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俯卧撑
    ,!

    迅速跑到了集合点。君林直接来到了一连的队伍之前,向一连的带队军人行了个军礼:“报告!”

    先前当看见君林和如初见一同从君林的宿舍中走出了的一幕,一连的带队军人都看在眼中。眼神有些古怪地看了君林一眼,一连的带队军人旋即便对君林点了点头:“归队!”

    “是!”应了一声之后,君林强忍着想要询问有没有吃午饭的**,遵守纪律回到了队伍之中。

    此刻,一连的其余新兵看着重回队伍的君林也是一脸带着一种羡慕嫉妒,但又深表钦佩的表情。唉~!服了服了,这次是真的心服口服了!哥们,厉害!

    待四个连队集合完毕之后,那名魁梧军人立于众新兵面前,扫了一眼众新兵的人数,旋即高声说道:“各连长!汇报上午训练的淘汰人数!”

    “报告!一连一人!”

    “报告!二连零人!”

    “报告!三连零人!”

    “报告!四连零人!”

    听完了四名带队军人的汇报,那名魁梧军人看向了一连的带队军人,露出了一抹好奇之色:“哦?我记得你们上午的训练项目是实战吧?说说呗,什么情况。”

    “报告!上午的训练,那名淘汰者在训练过程中右掌断裂,左手被斩断,被视为失去继续训练的能力!”一连的带队军人面色如常地高声回答道。

    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话,其他三个连的新兵也都听到了。这一刻,他们看向一连的眼神顿时变了。能够对自己的战友下这么狠的手,到底是谁啊?

    同样,那名魁梧军人在闻言后也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看向了一连的队伍问道:“谁干的?站出来!”

    “是!”

    下一刻,看着走出一连队列之人,那名魁梧军人的脸色不由变了一下:“一号,能告诉我原因吗?”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要求,君林没有任何迟疑地点了点头,旋即便将之前的情况简要地阐述了一下。并且一旁的一连的带队军人在最后也证明了君林说的全部属实。

    了解的情况之后,那名魁梧军人原本略显凝重的脸色终于好看起来。带着一抹欣赏笑意地看向了君林,然而在下一刻,那名魁梧军人突然开口说道:“虽然我觉得你干得不错,但是你知道吗?你废了他的双手,导致他被淘汰,淘汰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也很清楚。简而言之,就是虽然不是你亲自动的手,但是可以说,他就是被你杀的。”

    说罢,那名魁梧军人就直视向了君林的眼睛。而君林在闻言后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和那名魁梧军人对视着。

    终于,在一分钟之后,那名魁梧军人惊讶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旋即开口问出了一个令在场的所有新兵都瞬间变色的问题:“一号,你以前杀过人?”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问题,君林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

    然而这个点头的动作,这个代表着肯定的回答。落在其余新兵的眼中之时却是那么的令他们震惊,在这一瞬,不仅是其他三个连的新兵,就连一连的新兵看向君林的眼神也瞬间变了。几名位于君林身后的一连新兵都不自禁地向后退了几步。

    说真的,在来到这里之后。从来没有见过死亡的他们,对死亡已经产生了一定的适应力。因为在昨天,已经有太多的死亡发生于自己眼前。但是这些死亡,基本都是元灵兽所为。人为的,除了今天早上一连的带队军人杀鸡儆猴之外,他们就没见过第二次了。

    但是就是这唯一一次人为的,却在众新兵的心中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也要比那些元灵兽的杀戮,更加冲击他们的心灵。

    所以此刻,当众新兵对君林突然心生一种不想靠近的感觉。不是因为厌恶或者排斥,而是因为一种很复杂,难以言明的情绪。

    然而相比众新兵,那名魁梧军人此刻看向君林的眼神却是变得有些放光了。看着君林,那名魁梧军人旋即突然笑了,笑得有些瘆人,不过却是真正高兴的笑容。

    没有再多说什么,那名魁梧军人直接对君林挥了挥手:“归队吧。”

    待君林归队之后,那名魁梧军人扫视集体新兵,高声问道:“想吃午饭吗!”

    下一刻,四个连的新兵齐声爆发出了一道整齐划一的震天吼声:“想!!!”

    “好!想吃午饭,那么就给我拿出想吃午饭的样子!”说罢,那名魁梧军人向四名带队军人点了点头。旋即一股令众新兵差点直接跪倒的恐怖威压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并且下一瞬,四名带队的也各自散发出了自己的威压。

    五股威压瞬间出现,令的猝不及防的众新兵一下子跪倒了一大片。

    看着面前一大批直接跪倒的新兵,那名魁梧军人直接吼道:“站起来!不是想吃午饭吗!想吃午饭的就给我站起来!”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一大片跪倒的新兵们纷纷咬牙调动起了元力,拼命抵抗着如同一座无形大山般压在身上的威压,挣扎着站了起来。

    待全部新兵站立之后,那名魁梧军人突然开口说出了令众新兵差点爆粗口的两字:“趴下!”

    要我们趴下你倒是早说啊!我们费那么大劲站起来,结果刚站起来又要我们趴下,玩人呢这是!

    不过纵使心中有百般不满不爽,众新兵还是没有一个敢出口表达不满,只是默默地执行命令。

    “俯卧撑准备!我喊一个,你们做一个。做不完的,没午饭吃!”

    听得这句话,经历了一上午训练,此刻已是饥肠辘辘的众新兵也不再多想什么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撑了起来。

    “一!”

    随着第一个数字落下,只见众新兵以一种堪称慢镜头的速度缓缓弯曲手臂,手臂微微颤抖地完成了一个俯卧撑。

    俯卧撑,是一个很简单的锻炼动作。要是放在平时,以众新兵的身体素质完全可以一口气高速连做数百个。

    但是现在。。。在五名军人一齐散发出的令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的威压之下,众新兵第一次发现俯卧撑竟然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感觉像是在扛着重物,承受着无比的重力在做俯卧撑。五名军人的威压,对众新兵造成的压力更多的来自于内心。这种源于内心的战栗与臣服感,是影响众新兵动作的关键所在。

    昨日的抗压站姿训练,众新兵们只是承受着一名军人散发出的威压,坚持站着不倒下就行。而且光是那样,就已经把众新兵逼到了一个极限。

    现在,四个连的带队军人,再加上那名魁梧军人联合散发出的威压。五股威压合五为一,甚至起到了加持的效果。

    如果在这样恐怖的威压之下进行抗压站姿训练,那么众新兵估计都有全军覆没的可能,更别说是换成俯卧撑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