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恒久不变的定律
    ,!

    简单的送别之后,一百五十三名选择离开的新兵便通过一处传送阵离开了训练兵营。

    于此,才过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原本的三百多名训练新兵,此刻仅剩下了一百三十一名。

    看着这剩下的一百三十一名训练新兵,那名魁梧军人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欣慰之色,不过旋即他的表情便变得严肃起来:“留下,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既然你们选择了留下,那么就意味着你们将面临更加残酷的训练!这一次全面提高训练难度的计划,是近十年来的第一次。这对你们来说是一种挑战,更是一种荣耀!”

    说罢,那名魁梧军人突然先前一步,旋即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压瞬间出现:“在这样的变化之下,如果你们最终能够完成所有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训练兵。我不说你们的未来能够如何,但是我能担保!你们的基础,将会远比别人稳固,稳固得恐怖!”

    突如其来的威压,并没有直接压倒众新兵。在感受到了这股令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恐怖威压之时,众新兵的第一反应已经产生了变化。不再是选择本能的颤抖臣服,而且调动起了自身的元力,进行抵抗。

    见到这一幕,那名魁梧军人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后,高声吼道:“各连!清点人数!”

    “是!”四名带队军人齐齐应了一声,旋即便开始起自己的连队究竟有多少人选择了留下。

    “报告!一连!三十人!”

    “报告!二连!三十七人!”

    “报告!三连!三十三人!”

    “报告!四连!三十一人!”

    “好。。。带去吧。”说罢,那名魁梧军人深深地看了眼一百三十一名新兵,旋即便转身缓步离去。

    待那名魁梧军人离开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便直接下了集合令:“一连!集合!”

    下一刻,一股一连剩下的三十名新兵从未体会过的威压从一连的带队军人身上散发出来。冰冷,令人发自内心的感到胆寒,确切一点来形容的话,就像是杀气一样。

    “全体都有,趴下。最高速度匍匐前进,跟上我。”

    听得一连的带队军人的命令,三十名一连新兵二话不说直接趴倒在地,旋即便调动浑身元力,爆发出最大的力量和最快的速度跟上一连的带队军人的步伐朝着一处方向爬去。

    十分钟之后,全速匍匐前进的一连新兵们不知道已经爬了多少距离。只知道此刻周围的环境却是一片辽阔的平原,根本看不到远处有什么醒目的标志物,也自然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而一连的带队军人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啊!!!”

    然而就在这时,一连的众新兵却是突然齐齐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只见在刚才的那一瞬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身影几个闪烁,随之一连的众新兵的背部便被一大片鲜血染红,使那原本就红色的军装红得夺目,红得绚烂。不仅如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鲜血浇灌,此刻众新兵明显感到身上的军装突然变得更加沉重。五十斤,似乎变为了一百斤。

    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的一连队伍的前进速度明显出现了降低和脱节。然而看着这一情况,一连的带队军人却是用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命令道:“速度别被我慢下来!保持全速!”

    “伤痛!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战斗力!但是你们必须学会忍受伤痛!抑制伤痛!适应伤痛!让伤痛不仅不能够影响到你的战斗力!还能够激发起你们的血性!”

    听得教官的话,一连的众新兵没有吭声。只是脸冒冷汗地死死咬紧牙关,强行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疼痛继续向前爬去。

    只是其他的一连新兵并不知道,他们之前挨了一下,君林却是挨了五下。他们的军装从五十斤变为了一百斤,君林的军装则是从五十斤变为了一百公斤。

    所有人训练强度都提升一级,那么就意味君林这个二级特训目标,被硬生生的提到了三级。

    自训练兵营开创以来,三级特训目标屈指可数。不过有一点神奇的是,所有的三级特训目标最终都能够完成所有的训练,活着离开训练兵营,最终成就一番伟业。而且这一种现象,有一句在灵凰国流传百年的顺口溜可以描述。

    一起富,二源贵,三级必出帝王家。

    所有的三级特训目标,历来都出自于灵凰国皇室。比如凰穆,比如凰仁明。只是这一恒久不变的定律,在今日终于出现了变化。

    整个灵凰国都知道,如今灵凰国的皇室继承人只有凰忘忧这一位公主殿下。因为是女孩的缘故,凰忘忧并没有按照皇室传统被送入训练兵营,而是留在了灵凰学院学习。所以也就是说,君林,这个不清楚来历的小家伙,成为了第一位不是灵凰国皇室的三级目标。

    想到这一点,一连的带队军人看向君林的眼神不禁闪过了许多种不同的神色。有赞叹,有欣慰,有不忍。但是最终,皆化为了一抹属于军人的坚定之色。

    如果是真的为了君林好,那么就应该最严厉地执行训练标准。。。虽然君林打破了那一条三级必出帝王家的定律,但是三级特训目标最终都能够顺利通过所有训练这一点,应该不会被打破吧。。。

    此刻,挨了五刺的君林也不由疼的龇牙咧嘴。然而比起其他一连新兵,君林的情况却是好太多太多了。其他一连都是背部一大片的血,爬行的过程中都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血痕。而君林却是连皮都没破,除了感到非常疼之外,就没别的大碍了。

    这一点,就连一连的带队军人也奇怪不已。要知道,刺君林的那五下,他可是丝毫没有手软。不过在刺的时候他便感觉手中的尖刺似乎被什么东西抵挡住了。

    看着君林裸露出来的没有半点伤害的背部,一连的带队军人不由想起了昨天君林从四十米高的岩架跳下来,头着地屁事没有的情况。这样的肉身防御力,实在是有些诡异。。。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一连的带队军人看来这是一件好事,所以他也没有多问多说什么。而且也不能为了试验,再去刺君林几下吧?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