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军人的天职
    ,!

    这样的匍匐前进,比起昨天的各种训练,简直是轻松的不能在轻松了。不过,这匍匐前进本来就不是对新兵们身体素质的训练。这练的,是他们的内心。

    第一次受到这种遭遇,众新兵们的自尊心肯定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但是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众新兵们知道,他们这样的狗屁自尊心,其实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尊严。

    遇到了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得,觉得不爽的事情。就变得焦躁愤怒,难以忍受,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这,根本不是什么尊严,完全就是幼稚的闹脾气罢了。

    当然了,这出现在一群十六十七岁的少年身上,其实也不能说这绝对就是错的。但是,他们现在,是一名军人。

    这里,首先要做的就是摧毁众新兵们这些虚假的尊严,为的,是要让这些新兵们认识到,并且拥有真正的尊严。

    “爬得那么慢干什么?不想吃早饭了?!快点!”

    俯视着慢的跟一群乌龟似的一连新兵,一连的带队军人爆发出了一声怒喝。令的众一连新兵顿时卯足了劲开始发力加速。

    由于四个连是共同前往食堂吃早饭,而一连则是领头部队。所以当一连加速之后,后面三个连的带队军人也纷纷下令,跟上一连。

    随着众人的加速,各种不标准的匍匐前进的也随之出现,各种手肘膝盖不着地的快速爬行此起彼伏。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连串沉闷的踩踏声和惨叫声陆续响起。只见四名带队带人身形闪烁,快速而精准地在每一位动作不标准的新兵背上猛然一脚,将他们全部踩趴在了地上。

    此刻,有一名被一连的带队军人踩在背上的一连新兵终于承受不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他人踩在地上的屈辱,突然用力挣扎着身子反抗起来。

    感受到了脚下出现的动静,一连的带队军人竟然缓缓移开了踩在那名新兵背上的脚掌。而那名新兵也在下一刻直接站了起来。

    由于这名新兵位于队伍的前列,所以出现这一情况之后,整个队伍也随着停了下来,后方的众新兵皆把目光集中到了这里。

    “怎么?”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名新兵,一连的带队军人用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吐出了两个字。

    “怎么?还怎么?你让我杀元灵兽,我杀了!你让我跳岩架,我跳了!你让我抵挡蚁群的进攻,我撑下来了!这些东西我都可以忍!可是这算什么?!我来这里是为了变强!不是来任你们使唤的!”在情绪激动之下,那名新兵的声音很大,在场的二百八十六名新兵全部都能够听到。而且有许多新兵在闻言后也心生同样的感觉,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拳头。

    下一刻,那名新兵继续说道:“我是侯爵之子,拥有灵凰国贵族身份!昨天的那些训练,我无法可说。但是像这样子,完全可以视为对灵凰国贵族的挑衅!”

    然而,那名男孩说了那么多,最后得到的却只是一连的带队军人毫无感情的三个字:“说完了?”

    听得这三个字,那名新兵愣住了。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话最起码能够起到一些效果,但是。。。

    “七号。”

    念出了那名新兵胸前的号码,一连的带队军人罕见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显得有些冷。

    “念在你是第一次,我饶你一次。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最后一次,对你们所有人来说也是如此。”这句话,一连的带队军人是对那名新兵说的,也是对在场所有的新兵说的。

    “我也不说什么没用的了,就说最实际的。记住了!这里,不是灵凰城。而是灵凰国的边境:御冥城。侯爵之子?你那侯爵老爹就算想要把你救出去,也得花一大段时间才能赶到这里。而且,也根本不可能攻进这里。还有,我想昨天晚上你们有大部分人已经试过了。在这里,你们根本没办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所以别说是救了,就算你们死在这里,你们的家人只会在我们通知后才得知消息。”

    听得这段话,那名新兵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而且不仅是那名新兵,在场还有许多新兵在闻言后也是面露难以接受之色。一连的带队军人的这段话,彻底摧毁了他们心中最后的希望。

    “你。。。你就不怕我出去之后,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吗?”那名新兵咬着牙,试图做出最后的抵抗。

    然而对此,一连的带队军人只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那你也得先出去才行。”

    见那名新兵沉默,一连的带队军人冷声道:“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没有了就重新趴下。”

    数秒后,看着脸色有些狰狞,双拳紧握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趴下的那名新兵。一连的带队军人再次下达了一次命令:“趴下!”

    “我不!”突然,那名新兵爆发出了一声宣泄般的怒吼。然而下一刻却被一连的带队军人直接一脚踹在了地上。

    眼神冰冷地俯视着那名新兵,一连的带队军人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此刻变得更加无情一分:“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顿了一下之后,一连的带队军人在此刻竟散发出了一股骇人的凌厉杀气:“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知道你刚刚的行为是什么吗?违抗军令!”

    “军令如山,违抗军令者,死。”

    听到这句话,那名还在赌气的新兵顿时吓得什么气都没了。一抹难以置信的惊恐之色瞬间布满了整张脸庞,那名新兵就在刚刚起身跪着想要开口之时。一道烟光瞬间闪过,旋即那名新兵便保持着半张着嘴的惊恐表情,缓缓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令的全场一下子陷入了一片死寂。这一刻,所有原本心中还感到不爽的新兵们已经不再有任何不爽的情绪了。

    那可是侯爵之子啊,可以说在场的众新兵没有几人身份比他还要高贵。一名侯爵之子,其影响力要是放在外面,绝对是能够呵斥一方的存在。而一连的带队军人,居然就这么说杀就杀了。

    这一刻,所有原本还心存侥幸和不信邪的新兵们终于彻彻底底地真正绝望了,认命了。就如同一连的带队军人所说的那样,这里,就他妈根本不是灵凰城!而且也没有办法联络家人向外汇报这里的情况。就算想要把自己经历的这些公布于众,也得先出的去才行。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连的带队军人的声音突然响起,直击每一人的内心:“昨天晚上,你们的所见,所闻,所想!难道睡了一觉就全部忘掉了吗?”

    “灵凰!万盛!你现在真的有那资格喊出这声国号吗?!之前给你们每个人一个号码,就是为了告诉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有的!只有你自己的实力和努力!”

    “昨晚宣的誓你们都忘了吗?!从昨晚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一名训练新兵!你们!就已经是一名光荣的灵凰军人!”

    “回答我!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随着一秒的沉寂,剩下的二百八十五名在下一刻趴在地上同时用最大声音齐声吼道:“服从命令!”

    “十分钟!十分钟之内到不了餐厅,就全部别吃饭了!匍匐前进!”

    “是!”

    圣临纪5000年9月16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