的老军人的问话,罡革的脸色明显一僵,旋即立刻否认道:“没有。我只是因为此时影响甚大,不得不谨慎对待罢了。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也不用惊动陛下。但若此事是假的,那么就有必要进行严惩了。”

    这一次,听得罡革发言的那名魁梧军人终于是忍不可忍了。他也不再想着什么尊敬上级了,这样的上级根本不值得他去尊重。他要做的是维护自己的兵的权益!

    “罡革将军!什么叫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也不用惊动陛下?你是不把训练兵营放在眼里,还是不把灵凰国的国威放在眼里?他冥幽国的人!在我国国境之内伤害我国新兵!冥幽国的行为,挑衅的是我灵凰国的国威!这样的事情不用惊动陛下,那你说什么样的事情才能惊动陛下?!难道要亡国吗?!”

    “砰!”

    恼怒地猛然一拍桌子,罡革面色铁青地直接站起了身子,对那名魁梧军人怒喝道:“你住口!”

    “罡革将军。”

    而就在这时,那名和蔼的老军人也站起了身子,声音平缓地喊了声罡革。

    听得那名和蔼老军人的声音,罡革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去。官大一级压死人,罡革可不敢像那名魁梧军人一样对上级不敬。

    “此事,我已决意了。稍后我就将此事禀报给陛下。”顿了一下之后,那名和蔼的老军人看向了君林和那名魁梧军人二人,说道:“当然,你们两人也得留在我这儿一段时间。”

    说罢,那名和蔼的老军人重新看向了罡革,一副送客的样子:“罡革将军,你之前提的那件事改日再谈吧。”

    罡革闻言之后脸色骤然,但是在愣在原地数秒之后也只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旋即转身向大门走去。

    转过身后,罡革看向君林和那名魁梧军人的眼神相当不善,特别是看向君林的眼神,那就是一副恨不得一直接巴掌将君林拍死的架势。

    在路过二人之时,罡革发出了一道冰冷的冷哼,随后离开了房间。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