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必须让你受点伤
    ,!

    感慨了一番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遥指地平线一处隐约可见的山顶,用那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目标那座山,提高速度!最后十名,受罚。”

    听得教官的话,一连的众新兵纷纷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张望。那座山?在哪啊?

    终于,顺着一连的带队军人手指指向的方向,众新兵看见了远方地平线的一块凸起。这一刻,一连的众新兵瞬间感到有些崩溃。如果那是一座山的山顶的话,那么别说是匍匐前进了,就算是跑,估计也要全速跑上好几个小时。

    这就是特训目标的训练强度吗。。。

    不过下一刻,一连的众新兵便不再多想什么,纷纷鼓足劲朝着那隐约可见的目的地全速爬去。

    最后十名受罚?天知道到底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所以本着对自己小命负责的态度,众一连新兵不再管什么队形,再次爆发出了自己的全力。

    然而在数秒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突然开口了:“你们要爬过去?”

    “。。。”

    “起立!全速跑过去!”

    “是!”

    齐声应了一声之后,一连的众新兵猛然起身,迈开步伐迅速向前方掠去。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全速长跑可以说是最轻松,也是最畅快的训练了。而且奔跑在这片辽阔的平原之上,更是让他们心生一种酣畅之感,忍不住想要开口长啸。

    “唔哇啊~!。。。嗷~”

    全速长跑训练,的确是最轻松的训练。但是一连的众新兵在刚才那一瞬忘了,他们此刻身上的军装足有一百斤重,而且更关键的是:他们的背部都有着一道狰狞的伤口,让他们感到剧烈的疼痛同时,还造成了快速的失血。

    带着这样的伤口奔跑,和自杀没什么区别。在刚刚一连的众新兵奔跑的过程之中,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真的是飙了一地的血。

    这样子的伤势怎么跑?哪怕换成爬过去也要比这样好多了吧?

    看着一片新兵没跑几步就再次趴下的情况,一连的带队军人不由怒斥道:“站起来!用元力压制伤势这么基础的常识都没学过吗?这么点小伤就变成这副样子!像个男人吗!站起来!”

    听得教官的训斥,一连的众新兵却是不由露出了一副苦瓜脸。用元力压制伤势这点他们当然学过,但是他们从来没实用过啊。。。以前他们受伤之后都是直接嗑药,然后马上就会接受治疗。就算是上午的实战训练时也差不多,毕竟被打昏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身上就一点伤也没有了。

    像现在这样后背飙血的伤情,他们可都是第一次碰上,也是第一次处理。

    所谓用元力压制伤势,说白了就是用元力强行把伤口堵上,达到止血,阻止伤势继续恶化罢了。而且要做到这一点可是一项技术活,需要集中精神,对元力的消耗也不小。

    如果说只是简单的压制伤势,那么对一连的众新兵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但是若要边压制伤势边进行全速长跑,那么先不说能不能跑完,光是做到全速跑就是一大难点了。

    “看看一号!看看他已经跑多远了?他比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年龄都要小!被他这样超过,你们就不感到丢人吗!我都替你们丢人!跑起来!”

    一连的众新兵闻言后向前望去,当他们看到君林那已经化为了一个小烟点的背影之时,他们在暗骂了一声变态之后也咬紧了牙关,用元力封住伤口,也不管效果怎么样,开始拼命追了上去。

    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话的确刺激到了他们,出身贵族的他们,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不服人。他们认同君林,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服君林。被一个年龄比自己还要小的家伙一直比下去,他们根本忍不了,无论多少次也忍不了!

    其实,一连的带队军人在一连的众新兵背上刺的伤口虽然看上去严重。但是实际上却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少伤害,只会让他们感到剧烈的疼痛。

    这样的疼痛,再加上那种飙血的场面,会让不知道实情的众一连新兵受到很大的心理压力。但是这一训练的真正目的,也正是在于这点。

    身体的伤痛,之所以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战斗力,**感受到的痛感造成的原因其实只是一部分。受伤之后,会变得畏缩,会选择加强防守,这是人的本能。只有经过特殊的训练,才能让人将这一本能压下,甚至改变!

    军人,战士!受伤是永远不可避免的。而战士的使命,就是杀敌。要杀敌,就必须要进攻,如果因为受伤而变得畏手畏脚,转攻为守,甚至选择逃避。那么最终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我受伤了,不能全力战斗。我不是全盛状态,和他人对战的话没有优势,不公平。这些都是在受伤只后会出现的常有的想法,也是正确的理所应当的想法。

    但是作为一名军人,这种想法,不能有。

    既然是战斗,那么就没有公平可言。军人不会因为敌人状态不好而心慈手软,也不会因为自己状态不好而畏缩避战。

    既然是战斗,那么要想的只有如何战胜对手,在任何情况下,战胜对手。

    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没有什么人天生就能够做到这点。所以,就需要训练。

    要训练出一名合格的军人,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要把一个人的胆气给练出来!就如同一句老话一样:连死都不怕,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只有不害怕,才能够拼死地战斗。只有拼死地战斗,才能够获得战斗的胜利,甚至在绝境之中硬生生地杀出一线生机。

    而在训练兵的训练之中,也唯有如此,才有机会走到最后,成为一名合格的训练兵。成为一名活着离开的训练兵。这些看似故意折磨众新兵,故意要众新兵命的训练。真正的目的,却是希望他们最终都能够活下来。

    看着眼前再次爬起来,忍着痛再次迈开脚步,最终跑着跑着下定决心开始全速奔跑的一连众新兵。一连的带队军人眼神复杂地缓缓做了个深呼吸,旋即身形一闪跟上上去。

    没有教官会希望看到自己带的兵在训练中死去,但是作为一名真正负责任的教官,他就必须要严厉,甚至是严酷。

    所以。。。在身影几个闪烁之间,一连的带队军人便出现在了君林的身后,旋即直接把君林按到在了地上。

    在反应过来之后,君林便已被一连的带队军人按倒在地,动弹不得。不用说什么,君林在此刻本能的感到一股不祥的预感。

    艰难地扭过了脑袋看向一连的带队军人,君林挣扎着问道:“教官,你要干嘛?”

    此刻,只见一连的带队军人缓缓掏出了那把刺伤众一连新兵的尖刺。旋即低头看向了君林,认真无比地说道:“为了训练效果,必须要让你受点伤。”

    “。。。。。。”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