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四章:解决
    ,!

    在双方都站定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便直接一声令下:“开始!”

    下一刻,君林对面的十名新兵除了那名男孩之外,二号到十号九名新兵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昨天在抗压站姿训练时他们已经了解到君林是暗属性的,暗属性,可以说是除了空间属性外最罕见的属性了。所以对于暗属性的信息,他们了解的并不多。

    不过,既然是暗属性,那么就算不了解,只要稳扎稳打的慢慢来。。。

    “砰!”

    然而就在下一刻,君林对面的十名新兵只见位于远方的君林突然身影一闪。旋即随着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九名新兵便看到了自己的一位队友猛然暴退,最终在数十米外痛苦地捂着腹部缓缓倒下,看起来一时之间是没法参战了。

    这一情况,令的剩余的九人都不禁有些蒙了。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暗属性的吗?怎么会爆发出这样的速度?

    不过很快,那名新兵便缓过了神,旋即高声提醒道:“各位注意!他的身体素质很古怪!不过不用担心!我们用元力正面碾压他就行!”说罢,那名新兵的双手便浮现出了道道浅蓝色的水流。不过却没有动身直接对君林发起进攻,而是静观其变,先让其他人试试水。

    相比于那名新兵,其他八名新兵在此刻则是纷纷进入了战斗状态。开始时他们觉得十打一,而且对手还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要是还要使出全力的话那么就未免太丢人了。

    但是随着有人在一开场就被打飞,他们就不得不认真了。毕竟一连的带队军人之前说的话,他们可都清清楚楚的记着。谁也不希望多进行几轮这样的对战。

    但是。。。他们想要战胜君林,君林又何尝不是如此?能够一劳永逸,这样的好机会,君林自然不会放过。

    下一刻,一柄巨大的漆烟镰刀瞬间出现于君林手中。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再次吓了九名新兵一跳。毕竟这么大柄就这样突然出现了,的确是有些吓人。

    然而随后,把那名新兵不禁想骂娘的情况出现了。一共九名新兵,君林在这一刻就直接盯上了那名缩在八人后方的新兵。不管不顾地冲着距离最远的他冲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那名新兵可谓惊怒交加。君林的行为,就好比再说他是九人之中最弱的一个,柿子专挑软的捏。

    他的目的,是要让君林在自己手上出丑,并且顺势重新立威!而君林此刻的行为,如果他一旦避战,那么这一切就无从谈起!所以,必须战!

    “不识好歹!你自己找虐!那就别怪我了!”那名新兵将这句话故意说得很响亮,令周围观战的众一连新兵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而其余的八名参战新兵闻言后也不由愣了一下。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想要单挑君林吗?

    念及至此,那八名新兵也乐得清闲,旋即便放弃了阻击,放君林一路冲向了那名新兵。于此,原本的九对一,在此刻变为了一场一对一的单挑。

    这种情况,那名新兵可以说是最希望见到的。如果能够在这种单挑的对战中完虐君林,那么起到的效果绝对拔群!

    但是他并不知道,君林之所以选择直接对他一人出手,正是因为君林已经看出了那名新兵的想法。

    从昨天自己被宣布成为特训目标时,他看向自己的眼神。还有跳岩架训练时,再加上之前那样存心针对自己的行为,君林对此就已经知道个大概了。

    这样的事情,君林知道要处理起来其实很简单。而且在这里,就变得更简单了:打到他服就行了。

    下一刻,只见君林的速度猛然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化为了一道烟影径直冲向了那名新兵。这样的速度,令的那名新兵的瞳孔瞬间收缩,旋即毫不犹豫地一掌直击而出。

    那名新兵的武器,虽然看似没有亮出,但是实际上在最开始的时候便已经戴在了手上。那是一副透明的手套。那数道缭绕于他手掌的浅蓝色水流,其实正是他已经完成附魂的状态。

    这样的武器,让他坑了不少对手。曾经有许多见那名男孩手无寸铁,从而轻敌或者留手的人都因此败于他的手上。所以此刻那名男孩看着直接朝自己冲过来的君林,便认定君林是属于轻敌的那类人!

    轻敌?看轻自己!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轰!”

    那名新兵手上的透明手套,虽然无形,但却坚硬无比!这一掌,可是结结实实地直接拍在了君林同样迎上来的一章之上。按照那名新兵的预想,君林的掌骨估计在这一下会被直接拍碎!

    “咔擦!”

    果不其然,就在二人的手掌接触的下一瞬,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声直接响起,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这声令人不寒而栗的骇人声音。只不过,断的,是那名新兵的手掌。

    除了那名新兵,没人知道君林的这一掌究竟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除了那名新兵自己,也没人知道他此刻究竟有多么痛苦,多么惊骇。

    不过纵使如此,那名新兵竟然依旧强忍着没有发出一声惨叫。而是满头冷汗地瞬间暴退,或者说是选择了逃离。

    让他心生退意的,并不是因为君林的恐怖力量。而是因为那一瞬的目光交错,那可以说是对生命没有感情的冰冷眼神,让那名新兵毫不怀疑君林真的会对自己下杀手。

    那样的眼神,他见过。但不是在人的身上,而是在元灵兽身上。就比如昨天入选考试时的那头影豹,而且君林,比之更甚。

    所以,那名新兵畏惧了。他还是第一次在面对年纪和自己相近之人时心生畏惧退缩之意。

    然而就在下一刻,随着一阵锁链舒展的声音悄然响起。那名新兵突然形态有些僵硬地顿住了身子。因为一片恐怖的漆烟镰刃,正横于他的腰间。那名新兵,此刻正处于君林那柄漆烟镰刀的折钩之中。

    那即使隔着军装都能够感受到的锋利与冰凉,让那名新兵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他相信自己只要轻轻向前一步,或者君林只要轻轻向后一拉。那么自己就会被瞬间腰斩,谁也救不了。

    下一刻,君林突然微微地对镰刀施了下力。

    感受到了镰刃传来的力道。那名新兵顿时吓得连忙用完好的左手扶住镰刀,旋即头也不敢回地一步步缓缓倒退。最终就这样退到了君林身前。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