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碰面
    ,!

    跟着这批如同行尸走肉般朝着山顶的中央区域前进的元灵兽前进了一个多小时后,君林来到了一处入眼尽是一片血红的平坦地域。

    这片平坦地域之上有着数道奔流着的如同血河般的鲜红色河流,直到盯了一会儿后,君林才确认,那不是就像,而是就是由鲜血汇聚而成的血河。

    只见那数道血河似乎受到什么牵引,全部朝着一处方向流去,而君林身旁这批元灵兽也在此刻纷纷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径直朝着那数道血河缓缓走去。

    随着那些元灵兽走入血河,那些元灵兽在此刻似乎终于清醒过来,并且皆发出了痛苦惊恐的惨叫。然而它们的惨叫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迅速地被那奔流的血河溶解。是的,全身血肉被活生生的溶解为了一滩血水,最终成为了血河的一部分。而剩下的森白骨架则是支离解体,沉入了血河的底部。

    见到这一幕,哪怕是也不仅感到一阵胆寒。那血河实在是太恐怖诡异了些,那么多二阶甚至是三阶的元灵兽,就这么被。。。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道妖异的凤鸣突然于这片死寂之中悄然响起。听得这声凤鸣,君林瞬间身体绷紧,转头朝着一方天空望去。

    只见这一刻,一只浑身泛着妖艳血光,通体血红,不过体现却略显精巧的凤凰冲天而起。不用说君林都知道,这恐怕就是那只血灵凰了。

    而那只血灵凰之所以会这样突然出现,也正是因为它察觉到了君林的气息。人类!那种特属于人类的气息,把它囚禁了整整十年的人类的气息,它一辈子都不会忘!

    停滞于高空之上,那只血灵凰充满了嗜血光芒的瞳孔死死地盯住了君林。旋即它竟然口吐人言,用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女声说道:“人类的鲜血,我还从来没尝过呢。”

    听得那只血灵凰的话,进入战斗状态,全神贯注的君林却是不禁愣了一下。不是因为那只血灵凰会口吐人言,而是因为那只血灵凰的声音。。。和凰忘忧的声音太像了,不,应该说是简直一模一样。

    而且,待那只血灵凰说罢之后,它竟然直接缓缓飞落于君林面前。因为它感受的出君林那如同蝼蚁般的境界根本不可能会威胁到自己,所以它才会这样毫无顾忌于戒备地这样做。

    它想要找到让君林恐惧,折磨君林的办法。因为在这种状态之下的鲜血,才是最美味的。而且人类的鲜血,味道一定十分鲜美,自己第一次品尝,一定要好好地仔细享受一番才行。

    “血灵凰。”

    然而就在这时,君林却出乎那只血灵凰意料地喊出了它的名字。

    对于君林的这一反应,那只血灵凰也不由感到颇为有趣,旋即戏谑地问道:“人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的声音,为什么和凰忘忧一模一样?”君林没有任何前言,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听得君林的这个问题,那只血灵凰明显愣了一下。然而下一刻,无数刺眼的血光突然从它的身上暴起,只见那只血灵凰似乎因为君林的这个问题而瞬间变得愤怒起来:“凰忘忧?!哈哈!哈哈哈哈!她还没死吗?我就说嘛,她怎么可能会死呢?她怎么能死?不将她亲手杀死,我怎么能完成真正的觉醒?”

    听得那只血灵凰这一番因为激动而说出的有些令人摸不着头绪的话,君林的眼神却是在此刻冷了下来。虽然他根本没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之前听到了一个关键点:这只血灵凰,它似乎要杀死凰忘忧。

    “为什么?”君林冷声问道。

    似乎是因为想要打法一下时间,又或许是想要让君林感到绝望。那只血灵凰突然收起了之前那副暴怒的模样,转而发出了一声娇媚但是却又显得冰冷无比的冷笑:“因为我和她,只能活一个。”说着,那只血灵凰不由饶有兴趣地反问道:“人类,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她对你很重要吗?”

    君林闻言之后沉默了一下,旋即却抬头直视向了那只血灵凰,坚定地说道:“我不会让你杀死她。”

    听得君林的这个算不上回答的回答,那只血灵凰笑了,笑得有些残忍:“如果我不杀死她,那么死的就会是我。人类,你的意思是,想要杀死我吗?”

    然而这一次,君林闻言之后并没有沉默,也并没有再问什么,而是直接给了那只血灵凰一个根本不用进行考虑的回答:“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只好杀了你。”

    “人类。。。哈哈!人类!你们人类果然都是一群毫不讲道理的生物,你是,他也是。。。人类,我是因为对你感兴趣,才把你的命留到现在,可是你既然这么急着想死,那么我就满足你。”说罢,那只血灵凰此刻浑身再次泛起妖异血光,一股诡异的威压瞬间从它的身上扩散开来,令的周围的血河都为之沸腾起来。

    之前那只血灵凰说的:它与凰忘忧之间只能存活一个。其实并不是为了恐吓君林而编造出来的谎言,而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它想要真正的觉醒,成为真正的血灵凰,那么就必须吸收凰忘忧体内的血脉。而同样,如果想要让凰忘忧以后永远不会变成嗜血的怪物。那么就必须让那只从凰忘忧体内分化出去的血灵凰死亡,永绝后患。

    所以此刻,当那只血灵凰听到君林说要为凰忘忧杀了自己的时候,它是真的怒了。它之所以会选择和君林这么耗着,其实是想从君林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就比如十年前将它囚禁在这里的那个老不死的究竟死了没有。

    但是它没想到,君林的反应,这个区区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的人类竟然似乎丝毫不畏惧自己,或者说他似乎丝毫不畏惧死亡。这让它感到很不爽,原本它是想尝到君林在恐惧之时所产生的最美味的鲜血。但是现在看来,就应该直接痛快地杀了他,痛饮这个人类的鲜血。

    面对眼前准备发起进攻的血灵凰,君林的眼神平静而冰冷地直视着那只血灵凰暴怒而嗜血的血红瞳孔,旋即发出了一声莫名的感慨:“如果你不和我说这些事,那么我或许会选择逃跑。但是既然你让我知道了,那么。。。”

    “我就一定会杀了你。”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