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竞争
    ,!

    十分钟,穿着五十斤重的军装,匍匐前进一万米赶到食堂。这一刻,每一名新兵的心中都瞬间生起了一股紧张感。而最紧张的,非君林莫属。毕竟吃不到早饭,这和要他的命没什么区别。。。

    不过,作为仅站着的五人之一,而且还是唯一一名站着的新兵,君林此刻真的是非常纠结与无奈。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也像其他新兵那样趴在地上匍匐前进,然后以最开的速度爬到食堂。但是现在,他必须跟着集体,速度感人的向食堂前进。

    然而,相比于君林内心的无奈。其他的新兵们内心对君林可就产生了些许意见了。不是说什么一视同仁吗?那么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凭什么就他一个人能够大摇大摆地跑着,而我们就得拼了命地在地上爬?

    “报告!教官,为什么就他一个人站着?”

    终于,一名位于君林正后方的一连新兵实在是忍不住开口了。不过他的语气还是尽量显得最为缓和,因为他害怕自己的语气不对让一连的带队军人心生不满,然后步先前那个家伙的后尘。

    当然了,一连的带队军人也并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听得这种正常的问题,他便直接给予了回答:“因为他是特训目标。”

    由于整个队伍都是一片沉寂,再加上二人的声音也不小。所以这段问答,后方的新兵们也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但是这个理由,可以说服其他新兵。却不能说服其他三个连的特训目标。

    同样身为特训目标,凭什么他就能特殊化?意思是我们不如那个家伙吗?

    下一刻,其余六名特训纷纷向各自的教官提出抗议。而其他三个连的带队军人此刻也不由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虽然四个连都为训练新兵连,但是在军队之中,各部队之间的竞争是常有的事。

    一连的特训目标站着,而自己连队的特训目标却得趴着,这看上去就像是自己连队的特训目标比不上一连一样。这样的事情,其他三个连的带队军人可是不愿意承认的。

    “哈哈!有道理啊!一连的,给个说法呗!”

    听得这句话,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喊了声“停!”。旋即便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转过了身子,对着其他三个连的连长高声说道:“我的兵,就是比你们的牛!不服?”

    听到了一连的带队军人这句话,一连的众新兵在此刻顿时心生一种澎湃力量,哪怕现在是趴在地上,也努力地把腰杆挺直了几分。

    “一连!”

    “到!”

    “给我甩开后面的!甩的越远!吃饭的时间就越多!”

    “是!”

    下一刻,一连的新兵们齐齐爆发出了自己浑身的力量,跟疯了一样地开始全速先前爬去。而一连的带队军人在此刻又对君林说道:“君林!趴下!”

    “是!”

    “你记得路的话,可以全速前进,前往食堂!”

    “是!”

    对于这一命令,君林可真是感到喜出望外。略显激动地应了一声后,君林便直接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先前爬去。

    看着越爬越远的君林,一连的众新兵们不由心生怪异,难道那个家伙是个受虐狂不成,为什么他听到能够趴下来和我们一起怕好像显得特别高兴似得。。。

    不过当众新兵们看着君林那堪称疯狂的爬姿和骇人的前进速度后,他们被震撼到了。长这么大,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能够爬得那么快。

    看着君林那快速前进的身影,一连的带队军人也不由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一是因为君林匍匐前进的速度,二是因为君林他居然真的记得前往食堂的路。

    要知道,食堂距离这里可是足足一万米,而且这里还是森林地形,要在森林之中清楚记得路线,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惊讶归惊讶,一连的带队军人旋即便大声喝道:“别管队形了!全速前进!最后是谁我不管!但是第一个到的必须是我们一连的!”

    而且与此同时,后面三个连的带队军人也同样下达了差不多同样的命令。

    于此,原本还算整齐的队列在这一刻轰然散开。虽说一连的众新兵全部位于队列的最前端,但是由于队列比较宽,距最后方的四连也就不到三十米的距离。所以其他三个连的新兵想要超过一连,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

    此刻,四个连的带队军人已经全部来到了队伍的最前端,为众新兵指引前往食堂的路,并且时刻观察着自己连队新兵的名次。

    看了眼众新兵,又看了眼远处快爬没影的君林,三连的带队军人不由对一连的带队军人问道:“哎,我说啊,你们一连的那个特训目标怎么算?那小子爬得有点虎啊。”

    “我就是特意放他去吃饭的,可以不算他。”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无所谓的笑意。

    听得一连的带队军人的回答,二连的带队军人则是挑了挑眉头:“什么意思?故意让我们?”

    “对!就这个意思。难道你们的兵还有哪个能够超过他?”

    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这句话,在场的所有新兵都听进到了。而众新兵在们闻言后脾气顿时直接冒上来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认定一连的那个特训目标就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了?操!不能忍啊!

    下一刻,其他三个连的带队军人也是显露出了毫不掩饰的不服与战意。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带的兵不如别人的好,而且这种事情,也可以算是军营之中仅存的乐趣所在了。

    “二连!”

    “到!”

    “你们能忍吗??”

    “不能!”

    “那就给我冲!谁能把一连的那个特训目标给超过了!我就给你一次保命机会!在之后的关键时刻可以出手救你一次!”

    听得二连的带队军人的这一句话,二连的新兵们顿时沸腾了!一次保命机会!这可以说是在这个地方最珍贵的东西了!

    所以下一刻,二连的新兵中突然出现了几道声音开始不顾形象地疯狂加速,直接冲出了大部队朝着君林追去。

    同样,三连的带队军人也在此刻高声吼道:“三连!”

    “到!”

    “啊。既然一连连长这么嚣张的话都放出来了,这不在他脸上狠狠地拍一下,那就说不过去!我也就不说别的,给我从一连的那帮软蛋身上爬过去!”

    “是!”

    相比于二连,三连。四连的带队军人则显得十分淡定冷静。他对四连的新兵只是声音冰冷地说了五个字:“别落在最后。”

    而这短短的五个字,却令的四连的新兵们齐齐心生出一股彻骨的寒意。如果落在最后的话,那么后果。。。想都不敢想啊。。。

    不过就在下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终于再次开口了。然而这一句话,却是一下子让一到四连的所有新兵都受到了无法比拟的激励,或者说是刺激。

    “饭点,以第一个新兵到达食堂时为准。你们只有五分钟的吃饭时间,也就是说等第一名新兵到达食堂时,你们的吃饭时间就会越来越短。如果在五分钟之后你们没有到达食堂,那么你们的早饭就别想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