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肉偿
    ,!

    听得如初见的话,凰忘忧再次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凰忘忧终于松开了如初见,看着在之前一直被自己压在身下如初见,凰忘忧在意识到了之前那样给对方造成了困扰后不由满脸羞红地立刻起身道歉道:“对不起。。。”

    “没事。”缓缓坐起了身子,如初见对凰忘忧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要。。。要吃点什么吗?”凰忘忧问道。

    如初见闻言后表演成分明显地露出了一个怕怕的表情:“你做的东西?”

    听出了如初见话中的意思,凰忘忧微微半张着嘴巴,在闭合了数次始终没有说出半个字之后,凰忘忧鼓起了两腮,旋即扭头露给了如初见一个后脑勺,和一声表示不满的轻声的:“哼!”

    听得这一声“哼!”,如初见不由笑了。

    下一刻,如初见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连续取出了各种吃的喝的放在了沙发前的小矮桌上;“我请你吃吧,我随身带着不少呢。”

    说罢,如初见摆满一桌的东西中取出了一个酒瓶,对凰忘忧摇了摇:“公主殿下,你喝酒吗?”

    然而令如初见没想到的是,凰忘忧在闻言后突然皱起了眉头,金红色的漂亮眼睛此刻却是散发着一种寒气地盯住了如初见:“喝酒?”

    “嗯。。。嗯。”这一刻,如初见不禁产生了一种作业没写没带加没交,然后被班长抓住审问的感觉。天呐。。。好可怕!

    就在如初见被吓得整个人都愣住了之时,只见凰忘忧突然伸手拿走了如初见手中的酒瓶,旋即一簇绚烂的红色火焰瞬间闪现。

    “轰!”

    仅仅一瞬之间,凰忘忧手中的那瓶酒瓶瞬间被焚烧殆尽,一滴酒都没有留下。

    “未成年,不许饮酒。这是国法。在院内,不许饮酒,这是院规。”凰忘忧认真无比地看着如初见,咬字十分清晰地说了这么一句。

    听得凰忘忧的话,如初见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然而旋即当如初见回过神来之后,她突然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我的。。。我的珍藏。。。”

    “那酒的价钱我会赔给你的,不过绝对不允许喝酒!”

    “嗯。。。嗯。”没有多说什么,感觉自己被突然全面压制震慑住的如初见只好乖乖地点了点脑袋。

    就在下一刻,凰忘忧看向了桌上的其他瓶子,问道:“还有吗?”

    听得这三个字,如初见作为清风属性元素使的速度瞬间爆发,直接将桌上的其余的全部瓶子尽数收回了空间戒指之中:“没有了!”

    确保了自己的酒瓶的安全后,如初见终于松了一口气,旋即不由略显无奈地看向了凰忘忧:“公主殿下,其实。。。那其实是果酒,没多少酒精的。”

    “啊?。。。那你你你怎么不早说?”

    “你烧的太快了。。。”

    “我。。。哼!那也是因为你开始时没有说清楚才会让我误会的!”

    “哦~?”这一刻,如初见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虽然话虽如此,但是这依旧改变不了公主殿下做错事的事实哦。”

    知道了这是自己的错误,凰忘忧的态度明显软了下来,旋即低声道:“我。。。会赔给你的。。。”

    “咳哼嗯~!公主殿下,您应该知道的,钱对我来说,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如初见对凰忘忧轻轻摇了摇食指。

    “那。。。那你要怎样?”

    “你可以肉偿嘛。”

    “肉偿?”

    “对~”

    说罢,只见如初见在此刻力道轻柔地将凰忘忧推倒在了沙发上,旋即翻身撑在了凰忘忧上方。低头看着神色有些迷惑,一副毫无防备模样的凰忘忧。如初见露出了一丝笑意,旋即缓缓伸出了双手,摸想了凰忘忧的胸部。。。下方。

    “看招!”

    随着一声恶搞语气十足的娇呵,如初见直接骑在了凰忘忧身上,在凰忘忧的腰间挠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哈!住手!呜~哈哈哈!我错了!快停下!”

    被人挠痒这种事,凰忘忧可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身为一国的公主殿下,没有人有那个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同样因为凰忘忧从小便没有什么朋友。

    所以说,第一次经历被挠痒的凰忘忧几乎是瞬间便败下阵来,气息紊乱,面色羞红地求如初见赶紧停手,就连用公主殿下的身份命令对方停手这一点都忘了。

    “哼哼哼~爽不爽?”停下了攻势,如初见一脸笑容地问道。

    听得这样难以启齿回答的问题,凰忘忧的脸色不由变得更红了一分。旋即扭过了脑袋,不给予如初见回答。

    瞧得这一幕,如初见不由挑了挑眉头:“还不服输吗?那么我就继续来咯。”说罢,如初见便将双手再次伸向了凰忘忧的腰间。。。

    “唉?”

    然而就在下一刻,如初见突然感到自己的双手被握住了。这时,只见凰忘忧突然起身将实际上并没有用多少力坐在自己身上的如初见直接推开,旋即控制住如初见的双手一个翻身,将如初见反压在了自己身下。

    看着凰忘忧此刻因为羞愤而变得通红的容颜,以及那充满了“杀气”的眼神。如初见立刻服软,露出了一抹人见人怜的柔弱模样:“公主殿下。。。咱有话可以好好说,别动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死了要死了!我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

    相比于之前的凰忘忧,如初见的反应显得更加夸张。其实如初见最大的弱点就是怕痒,这也是为什么她之前选择用挠痒来调戏凰忘忧的原因。

    只是没想到,这报应竟然会来得那么快。。。

    此刻,凰忘忧也不由被如初见的夸张反应吓着了。她只是在如初见的腰间轻轻地挠了一下而已,仅仅一下而已。。。结果如初见就这样笑了半天。。。

    见到这一情况,凰忘忧也只好颇为好奇地再出手轻轻地挠了一下。

    然后,只见如初见似乎是笑到了失去了所有力气,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被凰忘忧压在身下,气息微弱,眼神空洞,一副任君摆布。。。哦不,离死不远了的模样。

    这一下,凰忘忧可真是被吓到了。旋即她赶紧翻身从如初见的身上离开,坐到了沙发边缘,开始起如初见的情况。

    “初见?你没事吧?呜~你别吓我呀。”

    听得凰忘忧焦急无措的声音,如初见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副虚弱模样地轻声喃喃道:“公主殿下。。。”

    瞧得如初见这副虚弱的模样,凰忘忧此刻真的是差点就哭出来了:“嗯!我在,我听着呢。。。”

    “您该减肥了。。。”

    “。。。。。。”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