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两个傻瓜
    ,!

    之前看到君林那副就像是吃到什么毒药一样的表情时,那名魁梧军人可真是被吓到了。只是没想到,这完全只是因为君林挑食不吃鱼的缘故。

    说实话,得知了这一消息,那名魁梧军人并没有感到反感,反而还感到有些释怀。这一刻,他终于觉得君林有个十五岁的男孩的样子了。

    冲着君林摇了摇手中的鱼肉团,那名魁梧军人语重心长地说道:“挑食可不好啊,这鱼可是好东西啊,外面都吃不到。”

    君林闻言后没有回话,只是对着那个鱼肉团死命地摇了摇脑袋,旋即还后退了两步。

    瞧得君林的反应,那名魁梧军人不由笑了:“嘿,你小子。”

    不过,那名魁梧军人倒也没有为难君林,反正君林挑食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管,也管不着。

    不再去管君林,那名魁梧军人拿了一个大盘子取了一大堆菜肴后便坐到了一旁开始吃了起来。二,三,四连的带队军人此刻也纷纷取了一大盘食物开始享用起来。

    然而此刻,一连的带队军人却是走到了君林身旁,为君林指出了几种食物。这些食物都不怎么起眼,而且君林也都没有吃过。但是这些却是真正的好东西。

    指完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看了眼君林,悠悠地来了句:“挑食可不好,要不以后我找时间帮你改一改?”

    听得这句话,君林直接摇了摇脑袋,旋即便抓起两根肉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看着君林快速逃去的背影,一连的带队军人也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旋即也取了一大堆食物坐到四人旁开始吃了起来。

    二分多钟之后,原本安静的食堂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动静。只见一大堆新兵争先恐后地涌入了食堂,也没想那五名军人打招呼,直接冲到了长桌前抓起食物就地吃了起来。因为众新兵害怕中午也会像早上那样就只有一点点的用餐时间,所以保险起见,众人也顾不得挑好吃的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对于众新兵的行为,那名魁梧军人看在眼里,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其实中午并不会像早上那样,但是能够让众新兵养成这种不挑不拣,干练效率的用餐习惯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想到这一点,那名魁梧军人又不禁有些感慨,这个习惯,看来君林是养不成了。。。要不以后想办法让他最后一个到食堂?

    五分钟之后,看着都已经撑得在打饱嗝的众新兵,那名魁梧军人终于站了起来,旋即说道:“从现在开始,进入午休时间。没吃饱的可以继续吃,吃饱的就回宿舍。”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众新兵不禁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幸福来得太突然!下一刻,众新兵便纷纷冲出了食堂,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宿舍,好好享受一下每天只有一次的短暂而美好的午休时光。

    同样,君林此刻也跟着大部队一起离开了食堂。这一顿吃得实在是有些好,得赶紧回宿舍运几遍南功,把这些能量完美吸收。

    然后,得抓紧时间努力修炼,把上午和如初见聊天时耽误的修炼时间补回来。。。

    ——————————————————————————————————

    中午十二点,灵凰学院,凰忘忧的私人城堡门口。

    看见回来的如初见,凰忘忧的心在此刻一下子提了起来。有着期待,也有着害怕。

    “怎。。。么样。。。”

    然而,看着如初见的表情,和一个直接的无奈摊手动作,凰忘忧沉默了。

    许久之后,凰忘忧缓缓接过了如初见递还给自己的装着录音仪器的精致盒子。旋即强行挤出了一丝微笑,向如初见表示了谢意。

    瞧得凰忘忧此刻的模样,如初见不由微微叹了口气,旋即轻声说道:“能让我进去坐坐吗?”

    凰忘忧闻言后不由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同意了:“嗯。”

    进入城堡之后,凰忘忧和如初见坐在了同一张沙发之上。沙发空间虽然很大,但是却是一人坐的。而如初见则不管不顾,直接坐到了凰忘忧的身旁,而且还往凰忘忧身边蹭了蹭,都快贴在一起了。

    前倾身子侧身扭头看向了凰忘忧埋得很低地脸庞,如初见问道:“哭了?”

    “没有!”带着一丝哭腔否认之后,凰忘忧直接把脑袋扭到了一边,不让如初见看着自己的脸。

    “明明是哭了嘛。”

    “没有没有没有!”

    。。。

    “呜~”

    “呜?”

    “呜哇~!”

    下一刻,凰忘忧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不由把如初见吓了一跳,旋即赶忙手慢脚乱且显得无比笨拙地安慰起凰忘忧来。

    最后,如初见不动了。任由压在自己身上,抱着自己一个劲大哭的凰忘忧尽情地宣泄出心中的情况。

    不知过了多久,凰忘忧的泣声终于转弱,最终消失。察觉到了这一点,始终沉默着一动不动的如初见终于开口了:“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

    随着如初见第二次呼唤,凰忘忧终于发出了一道轻轻的“嗯”声。

    下一刻,如初见突然说出了一句有些令人莫不着头脑的话:“这个结果,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凰忘忧闻言后没有回答,依旧是这么静静地趴在如初见身上,没有任何动静。

    “如果你真的想让他回来,那么就不会让我替你跑腿,而是亲自去了。”说罢,如初见不由感慨地轻叹了口气。

    她怎么能看不出来凰忘忧这么做的真正用意,在她看来,这位嘴不从心,内心其实十分善良的公主殿下也是一名傻瓜。和君林一样的傻瓜。

    君林他选择狠下心来直接离开,正是是因为不想继续伤害到忘忧。所以如初见说君林对自己不善良,傻的为了别人伤害自己。

    而同样,凰忘忧她在当初之所以会让君林做出那样的选择,明知会让自己受伤的选择,正是因为她是在替君林着想。她宁愿选择自己受伤,自己接受这个自己并不想接受的结果。也不希望君林因为自己,而在未来产生困扰。爱情是自私的,但是这一点,放在凰忘忧身上并不尽然。

    在如初见看来,二人都是一样的傻。

    一个对自己不善良,为了他人,伤害自己。

    一个对他人善良,为了他人选择自己受伤。

    但也正因如此,如初见才会觉得二人不会在一起,也不该在一起。

    因为这样的两个傻瓜在一起,最终得到的并不会是美好想象里那样幸福的结局。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