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自私
    ,!

    随着君林的话音落下,那只血灵凰终于不再抑制自己嗜血的**。浑身血光迸发,怒扇一对宽达六米的凤翼,如同一道血色闪电瞬间袭向君林。

    那只血灵凰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君林那只有一阶元素使的修为,而且如果君林不是一阶元素使,那么他也进不来山顶中心区域的这块限制之地。

    所以,要解决区区一名一阶元素使,那只血灵凰都懒得飞了,直接平冲了过去。

    那只血灵凰的这一行为,看得君林也不免有些莫名其妙。

    在之前遭遇那头烟鹰的时候,那头烟鹰也没有因为君林的修为选择留手,而是一开始就全力出手。像血灵凰这样的,等于就是送给君林机会。

    然而君林并不知道的是,在这十年之中,那只血灵凰可以说是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更别说是搏杀了。它凭借着天生掌握的魅惑本领,可以不动干戈地让其他元灵兽乖乖送上门,成为自己的食物。所以可以说,那只血灵凰的实战能力说不定连之前那头烟鹰都比不上。

    基本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再加上对君林地彻底轻视。在二者接触的一瞬间,君林便轻松的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地伤到了那只血灵凰。

    这只血灵凰,似乎要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弱啊?

    不过诧异归诧异,君林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之后便没有任何心慈手软可言。而且他已经决定要杀死这只血灵凰,那么就更不可能留手。

    一镰直接扫中那只血灵凰之后,君林瞬间欺身而上,登上了那只血灵凰的背部。旋即一脚踏在那只血灵凰的颈部,一手倒握漆烟巨镰,将那恐怖的镰刃贴于那只血灵凰的咽喉处。

    然而就当君林准备猛提巨镰之上,无数化为实质的血芒突然从那只血灵凰的背部射出,这么短的距离之下,君林根本来不及闪避,直接被那血芒命中。

    此刻,只见那些血芒在命中君林之后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直接的伤害,但是却诡异地好似融入了君林体内。

    血灵凰,以血为生,以血为食。它的所有能力也自然和血有关。那些融入君林体内的血芒,其实是那只血灵凰的一种极其恶毒的手段。那血芒能够使中招的目标浑身血液紊乱,逆流。最终极其痛苦的爆体而亡,被自身逆流的血液活生生地撑爆。

    而这一招,也是那只血灵凰最喜欢用的招数。因为这样,能够让它享受到淋血雨的快感。

    然而数秒过后,那只血灵凰疑惑了。照理说这一招的见效很快,目标实力越低,见效就越快。像君林这样的,肯定是直接被秒杀了。可是为什么那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个人类却依然没有爆体?

    不过也就在它疑惑之时,同样疑惑了数秒的君林率先反应过来。旋即便对脚下一动不动等待着君林爆体而亡的血灵凰直接出手。

    “烟暗,杀!”

    随着君林心中一声冷喝,丝丝烟气瞬间浮现于那恐怖镰刃的表面并且融入其中,旋即君林便猛然发力,直接将手中的漆烟巨镰向上一提。

    “啊~!!!”

    被巨镰斩入脖颈的痛苦,直接令的那只血灵凰彻底失控。在那漆烟巨镰几乎快要将那只血灵凰直接斩首的关键时刻,无数血气瞬间将那只血灵凰笼罩,并且也直接将君林震飞了出去。

    下一瞬,那只血灵凰直接振翅高飞,旋即一头扎入了数道血河流向的尽头:一个巨大的血湖之中。

    凭借着血湖之中充沛的血液,血灵凰只要不死,便可以吸收这些鲜血迅速的恢复过来。。。原本应该是如此的。

    在进入血湖之后,那只血灵凰却不禁再次发出了一声惊恐且难以置信的尖叫。因为它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伤势竟然没有出现任何愈合之况。那几乎贯穿整个颈部的狰狞伤口,正在不断地消耗着它的生命力。

    脑袋差点就被直接斩落,这样的伤势,哪怕是那只血灵凰也根本扛不住。如果它真正的觉醒了,并且让它成长起来,那么它还有自愈的可能。可是现在,它只是一头出生了仅仅十年的元灵兽。虽然仅仅十年时间它便成长到了三阶元灵兽的层次,但是也终究只是三阶罢了。硬要说的话,它的战力恐怕根本比不上君林在仙彩秘地之中遇到的那头蓝色巨虎。

    “怎么可能?!人类!你究竟对我干了什么!”

    此刻,只见那只血灵凰颈部的伤口隐隐有着丝丝漆烟的烟气缭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烟气的原因,那只血灵凰明明吸收了血湖之中的鲜血,却无法将伤口愈合,甚至连制止其恶化都做不到。

    听得那只血灵凰的质问,君林并没有任何理会,而是直接冲向了那只躲于血湖之中血灵凰,准备将它直接斩杀。

    看着杀气腾腾地冲向自己的君林,那只血灵凰是又怒又惧,旋即只好再次怒扇双翼起飞,打算先避开君林,保全性命。

    但是无奈,它的伤口实在是太严重了,已经严重到了足以致命的程度。所以在扑腾了几下之后,那只血灵凰便悲鸣着重新落回了血湖之中。

    “不要。。。不要杀我。。。”艰难地抬起脑袋看着来到了血湖边缘的君林,那只血灵凰不禁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哀求。

    然而听得那只血灵凰用和凰忘忧一模一样的声音发出的哀求,君林却是丝毫没有为之所动。平静地说道:“你必须得死。”

    听得君林的回答,那只血灵凰突然笑了,笑得有些疯狂,也有些凄凉:“我死,我必须得死。。。人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从出生以来便被你们人类囚禁在这里整整十年!十年之后!我还得被你们人类杀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人类要这样对我!”

    这一次,君林闻言之后却是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君林认真地对那只血灵凰说道:“你没错,错的是我。”

    然而下一刻,就当那只血灵凰因为君林的这句话感到了希望之时,君林却再次开口了:“但是有些事情,哪怕我做的再错,我也一定会去做。既然你和忘忧只有一方能够活下去,那么我就只好自私地选择。。。”

    “让她活下去。”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