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五章:斩手
    ,!

    “我们以前见过吗?”

    “没。。。没有。。。”

    “那我曾经有得罪过你的地方吗?”

    “没。。。”

    “那你,为何如此三番五次的针对我?”

    “没。。。没。。。”

    连续问了三个问题后,君林听得那名新兵三个基本差不多的回答,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最终在微微叹了口气后,放弃了将那名新兵狠狠揍一顿的想法,开口问道:“认不认输?”

    “认,我认输。”没有任何犹豫,那名新兵直接忍痛举起了双手,当着所有新兵的面认了输。

    下一刻,那柄横于那名新兵腰间的漆烟镰刀缓缓消散。见到这一幕,那名新兵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换做是别人,那么他肯定会先是这样诈降,然后在对方放下警惕之后出其不意地下烟手。但是面对君林,这个从四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头着地还屁事没有的家伙。那名新兵并不确定自己的偷袭能不能奏效,所以他选择了隐忍下来。。。原本他是这么想的。

    当他转过身后,看着眼前同样转过身子,面向其他八名新兵的君林之时。他知道自己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了。也就是说,这是唯一的机会,最好的机会,近在眼前的机会!

    一股突然出现的急躁情绪,带动了那名新兵内心对君林的积压下来的所有怨念轰然爆发。对着背向自己的君林的心脏位置,那名新兵将左手化为喙状,旋即猛然刺出!

    这一刻,那八名面向君林的新兵在见到这一幕后齐齐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由脱口而出地喊出让君林小心身后!

    不过,八人的提醒终究晚了一步,就在他们话音落下之时,那名新兵的左手便已经刺到了君林的后背。

    “砰!”

    这一击的力量之大,就连君林都被刺的直接身形踉跄地先前冲了几步。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这样的结果,令的那名新兵彻底手脚冰凉,并且根本无法相信!要知道这一下可不是简简单单地一刺,而是他所掌握的一个爆发力最强,视为杀招的二阶元素技。然而结果。。。竟然连君林的皮都没有刺破?

    此刻君林背部的军装和里面的衣服已经被刺出了一个大洞,但是可以看见,君林的背部出了微微泛红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伤情了。

    那名新兵有那自信,如果这一击一旦命中,那么绝对可以一下将对方重伤!而且像刚才那样瞄准心脏位置的偷袭,都可以一击毙命!

    但是此刻。。。看着面前缓缓转过身来的君林。那名新兵竟被吓哭了。

    “怪。。。怪物!你不是人!”

    下一刻,那名新兵直接转身丝毫不顾形象地开始逃跑,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跑的话,那么。。。

    “啊!!!”

    随着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只见一只左手瞬间飞起,旋即“啪嗒”一声无力地摔落在了地上。而那名新兵则是惨叫着抱着失去了左手的手腕,倒在地上疯狂地乱动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门外便冲进了了一队医务部,直接控制住了那名新兵,并且带上了他的左手。旋即迅速离开了这里。

    眼神十分平静地收回了漆烟巨镰,君林就像什么事都发生一样地重新看向了那八名新兵,旋即轻声地,并不是询问,而是陈述般地说道:“认输吧。”

    因为开始时这八名新兵放自己毫无阻拦地冲向那名新兵,并且之前还出声提醒自己小心。所以君林对他们的印象并不坏,也正如此,君林才没有直接出手将他们打趴下,而是给了他们一个认输的机会。

    君林的眼神很平静,甚至看不出有任何怒意或者不愉之色。但是在那八名新兵的眼中,这样的平静,却是最恐怖的。

    先前君林出手直接斩落那名新兵左手的一幕,他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在做了那样的事之后,却还是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样子。此刻的君林,在他们八人眼中已经变得比一连的带队军人还有可怕。

    而且这样可怕的人,现在就站在自己身前,以对手,敌人的身份站在自己身前。

    “我认输。。。”

    终于,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一名新兵率先开口认输,并且向后退了几步。有了第一人开头,其余的七名新兵也陆续开口认输,并且退到了一边。

    在八人全部认输之后,君林对他们露出了一抹带着善意的笑容,旋即看向了一连的带队军人。

    这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眼中难得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君林之前的表现,在他看来,十分出色,并且也着实吃了一惊。

    不过一连的带队军人此刻也没有多说什么,对君林点了点头后,便指向了一处地面颜色比这里略深的区域,让君林去那里进行修炼了。

    待君林走开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环视着剩余的一连新兵。突然声音铿锵有力地说道:“记住!只有弱者!才会不择手段!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取得胜利。但是弱者,就算不择手段,也依旧赢不了。因为不管他再怎么折腾,他终究是个弱者!”

    “这里!培养的是强者!培养的是就算弱者不折一切手段,也依旧无法战胜的强者!像之前那样的丢人情况,我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听明白了没!”

    “明白!”众一连新兵齐声给出了坚定无比的回应。

    之前那名新兵的行为,其实已经引起了众新兵的公愤。在他们看来,那样无耻,并且最后还失败了的行为,简直是恶心得不能再恶心,丢人得不能再丢人。

    虽然在这里,他们都素不相识。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一连的新兵,周围的人就是自己的战友。对战友下烟手,这种人,无论是谁都不会待见的。

    经过了这一系列事情,之后的训练众一连新兵也变得更加卖力起来。特别是抽到被群殴的新兵,再有了君林这个成功的先例后,竟都展露出了一丝还算是能看的悍不畏死的拼杀之气,不顾一切也要和一名对手一换一。

    于此,众医务兵却是在这段时间内成为了最忙的一群人。不过,被医务兵抬出送回的新兵有很多。但是先前那名被君林斩落左手的新兵,却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一点,众新兵虽然有猜测,但是却没有在意。甚至都觉得他不回来反而是件好事,省得看到他就弄坏自己的心情。

    就这样,实战训练开始紧凑而有条不紊地不断进行着。然而大概在过了两个小时后,那名魁梧军人突然来到了这里,和一连的带队军人说了些什么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则是露出了一连怪异的表情,旋即直接高声喊道:“一号!”

    听到教官喊自己,处于修炼状态的君林直接睁开了眼睛,起身跑了过去。

    神色有些古怪地看了眼君林,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说道:“跟营长出去。”

    同样,那名魁梧军人此刻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君林,旋即直接说道:“跟我来吧。”

    疑惑地挠了挠脑袋,君林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是也没多问什么,直接跟着那名魁梧军人走了出去。反正有什么事,到时候就知道了。

    然而。。。就当君林跟着那名魁梧军人走出了建筑,见到了一名在建筑外等候的女孩时,君林不禁露出了一脸颇为震惊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