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审问
    ,!

    “砰!”

    凌晨五点,天色还是暗沉沉一片的时候,君林的小平房宿舍房门突然被粗暴地踹开。

    这一突发情况,直接让处于修炼状态中的君林猛然睁开了眼睛。然而就在君林刚刚睁眼的瞬间,他便看见一只大手径直向自己的面门袭来。

    虽然房内一片漆烟,但是君林那烟得明亮的瞳孔依然能够看清烟暗中的一切事物。君林能够看清袭击者的面容,他发现这名袭击者自己从来没见过,而且他的衣着也不是灵凰军军服。

    这些发现,让君林瞬间决定进行反击。然而这名袭击者显然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强者,一股让君林根本无法抵挡的恐怖力量如同暴洪般瞬间冲击了君林。下一瞬,君林便眼前一烟,意识逐渐模糊远去。

    。。。

    “唔~。。。”

    伴随着一道略显难受的低喃响起,头一次感到浑身四肢乏力,身体就仿佛是散架了一样的君林缓缓睁开了眼睛。

    “哗啦!”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大盆冰冷到刺骨的冷水突然泼到了君林身上。此水的冰冷程度,令的君林不禁猛然颤抖了起来,体温开始迅速流失,不过这也让君林一下子彻底清醒了过来。

    丝丝烟气悄然浮现于体表,在稍稍缓过来之后君林便发现此刻自己正被吊在半空之中。双手被高高吊起,双脚被锁链禁锢,无法自由动弹。

    缓缓抬头看了眼眼前的情况,君林看见自己的眼前站着一名身着深褐色制服的男人,这个男人,正是之前袭击自己之人。

    盯着眼前这名陌生男人,君林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开口之后君林才发现,自己的咽喉剧痛无比,说起话时更是火辣辣的一片。

    听得君林的话,那名身着深褐色制服的男人如同看一只蝼蚁般漠然地盯着君林,声音低沉但却十分清晰地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顿了一下之后,他上前几步走到了君林面前,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今年你们训练新兵,有多少人?”

    君林闻言之后没有吐出半个字,只是眼神冰冷地回视着那名陌生男人。此刻君林的脑中在飞速思考着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此地可是训练兵营,而自己竟然在宿舍之中遭遇突袭,这可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教官呢?其他的训练新兵呢?他们的情况怎么样?还有眼前的这名陌生男子,君林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敌意,这股敌意似乎是针对自己,但有似乎不完全是。这就好比是。。。遇到了死对头势力中的成员那样的感觉。

    三秒过后,看着一言不发死死盯着自己的君林,那名陌生男人半转了下身子发出了一道笑声:“呵。。。不说?”

    然而就在这个“说”字落下之时,那名陌生男人猛然一个扭身一掌直接甩在了君林的脸上。

    “砰!”

    这一掌力量之巨大,直接让君林双耳发隆,眼前一片发白,出现了短暂的失聪失明。而且君林的右眼此刻竟然已经开始淌血。

    “回答我的问题,免受皮肉之苦。小家伙,你是说还是不说?”五秒之后,那名陌生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声音始终这么低沉而清晰,但是这样的声音却会让人感觉有些残忍,是的,一种残忍的感觉。

    那名陌生男人把握的很准,五秒之后,君林的听力正好恢复。不过当君林听到了这一句话,君林却是面色不改,睁着左眼依旧眼神冰冷地盯着那名陌生男人,旋即竟再次问出了自己的之前问题:“你是什么人?”

    君林心中此刻已经有了一种猜测,眼前这名陌生男人,可能不是灵凰国之人。

    然而君林猜测其实并没有错,这根本不是什么普通军队之中考验军人的忠诚度而刻意制造的训练,而是真正的被敌人抓住,并且审问。

    这名身着深褐色制服的男人来自于冥幽国,这冥幽国,正是当初侵略灵凰国的大国之一。他此次冒着极大风险深入敌后,正是为了不久后的五国交流赛。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计划,今年的这一战,事关重要!必须要让灵凰国彻底战败。

    为了让灵凰国战败,冥幽国想出了要在赛前削弱灵凰国实力的方法。

    灵凰国历年的主力力量:灵凰学院。这身处灵凰国中心的国都灵凰城之中,没办法下手。

    所以冥幽国便转而将目光放在了灵凰国的军区力量,虽说灵凰国参赛的主力来自于灵凰学院,但是这并不代表来自灵凰**区的参赛者可以忽视。而灵凰国的训练兵营,便成为了最好也是唯一的目标。

    训练兵营其实位于御冥城城外,当年这么建设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训练兵营的战士们能够第一时间出动抵御来犯之敌,也能够占用十分辽阔的场地。不过当年的训练兵营强大无比,这样子建设自然不错。但是随着训练兵营的实力愈来愈弱,训练兵营的这样的建设地点,也逐渐变得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是弊大于利。

    就比如此刻,被敌国之人给偷偷摸摸地摸了进来。因为训练兵营的占地面积实在太过广阔,而兵营内部的人员却十分稀少。所以平时的警备工作并没有人力执勤,只是靠超大规模的防护阵图进行警备防御。这种超大规模的防护阵图,难免会漏掉某些有着刻意充分准备的小鱼小虾。

    只是不知道该说是灵凰国的幸运,还是该说是君林的不幸。由于昨天训练兵营营长临时决定将所有训练新兵的训练难度提高一级,所以所有训练新兵昨日都进行了深入大山猎杀元灵兽的训练,这就导致了四名带队军人和其余所有训练新兵都不在训练兵营之中,也让好不容易摸进来的那名来自冥幽国的男人搜了大半天,最后只找到了君林一个人。

    他的目的,是要灭除今年所有的训练新兵。但是现在就只找到了一个,这让他怎么回去交差?所以此刻就算他不愿这样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浪费时间审问君林,也不得不为之。

    他不能让君林死,因为必须要从君林口中得到一些有用信息。比如今年训练兵的人数,以及他们的位置。

    “小家伙,我的耐心有限。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不过你要是让我等的不耐烦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是现在说,还是之后白白受苦,忍不住说。你自己选。”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