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七章:真正的梦想
    ,!

    听得君林的问题,如初见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我没事就不能找你来玩了吗?”

    “找我玩?。。。”君林的嘴角抽了抽。

    “嗯,这几天学院放假,一个人无聊嘛。”如初见解释道。

    看着眼前笑容明媚的如初见,君林却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旋即继续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事?”

    见得君林的反应,如初见不由颇感无趣地瞪了君林一眼:“陪我喝!不喝我就不告诉你!”

    “。。。我不喝酒。”君林看了眼如初见杯中的紫色晶莹果酒,在沉默了片刻后,最终缓缓摇了摇头。

    “这不是酒!这是饮料!”说着,如初见便给靠向君林的那个小酒杯倒上了满满一杯:“你不喝,就是让我白跑一趟!那你就得负责!”

    “你咋就这么不讲道理呢。。。”

    “女孩子干嘛要讲道理?”

    君林闻言后愣了下,旋即在一番沉思之后,发现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下一刻,君林便拿起了那个小酒杯,在闻了闻那醇厚的香气后,直接爽快地将其一口全部饮下。

    尝了一杯之后,君林发现果真如如初见所说,这果酒其实并没有什么酒精含量,像果汁,但是更具风味。

    “可以喝吧?”

    “嗯。”

    “那就陪我喝,喝完。”

    “能先说说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吗?边喝边说也行。”

    听得君林这么说,如初见的表情也终于产生了变化。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眼君林,如初见旋即便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将小盒子放在了君林身前的桌上,如初见简单地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君林闻言后疑惑地看向了那个精致的小盒子,然而将之打开之后,君林的脸色却突然变了。

    盒子里面,是一个录音仪器,而这录音仪器,让君林想起了曾经的那一件拜托凰忘忧的事。。。

    将录音仪器点开,一段优美且能够令人心神放松的旋律悄然响起。这个声音,是凰忘忧的声音。这段旋律,名为“忘忧”。

    随着“忘忧”响起,君林和如初见皆陷入了沉寂。旋律很短,只有一分多钟。但是当旋律结束之后,这个录音仪器却并没有停止播放。

    大约在沉默了十数秒之后,录音仪器再次响起。

    “无礼之徒。。。”

    随着这四个字响起,录音仪器再次变得沉默,不知过了多久,一丝微弱的哭泣之声突然响起,旋即,凰忘忧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三个字。

    “回来吧。”

    随着这三个字落下,录音仪器关闭,代表着放映的结束。

    “我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带给你,然后把你的回复带回去。”下一刻,如初见声音有些感慨地响起。

    这一切,只是因为前天晚上如初见因为想要弄个恶作剧,所以把凰忘忧做的烤肉打包,然后送到了君林那里,想要整蛊一下君林。然而当她看见君林一口气将所有的烤肉全部吃光,并且没说什么话之后。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和凰忘忧的那段对话。

    不会这么巧吧?

    由于心中实在放不下,所以当晚,如初见便直接赶回了灵凰学院去见凰忘忧,并且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凰忘忧知不知道君林。然后,就有了现在的情况。

    虽然具体的情况凰忘忧并没有说,但是如初见根据自己的猜测,竟然也猜得**不离十了。所以此刻,她才会眼神如此复杂地看着君林。

    听得如初见的话,君林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之后,便将录音仪器小心翼翼地放回了盒子之中。旋即,将盒子递还给了如初见,并且对她轻微但却坚定无比地摇了摇头。

    “不回去?”

    “嗯,不回去。”

    君林的回答,真的让如初见很震惊,但是也让如初见觉得正应如此。

    “我觉得,能够触手可及直接把握住的,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不是这个问题,这是我对她的承诺。我此生,非她不娶,也只爱她一人。”

    “你为什么一定要将目光放得那么远,而且你为什么就这么自信?”

    “呵。。。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吧。”

    在一番沉默之后,如初见最终悠悠地发出了一声感慨:“所以说你这人,才那么让人讨厌呐。。。”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酒后,如初见看着君林不满地说道:“你这样会让我很难交差的。”

    “麻烦你了,或者说这是你自找的。”君林对此可是没有一点愧疚心,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多半就是如初见自己引起的。。。

    “所以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呀!。。。喝!”如初见闻言后不由气得将杯中果酒一口饮下,并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旋即将酒瓶推向了君林。一副要把君林灌醉的架势。

    君林见状也笑了,旋即也不做作,直接拿起了酒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好,喝!”

    就这样,二人喝着不管再怎么喝也不会喝醉的果酒,一言不发,只是不断地喝着,仿佛像是某种宣泄。

    不知过了多久,如初见在一大口又干下一杯果酒的时候,突然开口了:“其实我这次来,还有件正事。先前那件是公主殿下的,还有件,是关于我自己的。”

    君林闻言后没露出多少意外之色,只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没有开口,静静倾听。

    下一刻,如初见开口问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况吗?”

    “记得。”君林平静地点了点脑袋。

    “那时我问你你的梦想是什么,你说是想回老家结婚。”如初见毫不掩饰地露出了一抹觉得好笑的笑容。

    君林闻言后也只好露出了一抹苦笑,虽然听起来是有些好笑,但是事实也的确是这么回事。

    不过很快,如初见便收起了笑容,轻声地继续说道:“那时我和你说,我的梦想是想成为强者,然后找个好男人嫁了。”然而在顿了一下之后,如初见突然直视向了君林,认真地说道:“那是骗你的。”

    听得如初见的话,君林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依然默默地静听着。

    似乎知道君林会是这反应,而且也很满意君林的反应。如初见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一抹微笑,旋即,如初见站了起来。

    下一刻,如初见走到了屋内一处采光最好的地方,开始脱下了自己的外衣。

    如初见此刻穿着的外衣,依旧是以那如同鲜血的红色为主色调,唯一的图案,便是那五颗黄色的五角星。

    脱下外衣之后。如初见突然拿出了那柄双手重剑,旋即猛然将重剑插入了宿舍的地板之内。将重剑固定之后,如初见将外衣挂到了剑柄之上。

    而就在这时,如初见身后敞开的窗外突然传入了一阵清风。在明媚的阳光之下,红色的外衣随风骤然飘扬而起。在这一刻,那件外衣仿佛变为了一面鲜红的旗帜。

    鲜红的旗帜飘扬于剑柄之上,如同剑与血的交织。这一幕,对君林造成了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震撼。看着那件红色的外衣。。。不,是鲜红的旗帜。君林的脑海中不由蹦出了一个词:五星红旗。

    下一刻,如初见握住了剑柄,背着光,屹立于君林面前,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梦想。

    “我的梦想,是在未来前往中央大陆。”

    “让这五星红旗,在这个世界的最中央。”

    “。。。”

    “飘扬!”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