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你别怂
    ,!

    听得君雨这句显得颇为自信而自豪之言,柔然玉璃终于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旋即调笑道:“现在这么自信,刚刚是谁被一个玩笑就吓成那样了哦?”

    被柔然玉璃这么一说,君雨的俏脸顿时羞红,低下了脑袋无话反驳。

    而下一刻,抱着君雨的苏星灵则是满脸希冀地看向了柔然玉璃:“玉璃,那我的甜点呢?”

    柔然玉璃闻言后淡然一笑,旋即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明天的也没了。”

    “哎?为什么~”

    “我没赢,不高兴。。。”

    “君雨不是要你了嘛?”

    “可是这最多算是平局。”

    “但我是无辜的呀。。。”

    “但谁让你的甜点归我管呢?”

    听得这一句,苏星灵顿时扭过了脑袋抱紧了君雨:“君雨,你还是不要玉璃了吧。要我就好。。。唔~疼~”

    畅快地“蹂躏”了一番苏星灵的脸蛋之后,心情重新变好的柔然玉璃便带着君雨和苏星灵直接朝着通往院外公会任务执行点的传送阵走去。

    三人之前的那番嬉闹可是引得许多学员驻足围观了,要是在停留下去的话,估计就要被围观的学员们堵的水泄不通了。

    雨灵璃三人的一举一动可是时刻受到周围学员的关注,当在场的众学员发现雨灵璃三人动身之时,有不少公会会长都在思考要不要更改原本的出发路线,跟去做护花使者。

    在众学员的猜测之中,雨灵璃三人应该会和“诺言”公会一样,进入难度最低的任务执行点。而那样一来,就意味着四大新生级女神将同聚于一处。如果在这个时候跑过去当护花使者,那么绝对是稳赚不亏的好差事。

    但是很快,雨灵璃三人便直接否定了众学员的猜测。她们并没有像众学员猜测的那般进入难度最低的执行执行点,而是选择了第二级难度。

    第二级难度?这未免有些太危险了点吧?

    见到雨灵璃三人的选择,众学员不禁纷纷震惊出声。作为老生的他们,那些高级难度的任务执行点可能有许多人没去过,但是一到三级难度的任务执行点,他们却十分熟悉的了。

    在他们看来,第二级难度的任务执行点对于雨灵璃三人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也就是说,是时候挺身护花了!

    就当雨灵璃三人的身影消失于传送阵之中的下一刻,还未进入任务执行点的学员们顿时骚动了起来。第二级难度的任务执行点,就意味着那些强大的大公会应该不会选择进入。毕竟如果他们在这时候选择进入的话,那么意图就太明显了,如果脸皮没厚道一定程度是肯定做不出来的。。。但是同样,只要脸皮厚道了一定程度,那么就肯定会这么做的。

    此刻,只见一家拥有七百多人的大公会直接浩浩荡荡地来在了通往第二级难度执行点的传送阵之前。不过并没有直接,而是堵在了那里,一副不许其他人进去的架势。

    这一家公会的行为,无疑瞬间引起了公愤。但是当众学员看清了戴在那群公会会员胸前的会徽之后,原本满腔怒火的众学员此刻却是无一人敢上前表达自己的不满。

    因为这家公会,是天临学院排名第五,位于一线公会之列的“风原”公会。而且随着“融天之炎”公会的解散,准确来说“风原”公会现在应该是排名第四的一线大公会了。

    排名第四的大公会,可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此刻,由于“凌海云空”和排名第三的公会一大早便集体进入了第七难度级别的任务执行点磨练去了。所以现在“风原”公会可以说是在场的排名最高的公会了。

    而剩下的三家一线大公会之中,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那排名位于一线垫底,但是真正实力谁也说不清的“随心”公会了。

    不过显然,对于“风原”公会的这一行为,“随心”公会可以说是完全无视。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悠悠哉哉地进入了通往第五级难度任务执行点的传送阵。

    而“随心”公会的所作所为,令的“风原”公会的会长是既庆幸但又感到有些不爽与恼怒。

    如果在以前,那么他面对这一情况肯定是只会感到庆幸的。但是两天前“融天之炎”公会解散之后,有大部分原“融天之炎”的会员在他们的会长炎离绯的带领下全部投靠了“风原”。

    “风原”公会的会长名为凝青,由于凝,炎两家世代交好的缘故,所以凝青和炎离绯二人从小便相互结识。

    在自己的公会被强制解散之后,炎离绯是理所当然地率人投奔向了自己的好友凝青。而凝青对此也自然是一百个乐意,毕竟二人之间的关系要比外人想象的还要牢靠,并不会出现什么为了争夺地位而反目成仇的情况。而且原本这两家公会也是经常在一起活动,两家公会的会员们彼此也都不算陌生。所以这一被迫的合并,可以说是令的“风原”公会的整体实力一下子出现了质的飞跃。

    原本天临学院公会排行第四,第五的两家公会合二为一。猛增的实力,也令的凝青的野心随之增长了起来。他现在都有种想要取代现在排名第三的公会的心了。

    所以“随心”公会那明明是懒得找事,不去招惹“风原”的行为,却被凝青视作了无视他们“风原”的傲慢行为。

    此刻,“随着”公会的大部队已经尽数进入了传送阵,只有“随心”公会的会长留在最后,准备进入。而凝青在此刻也终于忍不住对着“随心”公会的会长冷笑着说了声:“怂!”

    然而就在这时,半只脚已经跨入传送阵范围的“随心”公会会长突然顿住了身子,旋即竟缓缓地把迈出地右脚收了回来,转而望向了位于“风原”公会众会员最前方的凝青,径直走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凝青的脸色顿时变了。那家伙的耳朵太好了点吧?那么远都能听到?

    走到了凝青面前站定,“随心”公会的会长微眯着眼睛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面对“随心”公会的会长,凝青不知为何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但是旋即他转念一想,此刻对方只有一人,而自己后方却是有着七百多人。有什么好怂的?

    下一刻,凝青的气势瞬间提了起来,露出了一副不在意的轻视模样说道:“我刚刚说了个怂,怎么了?”

    听得凝青的这句话,“随心”公会的会长面色不改。没有发怒,而是继续问出了一个问题:“你是说我还是说我们“随心”?”

    “我说你怎么了?我说你们“随心”又怎么了?”

    “你说我们“随心”怂,那么就是对我们“随心”公会的挑衅。你说我,那么就是挑衅“随心”公会的会长。等同于对我们“随心”公会的挑衅。所以该怎么样,就很简单了。”

    说罢,“随心”公会的会长在一阵“风原”会员的惊呼之下一把拽住了凝青的院服衣领,盯着凝青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来打一架,你别怂。”

    圣临纪5000年9月17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