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六章:意外的见面
    ,!

    这名女孩的出现,让君林实在是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因为在君林看来,她应该是最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瞧得君林那副震惊的表情,这名女孩甩了甩自己华贵的紫色长发,旋即好似自言自语地猜测着:“让我来猜一猜你此刻的心情,见到我,是感觉高兴呢?还是很高兴呢?”

    听得如初见的猜测,君林并没有进行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来,是来找我的?”

    “嗯,对。”如初见闻言后不可置否地点了点脑袋。

    得到了如初见地肯定,君林又继续问道:“唔。。。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一点,其实才是君林最在意的。他可是知道这里是位于灵凰国边境的御冥城,距离灵凰城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里可是军营。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入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来这里是得到许可的,你可以问你们营长。”

    听得如初见这句话,君林也无话可说了。毕竟如果如初见是擅自闯入此地,那么营长也不会带着自己来见如初见了。

    其实,不仅是君林,那名魁梧军人也是同样莫名其妙。因为他并不认识如初见,他之所以会带着如初见来找君林,是因为如初见是被一位大人物通过训练兵营的内部传送阵送到这里的。而且他还看得出来,这名小女孩的身份,似乎要比那位大人物还要大。。。而这名身份神秘的小女孩,来这里的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找君林。

    不过,虽然疑惑,但是那名魁梧军人并没有多问一个字。只是完成自己的任务,让如初见见到君林。

    见君林沉默,如初见便直接开口道:“走吧,带我去你的宿舍看看。”

    听得如初见的要求,君林不由愣了一下,旋即看向了那名魁梧军人。因为现在可是训练时间,自己并没有擅自离开的权力。

    君林这样严守纪律的行为,那名魁梧军人对此还是很满意的。旋即他便直接对君林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去吧,我批准了。”说罢,那名魁梧军人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待那名魁梧军人之后,君林才终于意识到一点:把如初见一个女孩子带到自己的宿舍,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那什么。。。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吗?需要去我宿舍吗。”

    然而听得君林的话,如初见却不由瞪了君林一眼:“我不远千里的来这里看你,你就这态度?”

    如初见说的话,不能说对,但也不能说错。因为她虽然的确是跨越了非常遥远的距离来到了这里。但是是通过传送阵来的,也就几秒的事。。。

    如初见的话,一针见血,君林闻言后也真的不好反驳。所以在沉默了数秒后,君林只好对如初见点了点脑袋:“这里离我宿舍挺远的,跑过去可能会有点累。”

    如初见闻言后白了君林一眼:“放心,不会让你背也不会让你抱的。”

    听得如初见这么说,君林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了一抹莫名的笑意,旋即便直接动身朝着自己的宿舍跑去。

    。。。

    “等!等等!。。。你这个畜生!停。。。停下~!”

    跟着君林的速度跑了大约两万米之后,如初见终于是脸色苍白,腿脚发软地变跑为走,一脸不甘心,但是又颇为无奈地出声让君林停下,让自己休息一会儿。

    见君林停下之后,如初见终于露出了一副解脱的表情,步伐无力地缓缓走到了君林面前,如初见要不是没那力气,不然肯定要把君林痛扁一顿。

    “你。。。你这个人为什么这么讨厌呀?懂不懂。。。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呐?”

    看着此刻的如初见,君林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是你说要去我宿舍的,这才跑了大概一半的路。”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自找的咯?单身狗!你这条单身狗!活该单身!”

    “呵。。。我不单。而且你这套说辞已经够了啊,能不能换点别的?”

    “畜生!”

    “。。。是夸我的?”

    “骂你的!傻逼。”

    “。。。。。。”

    一番对话之后,如初见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旋即如初见便从她那如同百宝袋般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小瓶药剂,“咕隆”一口直接全部喝下。

    药剂下肚,效果极佳。如初见原本苍白的脸色迅速恢复过来,并且身体的疲惫感也迅速消退。

    下一刻,如初见突然用一种诱人的语气对君林轻声诱惑道:“给你一次和美少女亲密接触的机会要不要?”

    君林闻言后面无表情地看了如初见一样,旋即直接回绝道:“不要。”

    说罢,君林便再次动身继续跑向了自己的宿舍。

    见此情景,如初见顿时怒了,旋即竟然直接拿出了那般体积惊人的双手重剑朝着君林追了过去:“让我追上!你就死定了!”

    听得如初见的话,君林不由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君林就被吓得脸色顿时变了,旋即猛然加快了速度,化为了一道烟影迅速朝着自己的宿舍掠去。

    。。。

    五分钟之后,君林终于跑回了自己的小平房宿舍,只是此刻的样子,更像是逃到了庇护所避难一样。

    就在君林进屋十数名后,只见拖着双手重剑的如初见也缓缓步入了君林的宿舍,旋即气息急促,对着君林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有话和你说。”

    看着此刻的如初见,君林的气势不由弱了下去:“有,有话好好说。。。”

    不过下一刻,如初见便令君林长舒一口气地收回了双手重剑。旋即和上次进君林的租房时一样,直接坐到了屋内唯一一张位于桌前的椅子上。

    坐到椅子上之后,如初见便从空间戒指拿出了一个瓶子放于桌上,旋即又拿出了两个小杯子,一个放在了自己面前,而另一个则放在了桌子的另一边。

    下一刻,如初见打开了瓶子,一股香气瞬间从中散出。

    然而闻到了这股香气之后,君林却不由微微皱了皱眉,问道:“这是酒?”

    “嗯。”如初见点了点脑袋承认道,随后便为自己倒上了一小杯。

    “你现在这年级,喝酒不适合吧?”

    如初见闻言后没有看君林,只是低声喃喃道:“家里有钱,又没人管。我只沾了酒,已经很不错了。。。”

    由于如初见的声音实在太低,低到估计就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所以君林也只好问道:“什么?”

    “没什么。。。放心吧,我只喝这种果酒,闻起来酒味重,其实没多少酒精含量。”说罢,如初见便一口将杯中的紫色晶莹果酒饮下,露出了一脸享受而满足的神色。

    “我老家有位诗人曾经说过: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所以呀,喝酒,是天经地义的事。”

    听得如初见的一番说辞,君林也只好露出了一抹略显无奈的苦笑。对于如初见总能拿她老家的东西说事,并且还说的有理有据令自己信服这点。君林已经习惯了。

    不过君林依旧没有去碰另外的一个小酒杯,而是在静静地等如初见又喝了一小杯之后,才开口问道:“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